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得獎想起一篇被判零分的高考作文
 
陳思敏
 
2012-10-20
 
【人民報消息】十八大召開前夕,央視新聞聯播推出《走基層百姓心聲》的系列報導來助興,並替當局大力宣傳人民都活在幸福裏。而街頭逢人就問“你幸福嗎?”的採訪,得到的是包括“我姓曾”的什麼回答都有。但電視裏,則是絕對聽不到任何一句“不幸福”的回答。而在作家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後,央視新聞聯播的專訪也以同樣問題對他提問。至於新出爐的文學大師在攝影棚裏如何答非所問,無關緊要。但這回央視總算問對了人,因為在當前的社會現實,也只有“莫言”才能幸福。

幸福的定義或因人而異,不過如果活到70多歲高齡,還要靠撿空瓶度日,這樣能說幸福嗎?但當央視記者如此採訪撿破爛的73歲老人,可千萬別以為記者真的弱智,因為他實際要傳遞的訊息是:“你老人家出來撿破爛,還有政府每月給的650元補助,真是幸福”。其實這位拾荒老人耳聾,根本聽不見,有口也難言。

然而在鏡頭之外的更多民間疾苦,央視敢走訪嗎?記者不用走太遠,就在北京,有個舉世聞名的“上訪村”,裏面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上訪冤民。他們流離失所、餐風露宿、餿水果腹,衣不蔽體。他們被截訪、被拘留、被勞教、被精神病、甚至被有去無回。而這些依法維權的訪民,卻在自己國家成為無人聞問的難民,但央視的鏡頭何曾垂憐過?而上訪超過8年的訪民說:真的毫無幸福可言。

就在這塊土地上,絕大多數的人還徘徊在生活的困苦與生存的艱難。人民的現實生活是,許多小孩上不起學,大人買不起房,老人生不起病。所以上個學要全家縮衣節食,買個房要一生為奴,生個病要債臺高築。而人民生活苦,但苦上加苦的是,盈余超收的個個國企,仍要嚷嚷虧很大,因此漲了還要再漲的油電價,帶領物價齊飛,唯獨人民的工資永遠原地踏步。而每當編列教育、醫療,社保等預算,就高喊經費拮據的中央,卻能大手一揮的援非200億美元,免越債500億美元。

再看人民的生存現實是,活法不多,但死法不少。地個震房子全倒、打個雷高鐵追尾、下個雨滿城淹水、過個車大橋垮塌、還有坐上校車的孩子全被活活的燒死。而人民生存難,但難上加難的是,官員享特供,所以說已經百毒不侵的人民吃點農藥不會死;城管說依法,不過百姓擺個攤就砸爛;官員說廉潔,但至今財產不公開;法院說公正,但作惡歹徒法外逍遙,正義人士卻身陷囹圄,而善良好人則被迫害至今,甚至還要活摘他們的器官販賣牟利。

但是人民的幸福與否,首看的就是這個政府愛不愛護自家人民的生命。所以反問喉舌,敢不敢問向中共當局:“出那麼多人禍死那麼多人,甚至犯下對法輪功同胞的器官活摘與屍體販賣的反人類罪,但半旗從不曾為這些枉死的生命而降,卻為了一個躲在中國混吃混喝的嫖客而降?”因此,國人的食衣住行與生老病死的現實,真的不是普通的黑,更是不能明白的說。

不過文學大師不敢說,卻已有高考考生勇敢寫:“我有一個夢想,永遠生活在新聞聯播裏,那裏的領導個個都是時代先鋒、道德模範,即使偶爾抓到一個貪官,也只是一筆帶過,不留一絲遺憾。……如果有一天,我老無所依,也請把我埋在新聞聯播裏。”但也因為太寫實,所以被零分。然而中國人民不能幸福的根本,就全在賤踏人命的中共一黨專制。只要禍根一除,屆時不用再問,老百姓自然幸福。而此篇據說為高考零分作文《我有一個夢想》的幸福中國,終究會真正到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