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真幻假宋祖英 見江PK見羅浩(多圖)
 
林立
 
2011-11-26
 
【人民報消息】今天無意中看到對江的姘頭宋祖英截然不同的兩篇評論,不禁想起呂加平。

呂加平因揭露江宋淫亂被秘密關押

呂加平1941年生於上海,曾是軍人,後為北京自由撰稿人。呂加平父親呂炳奎曾任江蘇省衛生廳廳長、中央衛生部中醫司司長等,2003年12月去世,享年90歲。

就是因為向中共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一些有關江澤民的醜事和傳聞,呂加平遭到公安部門兩次秘密關押。

2004年2月21日,在呂加平個人主頁上公布的「向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我聽說的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一文,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於是被江秘密抓捕,三天未回家,不知去向。

呂夫人于鈞藝女士說,「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幾年前已傳遍大江南北,原以為只是傳聞,但現在有根據了,消息是確實的。不僅僅是趙安、張俊以,還有其他人因為揭發江宋的關係被秘密逮捕了。

有人在網上放話說:如果不放呂加平,就把江宋在海軍招待所淫亂時的「性愛光碟」公布於世,「明天就是你的好日子,要不要看,就在你一句話!」江澤民嚇的屁滾尿流,第二天,2004年2月26日,呂加平就放出來了。3月被江澤民強迫回到湖南邵陽老家。

回到邵陽,呂加平就失去了聲音,再也沒有他的任何信息和消息。一晃過去就是近6年。2009年12月1日,呂加平寫了《關於江澤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詐騙問題與要求調查的呼籲》文章,並在2010年1月又一次公開發表。2010年8月有人給呂加平送來江澤民的「二奸二假」證據後不久,周永康就把他秘密關押起來,至今下落不明。

宋祖英,一個在演藝界被嚴重高估的女人

2006年,在《宋祖英》吧一個帖子後面有一個跟貼,說是跟貼,起碼有千餘字,可以叫文章了,題目是《宋祖英,一個在演藝界被嚴重高估的女人》。

文章開頭是這樣說的:有時侯,我真的不知道怎樣來理解一些事情。比如,宋祖英的歌唱得並不好,為什麼有很多人吹捧她、肯定她。有很多比她唱得好的人都去不了維也納金色大廳,為什麼她能去?這個疑問伴隨了我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埋在心裏沒有說出來。近日,聽說宋祖英要到美國去開個唱會。報導說,白岩松、余秋雨、趙本山、劉歡、費翔、那英等宋的好友都到機場送行。在送別的時候,那英對宋祖英是左一個姐右一個姐,好象顯得很佩服甚至巴結的樣子,對此,我實在感到有點難以理解。我並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私下交情是怎樣的,但有一點我真的很懷疑,象這樣一群人,他們真的很欣賞宋祖英唱的歌嗎?

文章接著說:從我個人來說,我對宋祖英的歌不是很認可的。並不是我不喜歡民歌或者不喜歡具有中國民族風格類型的歌曲,並不是。很多老的民歌,我都是相當喜歡的。說到老歌,有人可能認為那已經很落伍了。但是,如果歌曲是一個時代的精神寫照,如果當時寫歌者和演唱者都是發自內心地在進行創作,這樣的歌會落伍嗎?我喜歡以郭蘭英為代表的新中國第一代民族歌唱家的演唱,也喜歡以李谷一為代表的第二代民族歌唱家的演唱,我也比較喜歡第三代民族歌唱家彭麗媛的演唱,對宋祖英的歌,我曾經和音樂界的人士進行過爭論,但他們對宋祖英的看法和目前中國音樂界的看法基本是一致的。但我一直難以認同宋祖英的歌。我這裏並不是在嘩眾取寵,而是實事求是地說自己的內心想法。我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一定審美水平的人,是對審美有獨立見解的人。為什麼我的看法和大氣候不一致,難道是我的審美發生了什麼問題,到底是我錯了還是現實錯了,風氣錯了?

文章說:應該承認,音樂不是我的專長,但是,我並不承認自己是一個音盲,在音樂的欣賞上我還是比較自信的。說到底,還是要具體談到宋祖英的演唱。宋祖英的演唱有沒有自己的優勢呢,有!但是,她的不足也是明顯的。我覺得,如果以更完美的標準來進行評價、判斷和選拔,宋祖英大概會在比較低的層次就被否定掉、淘汰掉。但是,她現在好象是民歌演唱方面的大姐大呢,她真的有這個資格和實力嗎?

這位業餘音樂愛好者說出了一些很在行的話:宋祖英的音域並不很寬。她的嗓子好象沒有低音,嗓子缺乏變化,缺乏表現力。演唱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在中高音區。宋祖英的代表作《愛我中華》、《好日子》、《大地飛歌》、《兵哥哥》、《辣妹子》等等,雖然是不同的歌曲,但都是一個唱法,從頭到尾主要以幹吼為主,沒有起承轉合,也聽不出婉轉吟唱。

文章說:真的,看到她在維也納金色大廳的演唱,有時候甚至感到看不下去,太慘了!我想,對於外國人來講,聽宋祖英唱歌,僅僅只需聽一兩曲就足夠了,她演唱的歌曲不管是從旋律來看還是從演唱技巧來看,都是千篇一律,其技巧捉襟見肘。宋的演唱只能給外國人一種誤導,為他們貶低中國民族唱法找到了一個藉口。

確實,另一位網友觀看宋祖英2006年在肯尼迪藝術中心的演出後,同去的一位美國朋友問:她真是中國最頂級的歌唱家嗎?讓這位中國人感到尷尬不已。其實2002年初宋祖英就給中國丟了一次臉,當時老江還手握黨政軍三大權,南韓的世足賽前邀請各國名歌唱家前去演唱,老江明知道宋祖英水平不夠,卻秘密指派她去,事情曝光後,國內聲樂界憤怒至極,南韓對她的演唱水平更表不滿,認為是中國故意小瞧他們國家。於是,按質取酬,其它國家著名歌唱家一首歌付費上萬美金,宋祖英零報酬。

文章最後說:如果完全以水平而論,在唱民族唱法的女歌手中,至少可以找出不下20位歌手在宋祖英之上,但為什麼偏偏是宋祖英在代表中國的民族唱法呢?實在匪夷所思!我想,對宋祖英的追捧,這種現象反映了人性的一種虛偽,一種經營的欺騙,一種思維的頑固,一種藝術的陋習,這也許是在現階段難以改變的社會和藝術現實。但是,這種名實不符畢竟是和人類的理性相悖的,是和公平公正的理想狀態脫離的。

這位網友說的很實在,江澤民把宋祖英捧紅不是因為她的歌,而是因為她是江的姘頭。江曾經想要劉曉慶,但人家根本沒把他放在眼裏,於是1993年開始江從稅務上整她,但是找不出把柄,又派一男一女兩個會計特務應聘進劉曉慶當法人的公司去「工作」,把賬搞亂。時機成熟後,先讓官媒連篇累牘的搞臭劉曉慶的名譽,接著把她送進監獄,與此同時手握三權的江澤民還命令把劉曉慶的19處房產按三分之一價格全部賣掉,讓她無立錐之地。

據公安部內部消息透露說,江澤民不光想從經濟上搞垮劉曉慶,江還想判劉曉慶死刑,「得不到就毀掉」。後來高層有人看不過去,出來說話,江才不得不有所顧忌。

對待投懷送抱的宋祖英呢?江的手段也同樣激烈,不過是反著勁兒用的,就是加倍的揮霍國家財力讓小姘頭高興。

宋祖英曾向好友透露,江讓她與丈夫羅浩離婚,並聲稱王冶坪熬不了多久,一咽氣,「國母」位子鐵定給她。誰知到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被迫把軍委主席的權力都交出去時,王冶坪還熬著呢。

宋祖英仗江勢把小保姆關進監獄

1994年,未滿18歲的湖南老鄉江海平被已經當了幾年江姘頭的宋祖英聘為小保姆。新華網報導說,當江海平父親知道女兒在1995年8月16日趁宋祖英外出之際,盜竊人民幣3萬5千元,美金3000元、活期存摺(內存人民幣10萬元)後,立即帶著攜款逃匿到廣州的江海平返回北京投案自首。

儘管江海平當時還不滿18歲,並主動投案,而且一分錢沒少都退還給了宋。但宋祖英堅持要重判,北京市海澱區法院不敢得罪老江,只好在1995年底按照宋姘的意思辦。法院內部的人都忿忿不平,說「仗勢欺人,這個女人的心實在是太歹毒了!」2002年11月十六大江澤民失去了黨政大權,才改變了被宋祖英投入監獄的小保姆的命運。

2003年6月23日新華網話裏有話的報導:內地歌星宋祖英原保姆江海平,7年前盜竊宋祖英人民幣數萬元,後雖投案自首,仍被判重刑入獄12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判決後江海平先在北京市服刑,1996年8月被遣返回湖南省女子監獄繼續服刑,2003年6月15日被提前釋放,在獄中度過七年有餘。

法院的人私下裏說,如果不是江下臺,江海平那12年刑期一天也不可能少。幸虧江下臺,才敢讓江海平提前出獄,「德藝雙馨」的宋祖英幹的這檔子缺德事才有機會被抖露出來!

笑星郭達爆料宋祖英

2010年3月,殃視網刊登了笑星郭達寫的一篇文章《宋祖英是大眾情人》。文章裏透露了很多佐料。

郭達說:小宋從不承認自己漂亮,她說「我的漂亮是化妝畫出來的」,可她並不因此在生活當中也去濃妝艷抹,平常你絕少看到她化妝。我們常能聽到身邊的女同志說起和某個女伴兒在一起幾年竟從來沒見過對方卸了妝是什麼樣的奇聞軼事,小宋則不然,……

確實,宋祖英不會在郭達們面前化妝,因為你們不能給她提職提薪、出國個唱、鴿子蛋鑽戒、別墅少將等等好處。不能給好處,她迷你幹嗎?據中南海的警衛人員透露,從來沒見過宋祖英卸了妝是什麼樣,她去見江時每次都經過精心的化妝。

郭達說:「一般情況下漂亮的女人都比較張揚,而小宋卻美麗得默默無聞」。這話說的多準確。漂亮的女人張揚是為了讓人知道,想出名,想攀高枝兒,宋祖英都得到了,有了共產「國母」稱號,而且還有全國的官媒為她捧場,國家的財力她隨便使用。哪個女人能「默默無聞」到這種程度?!

郭達爆料說:「如果有人說了她的壞話,她也會生氣,可當她準備質問那個說她壞話的人時,卻常常無功而返,因為事到臨頭才發現,她早已想不起來人家說過她什麼。」為什麼會無功而返呢?不是腦膜炎了,是不敢對質,宋祖英在好友楊瀾的訪談中沒頭沒腦的說自己「經常哭」就是佐證。

宋祖英「經常哭」,哭什麼?不需要說,全國人都知道。於是就發生了郭達所說的奇異事件:小宋的知名度日見增高,人氣如日中天。常聽說海政歌舞團外出商演,有小宋是一個價,沒小宋是另一個價;更有甚者,某電視臺搞晚會尋找贊助單位,企業聲稱如晚會能請來宋祖英,贊助多少都出,不封頂!否則對不起!免談!讓主辦單位大跌眼鏡。

原來這幫壞種想丟幾個小錢要讓江小姘賣唱!說白了是拿江澤民開涮。

在花錢買江姘頭唱小曲的時代,郭達對宋祖英心知肚明的心理狀態刻劃的入木三分:那神態好像「宋祖英」這三個字跟她沒什麼關係,就差問「宋祖英是誰?」了。

宋祖英的節儉和揮霍均驚人

郭達在文章《宋祖英是大眾情人》中還提到一件事:有一回,我們去湖南參加中央電視臺「劉少奇誕辰100周年」晚會的拍攝,其間小宋做東請我們北京一行的演員吃飯,結束時我走在後邊,看見小宋囑咐服務員將剩下的飯菜打包。

郭達說:我很感動。恐怕不能說小宋缺錢,還是苗家純樸的民風,善良節儉的美德給她打下的烙印太深了,使她能在物欲橫流的現世輕鬆超凡脫俗。

如果單獨的看這一件事,不能說郭達的評價是錯的,因為宋祖英個人腰包裏掏出來的錢,也不應該浪費。但如果對比她傍上三呆婊後不要命的揮霍國庫的銀子,就反倒襯出她的品行極其惡劣了。

下面我們總結的幾個小例子,不是什麼秘密,而是眾所周知的事:

江當政時,為了在中南海聽宋祖英唱歌,光改建個音樂廳就花了2億元。並花了30多個億為小英子建造了一個大墳包(中國大劇院)。宋祖英把李瑞英打跑就是為了獨享好處。


2002年江給宋千萬元製作MTV!
2002年2月17日《 南方都市報》報導:十五首MTV「一首MTV造價60萬,宋祖英首張碟花了近千萬」,據該DVD的全國總發行深圳聆聽音像公司負責人說:「十五首MTV的總創作費用高達近千萬元,如此龐大的MTV製作是相當少見的。」

2002年12月20日晚,在悉尼歌劇院音樂廳舉行的宋祖英個唱,聘請悉尼歌劇院交響樂團、「澳大利亞之聲」合唱團合作演唱15首民歌曲。合唱團的澳洲人現學中文以供一場伴唱。為了這一場演出,劇場一包就是半個月。

此次,老江還同意宋祖英的請求,邀請她的數十名國內藝人朋友,包括趙本山 ,去悉尼免費觀看演出,機票食宿全由中國老百姓埋單。這還不算完,演唱會結束後,在悉尼港的慶功遊船酒會一直持續到次日凌晨,並燃放了煙火。慶什麼功呢?一張嘴就走了調。

2003年11月23日宋祖英在維也納金色大廳搞獨唱音樂會,伴樂是維也納國家民族歌劇院交響樂團;中文伴唱是維也納國家民族歌劇院合唱團。唱的是什麼呢?《小背簍》《好日子》。

2006年10月12日,為了顯示自己還有權力,江澤民又讓宋祖英在美國肯尼迪藝術中心舉辦了個唱,為了這一場演出用掉300萬美金,宋祖英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一點兒不鬧心。

2008年8月24日晚,奧運會閉幕式在「鳥巢」舉行。巨資聘請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幫襯宋祖英,合唱《愛的火焰》。多明戈到北京陪著宋祖英演唱了三、四場,回去開了一個餐館,這可都是咱老百姓的血汗錢哪!

2009年6月30日晚,宋祖英在鳥巢舉行「《2009魅力·中國》北京鳥巢夏季音樂會」。據主辦方介紹,這次音樂會六套服裝最大的特點是「出乎意料」。開場戲《鳳還巢》,宋祖英裙擺上的配飾共有100件,是從印度、泰國、日本以及中國西南採集而來,皆由當地民間工匠師用各種寶石、稀有金屬、古董玻璃、天然木料等奇珍異寶磨制而成。

此次音樂會尾聲部分宋祖英的演出服,是由BASIC集團BE.prive高級定製品牌為宋祖英量身定制。宋祖英這套服裝的設計、製作過程歷時半年!服裝的皮料是從歐洲意大利定制,服裝上的鑽石是從南非採購的,服裝最後的製作完成是在非洲敘利亞。整套服裝的完成經歷了跨越時空的過程。為了讓宋祖英以最華麗、最完美的造型在音樂會上完美亮相,BASIC集團特意製作了金色、紅色兩套華服供選擇。當然錢一個蹦子不少,都是國庫裏拿出的。

2011年5月8日母親節,宋祖英在臺北小巨蛋開統戰演唱會,宋祖英六套演出服裝,每套造價都在300萬臺幣(9萬美元)以上。僅開場「百鳥朝鳳」的一套服裝是184萬人民幣(30多萬美元)。

特地趕到臺灣去侍候宋祖英的香港服裝設計師奚仲文透露,經他手設計的四套華服的面料等均由香港陳華國服裝設計公司從泰國和歐洲買來,多個香港製作師整整手工做了兩個月,幾經修改,終於定稿。一個唱民歌的,20年來就那幾首貓叫的歌,卻花費了老百姓數以億計的財力。

此時再回過頭來看看,宋祖英自掏腰包請北京一行演員吃了一頓飯,結束時囑咐服務員將剩下的飯菜打包,是「苗家純樸的民風」嗎?是「善良節儉的美德給她打下的烙印太深了」嗎?是她「在物欲橫流的現世輕鬆超凡脫俗」嗎?

江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宋祖英的揮霍也到了頭兒。讓人不解的是那些至今給江姘頭捧臭腳的人,你們既不是李長春也不是周永康,他們捧臭腳起碼得到個政治局常委的職位,能跟著燒老百姓的銀子,你們本身是受害者,自己掙的錢被江和與其鬼混的婊子們燒著玩兒,卻聲嘶力竭的維護著她們,說長的漂亮啊,唱的好聽啊,說不信你買張碟聽聽啊……聽你媽個頭!

幻真幻假宋祖英

你沒聽宋祖英DVD的全國總發行深圳聆聽音像公司負責人說麼,十五首MTV的總創作費用高達近千萬元,每首MTV製作費60餘萬元!你買的碟那是宋祖英唱出來的嗎?那是製作出來的!宋祖英那些美侖美奐的照片是攝影師的作品。宋身邊的人警告說:走在大街上你按照宋祖英這些迷人照片去找,你找不著宋祖英!△

不信,下面給你看幾張宋祖英見老江爺爺和見羅浩大哥時的圖片:

先看攝影師的藝術照傑作:宋祖英見老江爺爺


10年前的宋祖英,王冶坪叫她「騷狐狸」。



宋祖英和江鬼混時使用很多定妝粉。



2003年,宋祖英正跟江大哥打的火熱!



宋祖英剛姘上老江時的演出照。



老江還沒掛時的宋祖英。



攝影師的傑作,宋祖英身邊人說,走大街上你按這照片找不到她!

羅浩身邊的的真實老婆:未素顏未修版,滿大街一抓一把


2002年,宋祖英在悉尼開個唱期間拍攝的,像個小保姆。



2008年,宋祖英兩會接受採訪。



宋祖英保持村姑本色。



2個月後,2010年4月,宋將軍雖未卸妝,但普通照露出本色。




未藝術加工的宋祖英照。



不見江爺爺時的宋祖英。



「炕戰」榮獲少將職稱只有中共國才有的奇聞!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