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光辉!割皮救子与狂花4万亿(多图)
 
诸葛仁
 
2011-12-8
 
【人民报消息】我们这代人是听着唱着《党的光辉照我心》《社会主义好》长大的:「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河深海深不如党的恩情深,千好万好不如社会主义好」。

下面有几个小新闻,非常普通的新闻,在向我们讲述着62年来,中国人民,在党的光辉照耀下,是如何感受「社会主义好」的。

「最慈爱父亲」割皮救女


河北农民工「割皮救女」,为省千元人民币放弃全身麻醉!

在薄瓜瓜驾着价值数十万美元的鲜红法拉利在北京兜疯时,在英国嫖娼时,中国人需要割皮救子的消息传来,官媒称这是「最慈爱父亲」割皮救女,原来并不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2011年9月13日新华网有一则令人动容的消息:家住河北省灵寿县的普通农民杜金辉,1981年出生,常年在邻县平山当装卸工,8月16日约11时许,养鸡的妻子刘艳花为了替鸡舍升温好替雏鸡取暖,却不幸引燃鸡舍中的塑胶墙与棉被,鸡舍因此成了火海,导致刘艳花身上多处烧伤,女儿然然的身体60%灼烧,四肢、胸部更有3度灼伤,送进当地医院抢救。
  
然然住院后,因为状况危险,曾休克了2天,后所幸稍稍脱离险境。由于医生强调,然然烧伤面积极大,需要植皮的部位至少占体表面积的30%,而且自体植皮风险高,因此父亲杜金辉决定「割皮救女」。
  
杜金辉将右腿一半的皮肤全部移植给然然,因为家里的经济状况无法负担大量的医疗费用,杜金辉为了省钱,不仅没在医院手术室,改在换药室动手术,还把应该全身麻醉的取皮过程改成局部麻醉,只为了节省人民币约1000多元。
  
杜金辉形容植皮的过程中,就像是有人活生生将他的皮撕开,但为了女儿,再痛都值得,他还不断要求医生「取这些皮够不够女儿用?还要不要再多取一点?」,甚至在植皮手术后,虽然被要求不能走动以免伤口不易恢复,但他仍坚持走到女儿病床边,只因「怕然然醒过来找不到爸爸。」于是,媒体封他为「最慈爱父亲」。

愿意拿生命爱你的人,她的名字叫妈妈


4岁男童王子宁罹患黑色素病,有癌变迹象。

无独有偶,新华网2011年12月6日转载报道了另一则河北省石家庄行唐县只里乡农民母亲割皮救子的消息,否定了「党啊、党啊,亲爱的妈妈」。

据燕赵都市报报道,今年39岁的母亲郭立青是行唐县只里乡习村村民,四年前,小儿子子宁出生,就发现了异常:浑身上下长满了黑痣,大小不一。后来,黑痣上长出毛发,一寸来长;再后来,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长毛的皮肤夏天不出汗,但温度很高。

2010年夏天,郭立青带着子宁去买衣服,试衣服时,旁边一个人看了吃惊地说:「哎呀,你这个孩子的病得赶紧治疗,不然以后就会成皮肤癌!我村有一个孩子18岁,也是这个病,突然癌变,三个月就去世了。」这一句话使郭立青带着孩子四处求医。

医院诊断说,这是一种先天的黑色素病,发展下去黑痣就会成为皮肤瘤,再后来就会癌变。这个时候,子宁的部分黑痣已经鼓包成了皮肤瘤,还有的已经起泡,医生说,泡如果破裂了就麻烦了。

目前西医治疗的方法,就是将黑痣割去,移植皮肤。医生核算了费用说:目前手术所需的皮肤多是从美国进口的处理后的真皮,可以直接移植成活,但价格昂贵,子宁整个手术下来,最少要五六十万元。

五六十万元人民币(七、八万美金)对这个农民之家是个天文数字,郭立青万分愁苦,很快,乌黑的头发在短时间内变白了。

因为美国「天使妈妈」基金会与北京空军总医院烧伤整形科有一个合作慈善项目,在热心人士的联络下,美国「天使妈妈」基金会给了王子宁3万元的资助。院方决定,减免子宁70%的手术治疗费用。

但即使是这样,购买美国脱细胞真皮为子宁移植的费用还远远不够,主治医生说有一个最省钱的方案,割掉子宁患病的皮肤后,再割他自己的头皮,分成小块,种在没有皮肤的肌体上,让它自己成长、扩展,但外面需要盖一层皮肤保护。

外层大块的皮肤保护,也成了难题,开始考虑用猪皮,但怕效果不好,于是考虑用人的皮肤。

两个月「公仆」需狂花四万亿元人民币


植皮需五、六十万人民币,农民郭立青只能割皮救子,身上一共
割了2000多平方厘米的皮,整个胸腔以下、腹部、两肋、臀部的
皮肤都割光了!因此媒体用黑白图片,怕网友受刺激太大!

医生的方案一出,郭立青毫不犹豫的说,「割我的皮!」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里突然想起了最近看到的另一个官媒消息,年底前也就是11月12月两个月,各级「公仆」须疯狂花掉三万五千亿元(外国银行界估计是四万五千亿元),才可能完成今年度中共财政预算的九万八千亿元支出。换言之,他们要在两个月内花掉全年预算的三分之一。为什么不把用不完的余款上缴国库,而宁愿「突击」花掉呢?因为今年不把预算花光,说明你不需要这么多,那么下年度财政拨款就相应减少。

因此,很多部门赶快乱花钱,买东西挑最贵的,开展一些毫无必要的公共工程、举办一些要用很多钱的活动。例如,把刚铺好的路面挖开,重铺一遍。维修刚建好的天桥、更换还很新的路灯、组织大型旅游考察、会议、培训等,添置没用处的新设备。有名贵汽车代理商表示,每年的最后两个月生意额都激增三成,主要客户正是政府部门。

中南海新华门影壁上的毛泽东手书「为人民服务」已经存在快63年了,为什么刻在影壁上挡住通向里面的视野。现在全民都清楚了。

你还记得亲妈是啥样吗?是这样的──割皮救子义无反顾

新华网报道说,2010年6月23日,郭立青母子俩同时接受了手术。医生在郭立青身上割皮,一共割了2000多平方厘米,整个胸腔以下、腹部、两肋、臀部的皮肤都割光了。

手术成功了,郭立青的皮肤覆盖在儿子刚刚种完皮肤的肌体上,成了最有效的保护层,保护着儿子从自己身上移植的头皮成活、成长。

术后的疼痛袭来,但亲妈郭立青向医生坚持,药能少用一点就少用一点。她问清一个止疼棒需要400多元人民币,坚持不用,说,「能省一点钱,就能多一点给孩子治病的钱。」郭立青手术后只输了四天液体,坚持停药。

一直把心放在儿子身上,许多时候忘了自己。实际上,郭立青也一直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一年多来,她没有睡过一次完整的觉,都是半夜疼醒,不敢侧身,压了两肋疼,但时间久了,两肋的肌肉又坠得疼。她对丈夫说,「什么时候,我能睡个完整的觉了,就好受了……。」

除了不能正常睡觉,手术后的郭立青由于腹部、两肋、臀部的巨大疤痕而无法弯腰,也蹲不下。「起码孩子不会长皮肤癌了。」亲妈欣慰的说。

割皮工程还没有完,妈妈是这样说的──割光我全身的皮也不怕!

报道说,小子宁身上,还有几大块的黑痣没有手术割除,需要等他恢复一段时间后,再进行二次手术。

医生的方案是,下一次,从他头上割一点皮移植生长,再割郭立青的皮肤作为保护皮层,不过下一次用郭立青腿部的皮肤。

报道说,郭立青坚强地对记者说,「只要能让我的孩子成为一个健康的孩子,割光我全身的皮也不怕!」

燕赵都市报最后引用了三位读者的帖子:「母爱太伟大了。」「母爱伟大!」「愿意拿生命爱你的人,她的名字叫妈妈。我觉得这个字眼是厚重的,任世界上最温暖最动人最美丽的辞藻也无法形容的;生活中,这个字眼又是平凡的无声的亲昵的,你无意识无节制的使用她依赖她又最容易忽视她。这个字眼叫妈妈。妈妈,忍受着疼痛将我们带到世上,为了不让我们受到伤害,尽力保护着我们。请不要忽视这个用生命在爱你的人。」

国人,你爱的是愿意拿生命爱你的亲爹亲妈么?!△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