海外华文媒体的突起异军 (图)
 
作者:林保华
 
2003-11-20
 

【人民报消息】最近,在纽约和华盛顿参加了《大纪元时报》成立三周年和《新唐人》电视台庆祝中秋节的活动。会上还有不少精彩节目表演。我之所以热心参加这些活动,有多种因素,除了基本相同的理念之外,也是因缘所致。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移居纽约,神交已久的李勇先生约我们见面,在唐人街为我举办有关香港的讲座,并且介绍社区人士同我们认识,此后我也在他所办的《新泽西时报》(周报)写专栏。后来该报转让并且改称《华报》,我也跟著「转战」;到三年前,《华报》再换老板,就改称《大纪元时报》了。

后一次的转让,新旧老板约我在唐人街饮茶,告知转让的事,并且介绍我认识新的管理阶层。新的管理阶层是一批旅美的中国大陆年轻专业人士,他们态度诚恳,也有理想,我很高兴,也很好奇。高兴的是海外办华文报纸非常困难,但是居然有年轻的大陆人愿意做这种事,不但愿意,还能够接受我。简直是奇迹,因为在中共的毒化教育下,很少人敢于接触我这种「阶级敌人」,何况接受我的观点继续在他们的报刊上「放毒」。后来才慢慢知道,他们当中有些人是法轮功的学员。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时,我就立刻写文章谴责中共的作为。当时我并不了解法轮功,但是我坚持信仰自由的原则,反对中共对人权的迫害。此后由于大纪元之缘,同他们当中的法轮功学员有一些接触,进一步对他们观察、了解,更加不认同中共的镇压。

其后同大纪元有更多的的接触,是因为他们办了电子媒体的「大纪元新闻网」(网址是epochtimes.com),我从给《大纪元时报》的平面媒体改为给新闻网写评论,再由《大纪元时报》选择转载。其中差不多每星期有一篇署名「凌锋」的《香港焦点》专门评述香港事务,用林保华的真名写中国和国际问题的评论。此外,我在其它报章写的文章,也在大纪元新闻网上网,以便更多人可以看到,我的最大希望当然是可以进入中国大陆。

现在《大纪元时报》已经遍及全世界十几个国家,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日本、英国、法国、德国、新西兰、印尼、台湾、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建立分支机构,在美国就有纽约、华府、费城、亚特兰大、波士顿、芝加哥、圣路易斯、休斯敦、达拉斯、丹佛、三藩市、洛杉矶、西雅图等城市发行该报。全球发行量每周约四十五到五十万份。

由于经营媒体的困难,我对《大纪元时报》并没有太大的发展期望,但是去年八月我到华盛顿时,那里第一个将周报改为日报;三藩市本来是一周两次,但是今年春天我去那里演讲时,也说要改日报了;纽约是九月初改为日报;相信其它地区也会根据需要和可能逐渐改为日报。

而大纪元新闻网的发展也很快速,成为北美洲最大的华文网站之一。点击页次(PAGEVIEW)每日平均五十万页次,高峰时期七十到八十万次,点击量(HITS)则更大。

另外一批年轻人,则在前年筹办《新唐人》电视(网址ntdtv.com),并在去年二月开播。他们是独立非营利的免费华语公共电视台,发展比大纪元似乎更快,全北美就有十二个记者站,在全球其它地区也有记者站,包括香港台湾。我也是由于常常接受他们的访问,或者是到他们在曼哈顿中城的总部做节目而同他们熟悉的。

这家电视台要装「小耳朵」才能收看,但是也可以打开网站看,这样就大大扩大观众的人数。除了新闻(普通话和粤语)和评论、专题之外,也有一些其它节目,包括文化、教学、娱乐、体育、医疗等等节目,当然还有当地的华人社区新闻。但是要维持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节目,对一个新生的电视台来说,的确很不容易。

办报纸、特别是电视台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对《大纪元时报》和《新唐人》更是如此。他们的快速发展出乎我的意料,因为我了解到其中的艰辛。首先是因为他们的资源非常缺乏。据我了解,财源由几位企业家资助,或可说是「以商养媒体」;也由于他们中不少在其它行业打工的高薪专业人士,我相信他们也将自己的部份收入投入其中。由于资源不足,所以工作人员中,除了几个脱产人员外,大多数人都是自愿的义工。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在下班以后才到报社或电视台上班。他们的采访记者在周末才人力充沛,因为不需要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上班而全力投入工作。其次,他们不少都是外行,边做边学,很快上手。因为有的主持或记者在同我做节目或采访以前,我们要先「沟通」,所以我了解他们的情况,但是他们很努力,态度也谦虚,很快充实自己。

当年于品海在香港创办中天电视,投资很大,以后他的传媒王国的失败,同被电视台拖累也有关系。因此我也特别关心电视台的经营。当然,我是外行,求教于他们,回答说,他们很多计算机人才,因此充份发挥计算机优势,用计算机来代替其它器材。因为常去做节目的原因,观看他们的电视台,设备果然简陋,除了基本的摄影器材,主要就是计算机设备,可说是「土法上马」,但是也终于搞成一个电视台了。他们的一个小「厨房」里,晚上工作人员就在那里轮流吃饭盒,过著「共产主义」清教徒式的生活。看到他们的献身精神,也想到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只是那时我为独裁者卖命,助纣为虐,现在他们为办一个说真话的媒体,对抗中共庞大的说谎机器,令人崇敬。

这两年。我去了波士顿、华盛顿、三藩市、台北和香港等地方参加研讨会、发表演讲或仅仅旅游性质,都有该报或电视台在当地记者的采访,表明他们已经成了「气候」。去年十月江泽民访问美国,他们的采访另具特色,使中共非常恼火。

香港反对二十三条时,海外华人组织了全球反对二十三条大联盟开展活动。报导海外华人的这些活动,以大纪元和新唐人最详细,包括我们在纽约举办的一些研讨会和游行。李柱铭经过纽约时,该电视台特别做了一个专访,并且用普通话和粤语播出。现在打开新唐人的网站,还可以找出这个节目看。曹长青、严家其、郑义和我,也在他们初创时期,在《透视中国》中做了一个有关江泽民出卖北方领土的专题节目。

《大纪元时报》的总编辑郭军长期从事新闻工作,现在坐镇在华盛顿;大纪元新闻网的总编辑我没有见过面;而新唐人的新闻总监庞钟则有来头,是原来香港凤凰卫视的新闻总监。我曾看到有关他在香港「出事」的新闻,所以后来在纽约见到他时,感到格外亲切。他是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的,而我在那里教过书,算起来还应该有一份师生情。而日前去华盛顿参加《大纪元时报》的活动时,担任司仪的「东方」,在新唐人主持每周的《一周经济回顾》节目,出身于中国人民大学,是我的校友。而纽约《大纪元时报》的一位记者,曾经还是我们原来的一位台湾邻居,她的先生是移居来美国好多年、祖籍山东的韩国华侨。所以在他们那里讲话时,我多次说,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了,所以需要互相帮助、互相支持。

的确,中共的统战无孔不入,特别是对海外的华文媒体,所以也是为甚么我对大纪元和新唐人的年轻朋友特别感兴趣,并且一直同他们合作的道理。这个突起的异军,在海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而且千方百计突破中共的防火墙,把真实的信息传到中国大陆,令中国的民众觉醒,将来有望改变中国的媒体生态,从而改变中国的政治生态,使中国朝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道路上迈进。

在他们的一系列庆祝活动中,应邀的来宾有各界人士,例如在华盛顿的这次活动,宴开四十四席,就有美国的政界人士、中国的民运人士参加,而华人社区人士更是非常广泛,有广东老侨,也有大陆新侨;台湾人当中,蓝绿兼包;台湾驻美代表处的高级官员也有出席。当然中共驻外使馆是抵制的。或许,这些媒体也可以提供海外热爱自由民主侨民的一个团结奋斗的平台。

(原载《争鸣》)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