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重大消息!新SARS來了(圖)
 
欣欣
 
2012-9-30
 

2003年關閉隔離在北京人民醫院內的人們向外張望!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9月29日以《衛生部:我國不排除「新型冠狀病毒」輸入可能》為題,轉載新京報的一個重大消息:「衛生部成立應對專家組;新型冠狀病毒傳播途徑尚不明確,病例嚴重程度似SARS。」「據悉,該冠狀病毒已證實與SARS(「非典」)不同,但引發的病例嚴重程度類似SARS。」

報導說,據衛生部發布消息,冠狀病毒與流感等呼吸系統感染的傳播途徑相似,可通過感染者咳嗽和打噴嚏等方式導致傳播。

衛生部稱,SARS也是由一種冠狀病毒引起,但此次的新型冠狀病毒不是SARS。冠狀病毒既可導致普通感冒,也可能引起嚴重的呼吸系統疾病。目前,兩例實驗室確診病例均表現為嚴重呼吸道感染症狀,嚴重程度類似「非典」。

官方承認,已有兩例確診病例,我國不排除「新型冠狀病毒」輸入可能。

按照慣例,這意味著在一些地區已經蔓延,否則不會說有「確診」病例,更不會宣布有「輸入可能」。

這種傳染病最可怕之處是活活憋死。2003年的SARS是初春開始的,此次的SARS變種是中秋時節開始,初期都以為是普通感冒,這個季節基本人人都會有幾次小感冒,所以人們不會在意,等到無法呼吸時再確診也就晚了。

2003年,薩斯蔓延迅速,人說死就死,中國內地有25個省份報告發現了薩斯病疫情,其中北京最嚴重。北京擠積壓多年的口罩馬上脫銷,有人說醋燒開可以殺死空氣中的病菌,於是價格頓時坐著火箭往上漲。到了4月份,薩斯攻進了中南海,撂倒了兩個政治局常委羅幹和吳官正,江澤民嚇的攜全家跑到上海,命令陳良宇對薩斯頑強抵抗!

北京三所大醫院──北京人民醫院、北京地壇醫院、人民武警總醫院連續被封,證實北京SARS疫情爆炸性蔓延。中共採取多種嚴厲措施限制普通市民離開北京,導致怨聲載道。

據官方通訊社4月報導,北京高校的學生被禁止在沒有醫生許可的情況下離開北京,同時北京市衛生部門官員說,目前有4000人被勒令家居隔離。北京市紀委、市監察局二十四日聯合發出通知,嚴格規定,「在抗擊SARS的特殊時期,凡擅離職守、臨危退縮的共產黨員,一律開除黨籍。」不過,江澤民、黃菊等高官卻優先逃亡上海避難。

薩斯看的見陳良宇,陳良宇找不見薩斯,實力懸殊他怎麼作戰?結果,江到上海沒幾天,上海就爆發了薩斯,江嚇的又接著跑。

薩斯期間,據《遼寧經濟日報》2003年5月4日報導,學校、社區、醫院是非典防治工作的幾個重要地方。5月3日,遼寧省長薄熙來對瀋陽市幾家重點單位進行了檢查。

在瀋陽工業大學,遼寧省長薄熙來對學校負責人說:「如果一個宿舍發生交叉感染,教育廳廳長要引咎辭職;一個班級出現問題,主管副省長要引咎辭職;要是一所大學發生大規模疫情,我這個省長就引咎辭職。」這麼引咎辭職法兒,絕對輪不到薄熙來辭職,因為沒有人想辭職,所以整所大學發生的大規模疫情就被掩蓋了。

據《南風窗》報導,2003年末,在中央黨中央、中國國務院和中央紀委、中國監察部就元旦、春節期間加強領導幹部廉潔自律專門下發通知後,遼寧省長薄熙來明確提出,凡收受200元以上人民幣的,一經查實就地撤職,決不姑息。

據官方媒體報導,衛生部、民政部發出緊急通知,強調對死於薩斯(傳染性非典型肺炎)的患者的遺體要及時、就地火,不得轉運,不得採用埋葬等其他方式處理遺體;非典患者去世後,不得舉行遺體告別儀式和利用遺體進行其他形式的喪葬活動。當時確切死了多少人無法統計。人人聞「薩」色變。

2012年秋天,新一代薩斯又來了,給它起的名字挺拗口,叫什麼「新型冠狀病毒」,它改名換姓叫什麼並不重要,要人命最重要。註定的,買口罩,熏醋都沒用,它要傳染誰也攔不住,那麼就沒辦法對付它了嗎?也不是。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所親身經歷的羅馬帝國最後一次結束性的徹底懲罰經過,給了人們逃生的啟迪。

公元541至591五十年中間,強大的羅馬帝國,無人可以征服,但卻被神用四次大瘟疫懲罰了。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親身經歷了最後一次結束性的徹底懲罰。

伊瓦格瑞爾斯記載道,「在有些人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當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由此引發了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

伊瓦格瑞爾斯說,「每個人感染疾病的途徑各不相同,根本不可能一一加以描述……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還不僅僅與被感染者,而且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完全不被感染。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活著。

這些想在懲罰性的大瘟疫中與家人一起死,卻死不了,說明瘟疫是長著眼睛的,是有選擇性的!

那麼,瘟疫不喜歡帶什麼樣的人走呢?每個人心裏都明白:好人、符合天理的人、順天而行的人,可以繼續存活下去。那麼,各位,有辦法了,我們還怕什麼呢?!△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