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谷开来下毒的人被曝光(多图)
 
屈豆豆
 
2012-10-10
 

薄一波与两个亲家的血缘图。

【人民报消息】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职务、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的薄熙来在2012年9月28日被双开,开除党籍、开除公职,法律制裁。从天意、人意,还是他父亲薄一波的预言,这都是薄熙来的结局。

薄一波预言,党是邪恶的,薄熙来也是邪恶的,所以薄熙来一定是党的最好接班人。这话是薄一波1985年说的。贵州的「亡党石」是2002年6月发现的,所以薄一波的预言兑现了。

薄一波结婚两次,利用权势玩弄多位女秘书;薄熙来也结婚两次,更利用权势玩弄女性,而且范围更广,把正在蹲监狱的黑社会头子的老婆乳头都咬烂了。薄一波把时任女秘书胡明肚子搞大后提出离婚,元配李如明拒绝,胡明人工流产三次,胡明第四次怀孕时,元配李如明心有不忍,主动提出离婚。

薄一波忘恩负义乱搞女秘书


年轻时的薄一波
1927年国共合作时期,5月,国民党山西省党部改组,实行「清贫」,凡省党部共产党员均在清理、逮捕之列。山西共产党负责人被通缉,薄一波也在其中。后来薄一波逃到了一户人家,这户李姓男主人和他的女儿不顾危险将薄藏了起来,使他度过了生死之关。在薄躲藏期间,他和那位姑娘李如明彼此产生了好感,后来结婚生了一女薄熙莹,薄熙莹的丈夫郑耀文农民出身、学业优异,是外交部重点培养对象,若不是文革受薄一波的牵连,级别决不止任驻丹麦大使。

本来薄一波和李如明的日子过得还算维稳,随着薄一波的官越升越高,淫荡本性也就越来越表露出来。其他的女人不表,只提薄跟他的女秘书(李琼英)胡明鬼混,怀孕打胎,又怀孕又打胎,薄向李如明提出离婚,妻子不肯,到女秘书准备打第四个胎时,薄的结发妻实在受不了,主动给薄写了一张条子,同意离婚。过了几十年提起来她还是泪流满面:「那时候真是豁出命去救他,什么也没想,我爸爸对他有救命之恩啊!他提出离婚实在是伤了老人家的心。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我也是一个女人,他的女秘书已经打了三次胎,我不能置她的命于不顾啊!」

女秘书李琼英占了李如明的位置,不知为什么,名字里也用一个「明」字,姓也改了,叫「胡明」,胡明终于如愿以偿,爬上去做了高官的太太,她共生六个孩子,两女四男。第一个是女孩薄洁莹,有严重的糖尿病,每天靠注射胰岛素维持,八十年代初就去了美国学医,算起来今年也67岁了。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薄一波和胡明正在外地疗养,被强行押了回来,在火车上还没有到北京,薄熙来的妈妈就吓的在厕所的暖气片上做个套儿吊死了。

女秘书做了薄一波的第二任太太后,秘书就换人了,薄一波的警卫鄙视的说,换了太太,薄又搂着新秘书乱啃,不知又啃流产了多少女人。

新华网2001年3月14日有一篇采访薄熙来的报导,薄熙来在答记者问时说,「父亲薄一波已93岁,健在,思维正常。他对我的帮助主要是教育。一个人将来能否做点事,主要看青年时代是否受到学识、品德和素质上的教育。我从我父亲那里得到很多这方面的帮助。」

薄一波忘恩负义,无论是对有救命之恩的元配,还是在政治上有救命之恩的胡耀邦;薄熙来也对元配忘恩负义,并且有新欢谷开来后,1981年提出与患难之交的元配离婚。

这是一个怎样的家庭啊!

薄一波家庭情况简述


1960年,薄一波、胡明夫妻及全家照。第二排左二前妻所生女儿薄熙莹。

第一任妻子,李如明,祖籍山西,生女薄熙莹。

第二任妻子,胡明,原名李琼英,祖籍福建闽侯,1945年由薄一波的秘书升任第二任妻子,在文革期间在火车上自杀。生二女,四子。

长女,薄熙莹,曾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非洲司司长,丈夫为原驻丹麦大使郑耀文。

次女,薄洁莹(1946年出生),留美医学博士。

长子,薄熙永(1947年出生),化名李学明,曾任中国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副总经理。因弟弟薄熙来2012年4月10日被开除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4月25日其辞任光大集团公司副主席及执行董事职务,亦不再担任董事会执行董事委员会委员。

次子,薄熙来(1949年出生),曾任大连市长、市委书记、商务部部长、重庆市市委书记,中共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因杀人、淫乱、谋反等多罪行,现双开(开除党籍、公职),尚未宣布判刑结果。妻子薄谷开来(谷开来),谷景生将军五女。因杀人罪判死刑,因举报薄熙来、周永康有功,缓期二年。

三女,薄小莹(1950年出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

三子,薄熙成(1951年出生),北京六合兴饭店管理公司董事长、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四子,薄熙宁(1954年出生)

扯不断的血脉

薄一波,曾用名薄书存,1908年生,山西定襄县蒋村人。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大革命时期共产党领导造反的山西学生运动头头,太原山西省立国民师范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是中共第七、八、十一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曾任国家建设委员会主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国务院副总理等职。

文化大革命期间,因「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被打倒。这个案子发生在国民政府当政期间,1936年薄一波等61人被关押在北平草岚子监狱,中共为了保存力量,指示让他们自首出狱,这对于品德恶劣的薄可是求之不得、顺坡下的美事。1936年9月他从监狱释放出来后依然是中共重要人物。

「文化大革命」中,1967年3月16日,中共中央印发《关于薄一波、刘澜涛、安子文、杨献珍等人自首叛变问题的初步调查》,薄一波被打倒。挨斗期间,在群众大会上,他真的被17岁的次子薄熙来打倒在地,再踏上好几次脚,踹断三根肋骨,叫薄一波当场就不得翻身。后来薄一波蹲了共产党的监狱。

无论薄熙来对父亲是打还是踹,他与父亲的的命运必定是紧紧牵在一起的。薄熙来因偷汽车被判刑7年,1968年到1972年。在监狱里关到第5年,有人开始关注薄一波事件,于是薄熙来被提前释放,1972到1978年在北京市二轻局五金机修厂当工人。

1975年,薄熙来26岁,虽然父亲薄一波在监狱里的环境有所好转,但毕竟还在监狱里,没有人敢碰这个「叛徒」问题。这一年薄熙来谈恋爱了,对像是李雪峰的女儿。

昔日的世交亲家反目成仇

李雪峰是薄一波的山西老乡,1907年1月19日生于山西省永济市任阳乡任阳村(现为城西街道任阳村),比薄一波大整整一岁。薄一波1925年入党,李雪峰1933年入党。两家算的上是世交。

李雪峰1960年9月,任中共中央华北局第一书记兼北京军区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1965年1月任第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文革期间1967年薄一波和李雪峰的命运完全不一样,1月至4月,李雪峰被派到天津工作,而3月薄一波已经被彻底打倒。

1968年2月至1970年12月,李雪峰任河北省革命委员会主任、河北省军区第一政委,红极一时,女儿当兵也就一句话。当时薄一波已经在监狱里蹲着。李雪峰的这个「革命委员会主任」位子看似锋头很健,但注定得被打倒。果然,后来被隔离审查8年之久。

1975年,薄熙来与李丹宇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最后命运会如何。不过军医和工人的地位确实相差甚远,而且李雪峰是隔离审查,而薄一波是蹲监狱。


1975年李丹宇薄熙来定情照
李丹宇说,自己和薄的罗曼史开始于1975年的文革末期。由于工作的城市不同,他们每三天写一封信给对方,有一次薄熙来给李丹宇写的情书长达四千余字。他们1976年9月结婚,第二年1977年生下儿子,当然姓薄(父母离婚后,现在的名字为李望知)。

1978年,胡耀邦组织专人,对文革中的大案──「薄一波等六十一人案」进行了调查,11月3日,中组部完成了调查报告,指出「六十一人叛徒案」是一桩牵涉极广的案子。还不到一年,1978年11月10日到12月15日中央工作会议举行期间,胡耀邦在西北组发言:「我赞成把文化大革命中遗留的一些大是大非问题搞清楚。这些大是大非的解决,关系到安定团结,关系到实事求是的作风。」 11月25日,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夕,中央主席华国锋在大会上宣布:确认「六十一人案件」是一起「重大错案」,中央讨论了这一问题,决定为该案平反。1978年12月16日中央下发75号文件,同年薄熙来进入北京大学历史系世界史专业本科。

1979年薄一波出狱。出狱后,在1979年的中共十一届四中全会上,薄一波被增选为中央委员,后任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从监狱到住进中南海、从阶下囚变成中共权贵人物,薄一波最大的恩人是胡耀邦。而曾踹断父亲肋骨、欲置其于死地的薄熙来也毫无愧色的率妻儿搬进了中南海大院,跟着享受去了。

1981年6月20日,李望知4岁时,薄突然向妻子李丹宇提出离婚,这让李非常诧异。薄熙来说:我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于是性情刚烈的李丹宇搬出了中南海,但拒绝离婚。

1982年9月在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薄一波被任命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在中央顾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被指定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

1983年6月,李雪峰被选为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会委员。

尽管为避免离婚,李丹宇明确告诉有关方面:谷开来是第三者。但第三者谷开来和自杀的婆婆胡明一样,早就和薄熙来睡上了,也流产过,更何况有流氓老公公薄一波的支持,谷开来威胁说,如果再不离婚,她就要采取法律手段。1984年,北京的地方法院判离。

当时薄熙来在中央办公厅当一名掰着脚趾头都数不上的干部。离婚后,薄熙来去了辽宁省金县,当县委副书记。现在很多人说薄熙来和习近平、刘源一样,都是想从基层做起,实际上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真正原因是薄熙来不肯按照法院的判决,付给儿子赡养费,一分钱也不肯付,于是李丹宇大怒,不但把儿子的姓改了,而且还到处告状,可谁敢得罪薄一波啊。但李丹宇不怕,她下最后通牒说:你不付儿子赡养费,就必须离开北京,否则没完!

为了不付儿子赡养费,离婚当年,冷血的薄熙来真的离开北京,家里人说:他居然去了(辽宁省)金县!

1985年9月,李雪峰在党代会上被补选为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昔日的亲家见面很尴尬。李雪峰2003年去世,活了97岁,那年薄熙来已经是辽宁省省长了,想起女儿的委屈,李雪峰那口气很难咽下去。薄一波2007年1月15日踹腿,99岁才停止害人。十七大于2007年10月15日在北京举行。薄熙来跺足捶胸,埋怨父亲为什么不多挺几个月。薄一波死前虽然惦记着这个儿子是否能成为十七届的副总理,但无论如何,他已经是省部级干部了,再往上升,只是个快慢问题。薄一波并不知道还有「中国共产党亡」的说法,更料想不到这个儿子能在党亡之前就先完蛋了。

谷开来重金属中毒是个假象

由于增肥太猛,很多人认为今年8月出庭受审的谷开来是替身,但近些年与薄家有来往的人都说这个女人是谷开来本人,因为她的手在微微抖动,而这正是她独有的特征。

9月28日薄熙来被双开,无论判多少年刑,他的仕途已经彻底完了,人们关注着薄瓜瓜和李望知。《纽约时报》第一时间联系上薄熙来62岁的前妻李丹宇,他们已经31年没有任何联系了。李丹宇接受采访两次。

10月6日《纽约时报》出消息说,李丹宇说,接到采访请求后,自己「终于鼓足勇气说出自己的故事」。她接受了两次采访。任何人都会明白此时她的心情,她是为了儿子才站出来诉说这个不愿再翻看的历史的。

李丹宇向《纽约时报》披露,薄熙来在倒台前数月,曾设法了解李望知是否企图使用重金属毒害谷开来,并是否真的实施了。

报导称,薄熙来失势几个月前,薄督请他前妻的哥哥李晓雪到重庆市的一个政府建筑里去见他。薄指着桌面上的一摞法医报告说,有证据显示,有人持续不断地向他第二任妻子谷开来投毒,试图谋杀谷。之后,他让李晓雪(跟他一起)到院子里去,把手机关掉。薄接着说,投毒计划的主脑很可能是他和前妻生的儿子李望知,英文名叫Brendan,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现在北京从事金融工作。


薄熙来前后妻室关系图
「你看这有可能吗?」薄问道。薄对李晓雪还是信任的,虽然李晓雪是李丹宇的亲哥哥,但也是谷开来的姐夫。薄熙来相信李晓雪不会为了袒护亲妹妹、亲外甥而任由他们去毒死自己妻子的亲妹妹。李晓雪听完后斩钉截铁的说,「这纯属无稽之谈!」

李丹宇的另一个家人也确认此事:薄确曾约见李的哥哥李晓雪,告诉他有人计划暗杀谷。这个家人也坚称李望知是清白的。

李丹宇怀疑,最先宣称「李望之要谋杀谷」的正是谷本人;但她没有找到证据。而那些所谓的法医报告,李怀疑是王立军炮制的。李担心,谷开来想要陷害李望知坐牢,或让他受别的苦。

「谷开来太多疑了。」李丹宇说。她承认自己和谷开来长期处于敌对状态,但声称自己的儿子(李望知)从没有试图谋杀谷。

据跟谷开来有合作关系的一个律师李晓林(音译)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谷开来和她的家人认为,几年前有人尝试用重金属把她毒死。

李晓林律师称,他不知道谷开来的指控对象是谁。但他说,谷开来今年8月受审时手在抖动,他认为这是中毒的表现。李律师称,在医生的建议下,谷开来尝试用织毛线来恢复对手神经的控制。但证明无效。

纽约时报报导中有一句话非常关键「据和薄家熟识的三个人称,他们听说过谷被投毒的事,而最近几年,薄家里的怀疑气氛尤其浓厚。」

一位心理学医生说,他手里有一些杀人狂的案例,他也曾专门下功夫去研究和追踪这些案例,发现人干了坏事之后都会疑神疑鬼,总感觉有人要害他/她。康生临终前的恐惧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康生临死前患了恐惧症,每天二十四小时要警卫员开灯陪着,病房里要不停的放映电影,只要病房里没有人,他就会恐怖的叫喊,谁谁谁来找他索命了,谁谁谁满身血污,谁谁谁带着镣铐叮当作响,喊得有声有色,听者毛骨悚然。康生在延安时为了帮毛泽东排除异己,不知害了多少好人,整风肃反时,他亲自用烙铁烫别人的胸脯,用酷刑虐待无辜者。人干了伤天害地的事,可不是一了百了,迟早要面对的。

谷开来怀疑有人害她,其实是她自己害自己的,重金属中毒只是人间假象。

哈根斯临死前要求媒体采访

还记得被中共官媒称作「死亡博士」的德国人体塑化技术创始人冯·哈根斯吗?

1999年薄熙来担任大连市长期间审批了一家德国独资从事人体标本制作的公司落户,冯哈根斯正是这家公司的老板。该公司制造的尸体塑化标本在世界巡展受到非常大的反弹。展览中有各式各样的造型,有尸体站立手捧被撕下的表皮,有孕妇躺着被切开肚子,腹中胎儿也都依稀可见。一些妇女在观看展览时就昏倒了。

在注册「哈根斯生物塑化(大连)公司」后,哈根斯曾不无得意的告诉中外记者,工厂之所以选在大连,理由非常简单:政府支持、优惠的政策、优秀的劳动力、低廉的工资,以及丰富的尸体来源。多方确认,尸体来源牵扯薄熙来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

4年前发现患有帕金森症后,哈根斯逐渐从公众视线中消失。2012年10月5日他主动要求接受德媒《图片报》采访,证实自己帕金森症日渐严重,称「死前有话要说」。

见到该报记者时,哈根斯特意躺到解剖床上令记者拍照,并表示自己的一生都具备挑战性,但现在面对病魔已经无能为力:「我现在比任何时候都感到死亡更近。我的病正在侵蚀我的身体,我的手抖得厉害,甚至不能自己系鞋带,说话也很困难」。

多么令人深思的新闻报导,谷开来和哈根斯都是手抖,中国人管这叫「筛糠」。谷开来筛出了重金属中毒,哈根斯筛出了帕金森症。

人想任意作恶?那么就要承受,天理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善恶有报」。△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