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華文媒體的突起異軍 (圖)
 
作者:林保華
 
2003-11-20
 

【人民報消息】最近,在紐約和華盛頓參加了《大紀元時報》成立三週年和《新唐人》電視臺慶祝中秋節的活動。會上還有不少精彩節目表演。我之所以熱心參加這些活動,有多種因素,除了基本相同的理念之外,也是因緣所致。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移居紐約,神交已久的李勇先生約我們見面,在唐人街為我舉辦有關香港的講座,並且介紹社區人士同我們認識,此後我也在他所辦的《新澤西時報》(週報)寫專欄。後來該報轉讓並且改稱《華報》,我也跟著「轉戰」;到三年前,《華報》再換老板,就改稱《大紀元時報》了。

後一次的轉讓,新舊老板約我在唐人街飲茶,告知轉讓的事,並且介紹我認識新的管理階層。新的管理階層是一批旅美的中國大陸年輕專業人士,他們態度誠懇,也有理想,我很高興,也很好奇。高興的是海外辦華文報紙非常困難,但是居然有年輕的大陸人願意做這種事,不但願意,還能夠接受我。簡直是奇蹟,因為在中共的毒化教育下,很少人敢於接觸我這種「階級敵人」,何況接受我的觀點繼續在他們的報刊上「放毒」。後來才慢慢知道,他們當中有些人是法輪功的學員。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時,我就立刻寫文章譴責中共的作為。當時我並不了解法輪功,但是我堅持信仰自由的原則,反對中共對人權的迫害。此後由於大紀元之緣,同他們當中的法輪功學員有一些接觸,進一步對他們觀察、了解,更加不認同中共的鎮壓。

其後同大紀元有更多的的接觸,是因為他們辦了電子媒體的「大紀元新聞網」(網址是epochtimes.com),我從給《大紀元時報》的平面媒體改為給新聞網寫評論,再由《大紀元時報》選擇轉載。其中差不多每星期有一篇署名「淩鋒」的《香港焦點》專門評述香港事務,用林保華的真名寫中國和國際問題的評論。此外,我在其它報章寫的文章,也在大紀元新聞網上網,以便更多人可以看到,我的最大希望當然是可以進入中國大陸。

現在《大紀元時報》已經遍及全世界十幾個國家,在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英國、法國、德國、新西蘭、印尼、臺灣、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建立分支機構,在美國就有紐約、華府、費城、亞特蘭大、波士頓、芝加哥、聖路易斯、休斯敦、達拉斯、丹佛、三藩市、洛杉磯、西雅圖等城市發行該報。全球發行量每週約四十五到五十萬份。

由於經營媒體的困難,我對《大紀元時報》並沒有太大的發展期望,但是去年八月我到華盛頓時,那裏第一個將週報改為日報;三藩市本來是一週兩次,但是今年春天我去那裏演講時,也說要改日報了;紐約是九月初改為日報;相信其它地區也會根據需要和可能逐漸改為日報。

而大紀元新聞網的發展也很快速,成為北美洲最大的華文網站之一。點擊頁次(PAGEVIEW)每日平均五十萬頁次,高峰時期七十到八十萬次,點擊量(HITS)則更大。

另外一批年輕人,則在前年籌辦《新唐人》電視(網址ntdtv.com),並在去年二月開播。他們是獨立非營利的免費華語公共電視臺,發展比大紀元似乎更快,全北美就有十二個記者站,在全球其它地區也有記者站,包括香港臺灣。我也是由於常常接受他們的訪問,或者是到他們在曼哈頓中城的總部做節目而同他們熟悉的。

這家電視臺要裝「小耳朵」才能收看,但是也可以打開網站看,這樣就大大擴大觀眾的人數。除了新聞(普通話和粵語)和評論、專題之外,也有一些其它節目,包括文化、教學、娛樂、體育、醫療等等節目,當然還有當地的華人社區新聞。但是要維持一天二十四小時的節目,對一個新生的電視臺來說,的確很不容易。

辦報紙、特別是電視臺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對《大紀元時報》和《新唐人》更是如此。他們的快速發展出乎我的意料,因為我了解到其中的艱辛。首先是因為他們的資源非常缺乏。據我了解,財源由幾位企業家資助,或可說是「以商養媒體」;也由於他們中不少在其它行業打工的高薪專業人士,我相信他們也將自己的部份收入投入其中。由於資源不足,所以工作人員中,除了幾個脫產人員外,大多數人都是自願的義工。他們中的一些人是在下班以後才到報社或電視臺上班。他們的採訪記者在週末才人力充沛,因為不需要在自己工作的地方上班而全力投入工作。其次,他們不少都是外行,邊做邊學,很快上手。因為有的主持或記者在同我做節目或採訪以前,我們要先「溝通」,所以我了解他們的情況,但是他們很努力,態度也謙虛,很快充實自己。

當年於品海在香港創辦中天電視,投資很大,以後他的傳媒王國的失敗,同被電視臺拖累也有關係。因此我也特別關心電視臺的經營。當然,我是外行,求教於他們,回答說,他們很多計算機人才,因此充份發揮計算機優勢,用計算機來代替其它器材。因為常去做節目的原因,觀看他們的電視臺,設備果然簡陋,除了基本的攝影器材,主要就是計算機設備,可說是「土法上馬」,但是也終於搞成一個電視臺了。他們的一個小「廚房」裡,晚上工作人員就在那裏輪流吃飯盒,過著「共產主義」清教徒式的生活。看到他們的獻身精神,也想到自己年輕時候的影子,只是那時我為獨裁者賣命,助紂為虐,現在他們為辦一個說真話的媒體,對抗中共龐大的說謊機器,令人崇敬。

這兩年。我去了波士頓、華盛頓、三藩市、臺北和香港等地方參加研討會、發表演講或僅僅旅遊性質,都有該報或電視臺在當地記者的採訪,表明他們已經成了「氣候」。去年十月江澤民訪問美國,他們的採訪另具特色,使中共非常惱火。

香港反對二十三條時,海外華人組織了全球反對二十三條大聯盟開展活動。報導海外華人的這些活動,以大紀元和新唐人最詳細,包括我們在紐約舉辦的一些研討會和遊行。李柱銘經過紐約時,該電視臺特別做了一個專訪,並且用普通話和粵語播出。現在打開新唐人的網站,還可以找出這個節目看。曹長青、嚴家其、鄭義和我,也在他們初創時期,在《透視中國》中做了一個有關江澤民出賣北方領土的專題節目。

《大紀元時報》的總編輯郭軍長期從事新聞工作,現在坐鎮在華盛頓;大紀元新聞網的總編輯我沒有見過面;而新唐人的新聞總監龐鐘則有來頭,是原來香港鳳凰衛視的新聞總監。我曾看到有關他在香港「出事」的新聞,所以後來在紐約見到他時,感到格外親切。他是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畢業的,而我在那裏教過書,算起來還應該有一份師生情。而日前去華盛頓參加《大紀元時報》的活動時,擔任司儀的「東方」,在新唐人主持每週的《一週經濟回顧》節目,出身於中國人民大學,是我的校友。而紐約《大紀元時報》的一位記者,曾經還是我們原來的一位臺灣鄰居,她的先生是移居來美國好多年、祖籍山東的韓國華僑。所以在他們那裏講話時,我多次說,我們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了,所以需要互相幫助、互相支持。

的確,中共的統戰無孔不入,特別是對海外的華文媒體,所以也是為什麼我對大紀元和新唐人的年輕朋友特別感興趣,並且一直同他們合作的道理。這個突起的異軍,在海外的影響力越來越大,而且千方百計突破中共的防火牆,把真實的信息傳到中國大陸,令中國的民眾覺醒,將來有望改變中國的媒體生態,從而改變中國的政治生態,使中國朝自由民主人權法治的道路上邁進。

在他們的一系列慶祝活動中,應邀的來賓有各界人士,例如在華盛頓的這次活動,宴開四十四席,就有美國的政界人士、中國的民運人士參加,而華人社區人士更是非常廣泛,有廣東老僑,也有大陸新僑;臺灣人當中,藍綠兼包;臺灣駐美代表處的高級官員也有出席。當然中共駐外使館是抵制的。或許,這些媒體也可以提供海外熱愛自由民主僑民的一個團結奮斗的平臺。

(原載《爭鳴》)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