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时事论坛:盛雪评审江与国运 (图)
 
2003-8-27
 
【人民报消息】

盛雪(右)和新唐人时事论坛节目主持人。


最近一个国际组织叫做『全球审判江泽民大联盟』在美国宣告成立。这是继法轮功学员以群体灭绝罪起诉江泽民和中国的司法观察起诉江泽民卖国之后,又一个针对前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全球性行动。新唐人电视台就这一个话题,请时事评论员盛雪女士来和大家谈一谈。

主持人:能不能跟我们介绍一下,『全球审判江泽民大联盟』背景和宗旨。

盛雪:他们的宗旨和背景,我查了一下他们的网站,从网站上面所写的来看,是相当简洁的。他的宗旨就是『凝聚一切的正义力量,揭露江氏所有的罪行,把江泽民送上道义人间和法律审判台』。如果就整个事件的背景,我们回过头来看一看,江泽民在他过去十三年执政的过程,为什么会演变成今天这样的一种结局?在我来看呢,这个事件,应该说是据有一个历史性的大事件,甚至可以讲呢,在中国社会它是一个据有划时代的这么一个事件。我们知道,其实在中国人的观念当中,应该是有一种非常固有的传统思想。譬如说,不能犯上做乱等等。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当中,虽然有农民起义、农民暴动等等这样的事件出现,但人们从来没有想到,以一介平民这样的身份,来将一个国家主席、一个统治者,用法律的手段,来进行这种讨还公道的做法。

主持人:尤其近些年来,所谓爱国主义的灌输,大家都知道,反对执政党,反对当时的领导人,就是一种不爱国的行为,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判国行为。

盛雪:对。特别是在这五十多年当中,在共产党的执政下,它是把祖国、国家、政府和政党,完全混为一谈的。很多人的观念上,渐渐被模糊了这样一个概念。今天我们回过头来看,江泽民他从89年上台以后(前不多久他已经卸任了),到底他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形成今天这样一个『全球审判江泽民大联盟』?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个中国一贯是所谓的集体领导制,当时是毛泽东说了算,之后是邓小平说了算,但之后就变成了集体领导。那么这个『审江大联盟』为什么就针对著江泽民本人来呢?

盛雪:在中国所谓的集体领导制,也就是我们经常可以听得到的民主集中制,实际在共产党内呢,并不是真的。因为我们知道呢,很多历史性的大事件,都是当时的某一个独裁者说了算。譬如我们知道,在中国很有代表性的事件,譬如说,文革是毛泽东说了算,反右是毛泽东说了算。89年对『六、四民主』的镇压是邓小平说了算。后来呢,譬如说对法轮功的镇压,绝对是江泽民说的算,所以实际上这些领导人,这些当权者,他们一定要对他们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要负起这样的历史责任。

主持人:那么江泽民执政这13年,到底做过了什么?以致形成到今天要全球联盟来审判他呢?

盛雪:我们可以简单的回顾一下,譬如,从89年他实际上,完全是踏著六四学生的鲜血,登上这个国家主席的位置。当时我们知道,那个历史背景,邓小平下令开枪之后呢,整个全国陷入一片混乱当中。江泽民当时在上海,几乎没有人想到,他会藉著这个机会,登上历史舞台,成为中国第一把手。实际上他上台之后,在那个情况下,他是有机会做点好事情,他有机会把整个中国社会,引向一个良性发展方向。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相反的做法。接下来,我们看到他这几十年当中,先是对异已人士镇压从来没有放松过,对宗教信仰的镇压,对新闻的牵制,对整个社会任何一个独立的力量从来就没有放松过。我们知道,直到在99年的时候,开始对法轮功的全面镇压,就变成一个涉及到整个社会个个层面、个个角落的全面性镇压行动。

主持人:从这里边,我也看到,譬如香港23条,也是江泽民搞的。以致隐瞒SARS病疫情,祸乱全球。

盛雪:对。对SARS病疫情的隐瞒,包括很多个层面。我们可以讲,我们在西方社会生活一些年后,回过头来看,江泽民执政这13年当中的作法,在一个西方民主国家,他任何一宗罪,任何一个作法,都不是“错”,而是“罪”,都足以定罪,都足以把他送上审判台审判。

主持人:换句话说,在一个民主国家,他也不能坐满13年,其中的某一项行为就足以把他赶下台。

盛雪:对。实际上任何一个事情出现,他已经不可能再继续执政了。我们现在譬如说,我们生活在加拿大,前两年看到,加拿大总理克雷蒂安,因为利用自己的私人关系,给一位朋友贷款,就已经被搞得焦头烂额了。当时我在这件事上受到很大的震动,就是一种民主制度,他不仅仅是保障了一种参与、一种权力。实际上,他维护的是整个国家的正常运作,他维护了一种社会环境,而这个社会环境跟我们每一个人是习习相关的。那么今天能够形成这样一个『全球审判江泽民的大联盟』是非常好的,而且是太晚了。

主持人:那么尤其现在对于广大的海外华人来说,有些人出来得早一点,有些人出来得晚一点。那么对中国现在的情形也多多少少有点了解,他们会有什么样的反馈,譬如说,突然形成一个『审江大联盟』,对中国人来说冲击应该是很大的。

盛雪:对。我是相信这一点。实际上,对中国人的很多观念和想法,是会有很大的冲击,譬如像您刚刚讲到的,中国人这个想法当中,我们中国人的事情是要自己管,不要把中国人的事情弄到国际上去,不要让外国人知道,很多人,很多年以来,都是有这么一种很狭窄的这么一种意识,丢了中国人的脸。我们不禁要问一问,是谁使得中国人在国际社会上,这么没有地位,这么没有尊严!我们现在看一看,中国每年有多少人,想尽一切方法,要逃到海外来生活,要逃到西方社会,是谁造成的?而且在中国境内,那么多人无缘无故的被判刑、被抓、被打,这难道不丢中国人的脸吗?所以这些观念,可能需要很多时间慢慢去转变,但是总得有个起点。那么现在这个『审判江泽民的大联盟』,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起点。

主持人:我们知道这件事情,在海外华人社区里,引起其他的反向,有华人说,这样做会有什么实际意义?起诉不起诉他觉得跟他没什么关系。

盛雪:当然啦!可能有很多人会把这个当成是一个政治层面的事情去考虑。譬如说,因为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了,法轮功学员可能参与。民运人士受到迫害了,民运人士可能参与。甚至有一些具体的事件呢,可能受害者会参与,到底还是有些人,大多数人可能在这些事件当中都是旁观者。但是我刚刚强调的是,实际上,一个领导人在一个国家,他所施行这样一种政治体制,他特别是在这个政治体制下所起的作用,他是跟这个整个社会的环境,跟这个社会的运作方式,完全是习习相关的。特别像中国这样一个社会,因为他是一种集权独裁的统制。像我们刚刚讲到,毛泽东、邓小平这样几个国家领导人,把中国一次一次带入灾难。那么江泽民他也是毫无例外的,或者可以讲是,更加变本加厉的,把中国引向很深刻的灾难当中。当然,我们也可以看到另一种气象,就是说,经济上得到很快速的发展,在沿海城市可以看到高楼耸立,而且的确,有一些发展好的都市,人民生活有很大的提高,那么这些人会说,我们比10年前、20年前的生活水平好。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中国社会,可以说,这个恶性事件没有一天停过,而且中国社会的灾难愈来愈多,而且一年比一年更加严重的洪患,一年比一年多的矿井爆炸、爆竹厂爆炸等等。我们每天在互联网上天天都能看到这样的消息。

主持人:好像这个贪污腐败这些年也发展到了极致的状况。

盛雪:对。特别是我们现在看到了一种非常令人担忧的情况,就是说,当一个灾难出现后,旁边的人是一种完全漠然,毫无同情心、毫无怜悯心,这样一种旁观者。

主持人:记得您在一集里边,就您刚刚提到这个法轮功的事情,中国社会没有一个人可以脱得了干系的,当时我觉得这是一个挺新鲜的角度。

盛雪:对,的确是这样。很多人会觉得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但实际上,您仔细想一下,当中国政府他确定这样的国策的时后,或者您是政府官员您要参与,或者您是一个工作人员您要被胁迫,或者您是警察、公安、国安,您肯定要进行这样的运作。甚至于,您是普通老百姓,您在一个公司工厂工作,您要去表态,或许有一些人会说,可能这个地方我比较宽松点,我不须要表态。但您仍然是这样一场,扑天盖地镇压的见证者,您还有责任需要讲话,那么其他的人是受害者,是被迫害的人。所以在这个环境当中,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脱得了干系的。

主持人:反过来,这个『全球审江大联盟』恐怕也是这么一种关系,就是每一个人恐怕在这其中,都要摆一下自已的位置。

盛雪:所以我就讲,这些年来,整个中国社会变化真是非常的大。特别是从人的心、内心、内在、人性、道德、观念的角度。可以讲呢,是发生了很多令人非常遗憾的变化。譬如说,一个小孩掉到水里,很多人看到,没有人去救。譬如说在街头有人摔倒了没有人去扶,甚至说,有人目睹了抢劫案、凶杀案,没有人去施于援手。这样的事件,如果在中国不断的发生的话,那我们想像一下,中国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是个什么样的生存环境?当然也有人会说,这样的社会环境,可能跟审判江泽民这样的大事件,还是相距一段距离的。但是,我要强调的就是说,中国这个社会要变,要有一种观念的本质的变化,要有一个起点。今天,能够在中国人这个圈子里面,形成这样的联盟,要去对抗这样的恶势力,要去重新的把这样的事件,直接找到他的责任人,要这个人去负起责任来,就是一个起点,是一个开端。特别是在中国人的观念当中,还是觉得他曾经是国家主席、国家元首,我们能做得到吗?我们做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我说呢!我们能做得到!像我们知道,前南斯拉夫总统米洛舍维奇、智利原来的独裁皮诺切特、还有菲律宾的马克斯,都是因为他们在任期间犯下了罪行,最终被送上了审判台。当然啦,中国老百姓心目当中这种事情真是很难实现的。特别是像过去的五十年当中,过去的老百姓愈来愈成为顺民,什么也不敢反抗。就是欢系氖艿秸蜓埂⒉欢系氖艿狡群Γ从艉酢D敲聪衷谡飧鍪虑椋Ω盟担且桓銎鸬悖谋湔鲋泄缁嵴庋恢址⒄骨飨颉?p>主持人:刚才您在读到这个大联盟宗旨的时候,注意到,除了它有法律的诉求之外,还有特别提到在道德和人心法庭。

盛雪:对。像我们知道,今天在国际间、在西方国家,把江泽民这样的人送到法律的审判台,这是可能,是非常可能做得到的。我们知道,现在有国际战犯法庭、国际犯罪法庭,甚至呢,还有些特别法庭。还有呢,一些西方国家他本身的法律程序,就能帮助达到这个目的。譬如,现在在美国对于江泽民的起诉,已经是在进行当中了。那么在中国呢,今天这个社会环境下,应该说呢,从法律的层面上,去操作还是有很大的难度,但至少在中国的老百姓的心目当中,还有一种人心道义的这样一种力量,这样一种影响,就是先形成一种道义法庭,就是让他们先有一种判断,让他们知道,不管是一个什么样的统治者、独裁者,他最终仍然要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起责任来。特别从中国人的心态当中,首先要免除一种恐惧,要知道所有的历史都要有人出来负责任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