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殺習近平 現在是江說了不算的時代(圖)
 
林立
 
2014-1-6
 



江系不斷曝光習近平的警衛,企圖險惡!

【人民報消息】2013年12月28日近中午,習近平在月壇慶豐包子鋪吃包子,引起轟動,民眾都要求吃「習大大套餐」。可見做一個受歡迎的國家領導人是多麼容易。

但是中國共產黨的體制是畸形的,是吃好人的,你想做好人,就打擊你,不給你應有的職務,撤你的職務。

萬里做到人大委員長的職位,還是個政治局委員,因為怕他進政治局常委會,權力大了能提出利於人民的好建議,

1975年1月,萬里出任中共鐵道部部長,整頓鐵路交通秩序,成效顯著,有「安全正點萬里行」的讚譽。 1977年6月,萬里出任中共安徽省委第一書記,在任內支持和鼓勵包產到戶政策,和當時擔任四川省委第一書記的趙紫陽均深受農民歡迎,當時遍傳「要吃米,找萬里;要吃糧,找紫陽」。

1980年後,萬里任中共國務院副總理、國家農委主任。1982年9月任中共第十二屆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1987年在薄一波的阻止下,萬里沒有進入中共第十三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而是續任政治局委員。姚依林配合薄一波反對萬里進政治局常委會,他說:「萬里如果進常委,國家一旦有事,他就會帶頭起哄。」可見中共高層是有逆黨而行的,還有順著黨的邪勁走的。

做「人」,黨不允許

為了讓總書記胡耀邦下臺,對於恩人胡耀邦辛苦下基層了解民眾疾苦,薄一波竟然血口噴人,說:「胡耀邦整天到處亂跑,全國二千多個縣你都快跑遍了。你是黨的歷史上幾位主席、副主席、總書記能跑的最高記錄。這不叫指導工作,而是遊山逛景,嘩眾取寵。」薄一波主持的生活會鬥爭了胡耀邦7天半,就是逼他辭職。

薄一波不但不讓萬里進中共中央決策層,逼胡耀邦卸任總書記,而且臨死前數次向胡錦濤、曾慶紅等推薦兒子薄熙來進政治局、當副總理。理由很簡單,薄一波知道黨是什麼,黨喜歡什麼,黨害怕什麼,黨需要什麼,什麼可以毀滅黨。所以,順著黨的邪勁走的,例如薄一波、江澤民、周永康等,黨才喜歡,否則就群起而攻之。

習近平出門打的、去小餐館買包子,江系血債幫受不了,因為這違反了中共體制的規矩。什麼是中共體制的規矩?看見美國前駐華大使駱家輝為什麼挨罵了嗎?過「人」的生活,有「人」的思維和行為,那就是破壞了中共的體制規矩。你破壞了規矩,你得了民心,就要給你抹黑,說你「在中國亂搞男女關係,有婚外情,呆不住了,才被迫辭職」。

最近看到一個新聞《上海一馬路上方50多只探頭 密密麻麻驚呆路人》。據國際在線報導,2013年11月03日,上海市寶山區友誼路與克山路路口,一根桿子上安裝了將近60只探頭引起不少過往司機的好奇,上方的桿子上,密密麻麻的探頭就像「小燕子」排在桿子上。不少路人及司機都被這麼多探頭驚呆了。有路人說,在4月份,北側的桿子上還只有24只探頭,最近數了一下,又增加了五六只。

這是對付誰的?當然是老百姓。買菜刀為什麼實名制?怕自己被砍了。上網為什麼實名制?怕中國人寫帶有人性的話。手機為什麼實名制?隨時監聽你。

中國共產黨到底是什麼

那麼中國共產黨是什麼?

《九評共產黨》之一說:「在共產黨那裏,沒有普遍的人性標準,善良和貪惡、法律和原則變成隨意移動的標準。不能殺人,但黨認定的敵人除外;孝敬父母,但階級敵人父母除外;仁義禮智信,但黨不想或不願意的時候除外。普遍人性被徹底顛覆,所以共產黨也是反人性的。」

「所有的非共社會,大多承認人性善惡同在的現實,然後以固定的契約來達致社會平衡。共產社會不承認人性,既不承認人性中的善良,也不承認人性的貪惡。鏟除這些善惡觀念,按照馬克思的話說,是徹底顛覆舊世界的上層建築。」

「共產黨不信神,也不尊重自然萬物,『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戰天鬥地,殘民以逞。」

「中國人講天人合一,按照老子的說法: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人和自然是一個連續的宇宙狀態。」

「共產黨也是一種生命,但其反自然、反天、反地、反人,是一種反宇宙的邪惡生靈。」原來如此。

《九評共產黨》之五是這樣評論中共和江澤民的關係的:「縱觀江澤民的簡歷,他以漢奸長子冒充烈士遺孤,親身實踐共產黨的『騙』字訣;支持屠殺學生,鎮壓民運和信仰人士,親身實踐共產黨的『殺』字訣;中共曾作為共產國際遠東支部處處聽命於蘇聯,江澤民則無償獻上土地,親身實踐共產黨的『賣』字訣。江澤民和中共具有相似的不光彩發家史,這註定了二者對權力都有著極度的不安全感。」「江澤民一個人幾乎無能為力。然而恰好中共這臺暴政機器已經磨礪成熟,並且也要鏟除法輪功,作為共產黨總書記的江澤民於是因風吹火,輕輕按下了啟動鎮壓的按鍵。二者在鎮壓上的呼應共鳴,恰如登山者的吼聲造成雪崩效應一樣。」

自從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對佛法修煉者公開鎮壓,殘害信仰者全家,很多佛法信仰者被活摘器官,直到如今販賣器官依然沒有停止。如此,中共和江澤民就成為無法分割的一體。這就造成了中共高層成為兩派:江系血債幫和非血債派。

薄瓜瓜不找習近平算帳 找江算帳

在世界十幾個國家被起訴的江澤民對非血債派官員非常不放心,於是千方百計用金錢和色情拉他們下水,而對於堅決要制裁江系血債幫的溫家寶等人,則下大本錢動用中外媒體去造謠抹黑,連一些外國媒體和記者都因錢而墮落而無恥而甘願做江澤民的造謠工具。

不管江系花了多少錢,江系筆桿子寫了多少忽悠網民的文章,但薄熙來判無期,薄家族人和薄瓜瓜不是找習近平算帳,而是對江澤民說「要死我們一塊死」!薄熙來活摘器官和販賣屍體賺大錢的後臺老板是誰,不是呼之欲出,而是呼之已出。

知情人薄瓜瓜的公開叫板是對江澤民走過的歷史的真實總結!

在江被起訴的這種情況下,誰是下一屆的黨總書記、「國家主席」和軍委主席就實在是太重要了。江系喉舌為薄熙來上位不斷的散布各種消息,而且薄與周永康已經建立同盟,篡權不成就奪權。但是非常戲劇性的是,十八大前薄熙來居然因為打了王立軍重重一拳而敗北。其實這只是表像,真實的原因是人絞盡腦汁說了也不算,老天爺拍的板才最後算數。

數千年的歷史不就是這樣寫就的嗎?但還是有壞人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總理溫家寶的侍衛長被買通

2012年2月6日晚間王立軍逃進美國駐成都領事館,薄熙來命令黃奇帆一定要把王立軍搶回來,「活要見人、死要見屍」,說不惜衝進美領館!可見王立軍的口供可以致薄熙來於死地。奧巴馬和希拉里害怕了,要求王立軍出去。王立軍一看沒有避難的可能,就要求美國聯絡胡錦濤。2月8日晨王立軍活著走出美領館,又活著跟隨胡錦濤派來的人乘飛機回到北京。

隨後王立軍都說出了什麼,外界只能揣測。但官媒報導出來的零星新聞卻是證據確鑿。首先是溫家寶的侍衛長換將,由中共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副局長王慶代替跟隨溫家寶多年的副局長李潤田。

2012年3月兩會期間,侍衛長李潤田3月9日還陪同溫家寶參加廣西代表團的討論會,但4月2日至3日溫家寶視察泉州、莆田、福州等地時,陪同溫家寶去南方的侍衛長已經換為中辦警衛局副局長王慶,顯示李潤田在兩會後、薄熙來被捕前已去職,薄熙來無法再從溫家寶身邊人得到可靠情報,也無法暗殺溫家寶了。這當然是王立軍回到北京後提供的消息。

其實,薄熙來監聽竊聽中央高層的電話是從他當大連市長就開始了,那時候是為了討好江澤民而購買了外國昂貴的竊聽器。那次薄熙來嘗到了極大的甜頭,所以就變本加厲。習近平、賀國強、李源潮、吳邦國等在重慶考察或調研期間,王立軍都部署監聽竊聽,並將多次竊聽的重要內容,向薄熙來報告。這樣薄熙來還不滿足,又讓王立軍與中央警衛局攀上關係,私底下獲知中央主要領導人的行蹤和個人習性,使薄熙來對中南海領導指示和行蹤了若指掌。

江系把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辦公廳主任令計劃的獨子令古暗殺,就是知道胡錦濤直接命令令計劃處置薄熙來,血債幫輸紅了眼就把他的獨子殺害了,為的是讓他收手。令計劃承受不了這巨大的悲痛,而從此低調。

助惡為虐的媒體都將沒有好下場

為了收買和暗殺習近平的秘書和貼身保鏢,江系嫡親媒體不斷曝光他們的照片,還在頭部畫上圈兒。不但如此,還惡意評論。例如,多維的《習近平為躲暗殺 自選貼身保鏢 不用中央警衛》,蘋果日報的《前所未聞習近平自選保鑣》等等。

2014年1月2日,江系嫡親媒體多維報導說: 「海外媒體曾經爆料,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臺後打破常規為自己挑選貼身保鑣,跳過現有的中央警衛局機制,令警衛排直接聽命於自己的親信栗戰書及中央軍委。」

曾經爆料的「海外媒體」是哪個媒體?不知道。當今墮落的媒體世界是完全不負責任的,對自己對他人都不負責任,一吧噠嘴就是一個內幕。

報導還說,「習近平上臺後,中央警衛局局長依然是胡錦濤時期的曹清中將,但習將他身邊原有的警衛排全部換掉,改由中央軍委從解放軍現役特種兵中重新選拔,歸中央軍委管,不歸中央警衛局管,並且直接聽命於中辦主任兼中央警衛局政委栗戰書,這在中共歷史上從沒有過。」

確實,把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辦公廳主任的獨子暗殺,這在中共歷史上從沒有過;讓外媒給時任總理和總書記、國家主席、軍委主席公開造謠,這在中共歷史上從沒有過;在兩會主席臺上,在全球媒體的攝像機前,黨的最高領導人轉著圈兒的看倒茶水的女服務員,這在中共歷史上從沒有過;在黨的核心的指示下,活摘器官、販賣屍體最積極者才能升高官,這在中共歷史上也從沒有過。

多維最後一段是文章的核心:「外界一度有傳,習近平此舉全因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曾經企圖發動政變及暗殺他。周永康在公安、情報、警衛局等各部門廣布線眼,習近平此舉純粹小心為上。」

「一度有傳」和「純粹小心為上」這10個字把江澤民、周永康、薄熙來等人的篡權政變綁架暗殺等陰謀給輕輕抹掉了,暗示這種事情根本不存在,習近平只是神經過敏而已。

蘋果日報1月3日綜合了多維的這篇東西,多維最後那段一個字沒落的轉載。題目使用的更陰:「前所未聞 習近平自選保鑣」。

現在不是江說了算的時代

自從習近平使用的筆名被江系爆料後,習近平的秘書、保鏢們都在逐個被曝光。例如在今年4月的博鰲亞洲論壇期間,在習近平與芬蘭總統尼尼斯托、澳大利亞總理吉拉德、新西蘭總理約翰-基等外國政要會晤時,一個面容瘦削、戴著眼鏡、文質彬彬的官員一直陪同在座。名牌上顯示他的姓名和職位是「ZHU GUOFENG/ Secretary To President Xijinping」。

蹊蹺的是,央視的新聞鏡頭從他身後掃過時,特意掃到名牌背面的文字「朱國峰-習近平主席秘書」,江澤民當政時為什麼就沒發生過這種事呢?為的是江的安全。習身邊人不斷的被曝光,說明江系想用各種各樣的形式對付習近平。

香港媒體《大公報》率先發消息稱「御前秘書」首次亮相。這條新聞立即被數家門戶網站轉載,這叫出口轉內銷。然而還不到一個小時,轉載這條新聞的網站就開始刪貼了,「朱國峰」變成了敏感詞。為什麼會這樣呢?這是為了習近平的安全所採取的措施。

近期,無論習近平去哪裏,都有「民眾」把習近平身邊的人拍照下來,並用紅線圈出其身份,還說習的某個保鏢「與身穿中共軍服的神秘人物實為同一個人」,拎的手提箱裏面是衝鋒槍。江澤民當政時怎麼沒「民眾」這麼有心呢?

2013年12月28日,為了「慶豐收」,習近平一行人去慶豐包子鋪吃包子。沒過幾天,網絡上又一次曝光習近平的貼身警衛。說「觀察人士發現一名貼身隨扈不離左右,非常搶眼,並稱此人在習近平歷次出國訪問中曾多次露臉,指其身份正是具神秘色彩的『中南海保鏢』。」

別說習近平是中共國第一把手,就是江澤民的姘頭宋祖英去四川演唱,時任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還給她副總理警衛待遇。李雙江的兒子李天一前兩年把人打傷了,李雙江是帶著警衛員去醫院看望有背景的挨打者。習近平身邊有一位貼身警衛非常正常,有10位貼身警衛也很正常,沒有警衛倒不正常了。

當然,江澤民真的希望習近平單身出行,好幹掉他。但現在不是江說了算的時代,是江上絞刑架的時代。△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