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大會為金正日默哀25秒的聯想
 
楊寧
 
2011-12-26
 
【人民報消息】12月22日下午3時開會前,聯合國大會應朝鮮駐聯合國大使的要求,在會場為日前死去的朝鮮領袖金正日舉行默哀。原本一分鐘的默哀時間,卻在只持續了25秒後即中止,聯大主席納瑟隨即宣布進入既定議程。令人尷尬的不僅如此,對於聯大的默哀之舉,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以及大多數歐盟國家皆退場抵制,空曠的大廳內只剩下寥寥可數的幾十人。深知原因所在但受“禮儀”所限的納瑟也發出了“這是我難過的責任”的無奈之聲。

據說,朝鮮還要求聯合國安理會為金正日默哀,但遭到回絕。此外,朝鮮也在爭取聯合國為金正日降半旗,但迄今未得到允諾。

不過,聯大照慣例為“千夫所指”的金正日默哀,雖只有尷尬的25秒,但足以讓朝鮮官方再度炮製出“世界各國代表哀悼偉大領袖”的故事,足以讓不明真相的朝鮮人再次“熱淚盈眶”,並通過官方控制的媒介成為一個“不朽的神話”。

而類似的故事在當今的中國也流傳著一個,即“聯合國史無前例為周恩來降半旗”。官方和絕大多數中國人熟知的版本是這樣的:1976年1月8日,周恩來逝世時,設在美國紐約的聯合國總部門前的聯合國旗降了半旗。自1945年聯合國成立以來,世界上有許多國家的元首先後去世,聯合國還沒有為誰下過半旗。一些國家為此感到不平,於是他們的外交官聚集在聯合國大門前的廣場上,言辭激憤地向聯合國總部發出質詢。

當時的聯合國秘書長瓦爾德海姆站出來,在聯合國大廈門前的臺階上發表了一分鐘的演講。他說:“為了悼念周恩來,聯合國下半旗,這是我決定的。原因有二:一是中國是一個文明古國,她的金銀財寶多得不計其數,她使用的人民幣多得我們數不過來。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分錢存款!二是中國有10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1/4,可是她的周總理沒有一個孩子。你們任何國家的元首,如果能做到其中一條,在他逝世之日,總部將照樣為他降半旗。”說完,他轉身就走,廣場上的外交官各個啞口無言,隨後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這個故事告訴中國人,一、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而下半旗是沒有先例的;二、因為周恩來“人品高尚”,所以聯合國才為其降半旗。

可惜欺騙了無數中國人的這個故事是不真實的。首先,聯合國為悼念周恩來而下半旗並不是破例之舉。聯合國於1947年制定了一部旗典,其中有關致哀的規定是:凡成員國的國家元首或者政府首腦去世,必須在紐約總部和日內瓦的辦事處降半旗致哀一天。因此1976年1月為周恩來降半旗只是例行公事,如果不降半旗才真是“破例”。

其次,外交官的所謂抗議和瓦爾德海姆的演講更是作者的杜撰。因為沒有哪個國家駐聯合國的使節會為了例行公事而“言辭激憤”,聯合國秘書長又是如何知道周恩來沒有存款的?如此對他國元首出言不遜,如何能贏得他國的尊敬?杜撰者把當時某些國人對周恩來的情感安插在老外身上,的確是用心良苦。

而更有意思的是,一個名叫吳妙發的中共前駐聯合國官員,雖然公開撰文稱上述故事是真實發生的,但在其與他人合作的關於喬冠華與聯合國的書中卻無一字提到上述故事,只提到了中國代表團駐地降半旗、布置靈堂、以及各國外交官的前來悼念等事情。是什麼原因讓他“漏掉”了如此感人、驚人的情節?唯一的解釋就是上述事情根本沒有在聯合國發生過。吳妙發的兩面性很讓人深思。

關於周恩來的這個神話迄今仍為不少中國人津津樂道,即便一些人了解了這是杜撰,但仍不願抹去心中周恩來的“美好形象”。這又是為何呢?旅美華人學者何清漣女士曾就此撰文稱,炮製“周恩來神話”已不只是出於執政者的需要,更是出於不少中國人的需要。當風雨如磐、國家動蕩不安之際,這個神話已成為統治者與被統治者雙方都需要的鎮痛劑與安神藥。誠如斯言。

如今,朝鮮炮製金正日的“聯合國神話”大概也是出於同樣的目的,只是這樣的神話總有被戳穿的那一天。那一天,不論是中國人還是朝鮮人,都會將心中的“偶像”從神壇上還原其本來面目,都會明瞭是誰造成了中國和朝鮮人民的深重災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