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得奖想起一篇被判零分的高考作文
 
陈思敏
 
2012-10-20
 
【人民报消息】十八大召开前夕,央视新闻联播推出《走基层百姓心声》的系列报导来助兴,并替当局大力宣传人民都活在幸福里。而街头逢人就问“你幸福吗?”的采访,得到的是包括“我姓曾”的什么回答都有。但电视里,则是绝对听不到任何一句“不幸福”的回答。而在作家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后,央视新闻联播的专访也以同样问题对他提问。至于新出炉的文学大师在摄影棚里如何答非所问,无关紧要。但这回央视总算问对了人,因为在当前的社会现实,也只有“莫言”才能幸福。

幸福的定义或因人而异,不过如果活到70多岁高龄,还要靠捡空瓶度日,这样能说幸福吗?但当央视记者如此采访捡破烂的73岁老人,可千万别以为记者真的弱智,因为他实际要传递的讯息是:“你老人家出来捡破烂,还有政府每月给的650元补助,真是幸福”。其实这位拾荒老人耳聋,根本听不见,有口也难言。

然而在镜头之外的更多民间疾苦,央视敢走访吗?记者不用走太远,就在北京,有个举世闻名的“上访村”,里面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上访冤民。他们流离失所、餐风露宿、馊水果腹,衣不蔽体。他们被截访、被拘留、被劳教、被精神病、甚至被有去无回。而这些依法维权的访民,却在自己国家成为无人闻问的难民,但央视的镜头何曾垂怜过?而上访超过8年的访民说:真的毫无幸福可言。

就在这块土地上,绝大多数的人还徘徊在生活的困苦与生存的艰难。人民的现实生活是,许多小孩上不起学,大人买不起房,老人生不起病。所以上个学要全家缩衣节食,买个房要一生为奴,生个病要债台高筑。而人民生活苦,但苦上加苦的是,盈余超收的个个国企,仍要嚷嚷亏很大,因此涨了还要再涨的油电价,带领物价齐飞,唯独人民的工资永远原地踏步。而每当编列教育、医疗,社保等预算,就高喊经费拮据的中央,却能大手一挥的援非200亿美元,免越债500亿美元。

再看人民的生存现实是,活法不多,但死法不少。地个震房子全倒、打个雷高铁追尾、下个雨满城淹水、过个车大桥垮塌、还有坐上校车的孩子全被活活的烧死。而人民生存难,但难上加难的是,官员享特供,所以说已经百毒不侵的人民吃点农药不会死;城管说依法,不过百姓摆个摊就砸烂;官员说廉洁,但至今财产不公开;法院说公正,但作恶歹徒法外逍遥,正义人士却身陷囹圄,而善良好人则被迫害至今,甚至还要活摘他们的器官贩卖牟利。

但是人民的幸福与否,首看的就是这个政府爱不爱护自家人民的生命。所以反问喉舌,敢不敢问向中共当局:“出那么多人祸死那么多人,甚至犯下对法轮功同胞的器官活摘与尸体贩卖的反人类罪,但半旗从不曾为这些枉死的生命而降,却为了一个躲在中国混吃混喝的嫖客而降?”因此,国人的食衣住行与生老病死的现实,真的不是普通的黑,更是不能明白的说。

不过文学大师不敢说,却已有高考考生勇敢写:“我有一个梦想,永远生活在新闻联播里,那里的领导个个都是时代先锋、道德模范,即使偶尔抓到一个贪官,也只是一笔带过,不留一丝遗憾。……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也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但也因为太写实,所以被零分。然而中国人民不能幸福的根本,就全在贱踏人命的中共一党专制。只要祸根一除,届时不用再问,老百姓自然幸福。而此篇据说为高考零分作文《我有一个梦想》的幸福中国,终究会真正到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