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量級零分作文: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
 
2012-7-20
 
【人民報消息】下面是某省2012年的高考作文考題:

醉心於古文化研究的英國歷史學家湯因比曾經說過,如果可以選擇出生的時代與地點,他願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紀的中國新疆、因為當時那裏處於佛教文化、印度文化、希臘文化、波斯文化和中國文化等多種文化的交匯地帶。居裏夫人在寫給外甥女涵娜的信上:“你寫信對我說,你願意生在一世紀以前....。。伊雷娜則對我肯定地說過,她寧可生得晚些,生在未來的世紀裏。我以為,人們在每一個時期都可以過有趣而有用的生活。”上面的材料引發了你怎樣的思考?請結合自己的體驗與感悟,寫一篇文章。

下面是一位考生的作文:

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

拿到這個題目,我真是非常驚慌,說出真心話需要勇氣,這畢竟是一個說真話需要代價的時代,特別是高考,一旦……

湯因比願意出生在公元一世紀;涵娜願意生在一世紀以前;伊雷娜寧可生在未來的世紀裏。他們都是真話。

我願意生活在舊社會舊中國,就是那個教科書上常說的“萬惡的舊社會”,也是魯迅所說的那個“夜正長路也正長”的舊中國。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公民,我的雙手可以自由地創造財富、雙腳可以自由遷徙、嘴巴可以自由說話、眼睛耳朵可以自由接收信息、頭腦可以自由思維。黨庫不通國庫,我只交國稅不交黨稅。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農民,不必因為錢多錢少劃成份,不必鬥別人和被別人鬥。田多我僱人,田少我幫傭。山青水秀,在小水溝摸魚蝦、摘把野菜當美味,不擔心瘦肉精豬肉、丹頂紅雞蛋、三聚氰胺牛奶、毒大米。現在大河斷流,小河枯竭,水溝已成平地,野菜和小魚蝦成了特供產品,叫我如何不嘴饞。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工人,想跳槽就跳槽,想罷工就罷工,就算如“省港大罷工”、“二七大罷工”那樣擾亂社會秩序、破壞國家經濟,仍然可以寫入教科書,只讓後人敬仰不讓後人學習。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軍人,“願提十萬虎狼旅,躍馬揚刀入東京”,何等威武,就算犧牲於衛國戰場,也無尚榮幸。俺不願在內戰中取勝,自己人打自己人,勝了猶恥。俺只當國軍,不當黨軍,只赴國難,不參黨爭。一旦黨派利益與國家利益衝突時,俺毫不猶豫地踹開黨派保衛國家。絕不會開著坦克碾和平靜坐的學生。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學生,不用在幼兒園時就發毒誓,為自己所不明白的並且大人也不相信的主義奮鬥終身。吃得飽飽還可以打出“反饑餓、反迫害、反內戰”的旗幟遊行。就算不幸成了劉和真君被馮玉祥部下所殺,也有總統哭倒在地,並終身吃素以示悔意。不是說“十三億人共一哭,縱做鬼,也幸福”嘛。不似後來,只是要求改革,反對腐敗,就在世界上最大的廣場上被碾成肉餅,至今還被冠以“暴徒”、“動亂”之名。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知識分子,想辦報就辦報,就如《文匯報》、《大公報》等等……想評誰就評誰。想寫書就寫書,不必什麼忌諱。不怕劃為右派,被陽謀所誘斃,也不必被污衊成“臭老九”接受農民的再教育。不象後來,媒體全部被控制,說話的權利全被剝奪,只能入作鞋(協)喊萬歲才能活命。

我願意當舊社會的一個市民,想競選縣長就競選,不象現在想見縣長被說是“纏訪戶”,看守所和精神病院被出出進進。想生幾個小孩就生幾個,不象現在“還是一個好啊!”的吆喝聲中,兩戶絕一戶,叫我如何去見列祖列宗。

我願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於三十八年九月卅日,哪怕是子彈相送、肝腦塗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歸天庭,眾神簇擁歡迎,羨慕我幸運無比……

哪怕跳海東遊,爬不上海豚島,淹死也願意。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跨入了新時代。

在“中國人站起來了”的吆喝聲中我跪了下去,兄長耳背動作稍慢被成了反革命立即槍斃,小弟跪得不夠標準被成了右派,族兄勤儉持家、經營有道,攢了些家財,被成了地主,遭謀財害命。

在“農民翻身作主人”的鑼鼓聲中我被劃成了農村戶口,成了二等公民,地位處境低城市人一等。麼女由於戶口問題,被男方父母棒打鴛鴦,癡憤成狂。農民被捆綁於土地,至今苦活累活都是我們農民工幹,農民註定是最貧窮、最沒知識、地位最低的群體。

在“解放了”的歡天喜地中,我創造財富的雙手被綁了起來、自由遷徙的雙腳被綁了起來、說話的嘴巴被綁了起來、接收信息的眼睛耳朵被綁了起來、自由思維的頭腦被綁了起來,七巧封了五巧,只有兩個鼻孔自由地呼吸污染了的空氣,成了後天殘民。

在破四舊運動中,心愛的文物被紅衛兵燒毀,我心急如焚,恨不得以身代物。八國聯軍、小日本鬼子都沒有這麼狠,他們是狗娘養的嗎?聽說蔣公自九一八後,從故宮搬幾十萬件文物,從北平到上海到長沙到重慶,到南京,最後到臺灣。雖然兵荒馬亂,烽火連天,文物的遷運過程時日綿長、道路艱險,十幾年間沒有一件遺失,沒有一件損壞。我心裏非常感激他。沒有他,這些文物經過解放、經過紅衛兵之手,還能剩下幾件?我們想看中國古董只能到大英博物館了。

好不容易挨到了改革開放,大孫上大學歡喜一陣子,他卻無知,提的什麼“老爺你袍子臟了,脫下來洗一洗”的意見,在廣場上靜坐也算不上犯法啊,卻被坦克碾成肉醬。至今我不明白,廣場不是交通要道,坦克好端端開上去幹什麼呢?

如今我世代耕種的土地被強徵、四世同堂的房子被強拆。鄰居烈火焚身也保不住他的房子,我勸兒孫不可效仿,人員平安已是萬幸。一家人保不住祖宗的一點點基業,如何有面目見祖宗?“穩定壓倒一切”不是秦始皇用過的政策嗎,為何現在還用?老拆房子能穩定嗎?社會不公能穩定嗎?

“悲劇就是將美好的東西毀滅給人看”,我深深地、不斷重覆地領略了這句話的深意。不提起便罷,一提起淚滿江河。

有人說“人事淒涼喜命長”,我是嫌命長。很不幸我加入長壽行列,耳不聾眼不瞎老不糊塗地活到了網絡時代。政府搞起金盾工程,拿納稅人的錢封納稅人的耳目和口——封民五巧嘛,“拿人錢財與人生災”啊,黑社會也只是“拿人錢財與消災”而已,它為什麼不向黑社會學習?

更不幸的是金盾是豆腐渣工程,網沒封嚴,以前所信賴的,一覺醒來全部坍塌:

頑固派原來是抗日衛國的中堅力量;

凶狠的劊子手戴笠原來是衛國英雄;

人民公敵蔣原來卻是民族救星;

座山雕如果投共肯定是抗日英雄;

日本兵是無產階級的隊伍——由日本的工人、農民和小知識分子組成。“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實際就是與日本兵勾結,是賣國口號;

“向日寇最後一戰”實際是內戰的號令;

四大家族清廉無比;

長春大餓殺30萬冤過南京大屠殺;

美軍強姦北大女學生,原來是地下黨女學生誘姦美國大軍的遊戲;

打贏內戰靠欺騙和臥底;

英明領袖實際是昏君、毒君加淫棍;

專政是獨-裁加暴力;

……

辛辛苦苦三十年,一覺回到解放前。幾十年所堅信的事實全是假的,我所生活的大陸原來是被汗水淚水血水謊言所腌鹵的大鹵之地,是淪陷區,我是大鹵之民、是遺民!“遺民淚盡匪塵裏,東望王師又一年”。小馬也是熟讀“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的啊,怎麼就忘了呢?

我還曾經向人類最大的劊子手高喊萬歲,現在羞愧交加,情何以堪?死不敢見古人,生不敢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我願意生在1912年元旦,死於三十八年九月卅日,哪怕是子彈相送、肝腦塗地、粉身碎骨也含笑九天。我重歸天庭,眾神簇擁歡迎,羨慕我幸運無比……

很不幸我活得太久太久……

有詩為證:

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士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