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再掀“政績工程” 薄熙來要痛宰農民
 
2010-11-1
 
【人民報消息】在薄熙來的領導下,重慶市從今年8月份開始掀起“農轉城”運動。作者方林達發表文章《荒唐的重慶市戶籍改革》說,市秘書長、辦公廳主任陳和平日前宣稱,“今年10月底前,中職學校和高校農村籍學生轉戶率總體達到95%以上,年底全面完成轉戶目標任務。”而一些拒絕轉戶的學生稱,動員已變為強迫,拒絕轉戶者被教師約談,並以獎學金、入黨甚至畢業證等相要挾。這些學生擔憂轉戶後,老家的宅基地和農田被收回,在日後可能的拆遷中,得不到補償。

文章道,有網友說的簡單明瞭,把農民強行趕到城裡去,政府可以賣地、賣房發財了。文章指出:重慶市實行的戶籍改革只不過是重慶實行城市化的一種手段和工具,目的是為了重慶當權者的政績服務,這種“圈地遊戲”是地方當權者撈錢和獲得進一步升遷的一種手段,至於失去土地的農民未來的生活會怎樣,則不是這些當權者考慮的問題。

文章全文如下:

自1953年開始,中國實行戶口登記制度,對中國人以階級成份,劃分為城市和農村人口,對公民限制居住地,禁止自由遷徙和工作。城市人口享有政府提供的口糧和日用品、醫療、住房及子女教育的福利,農村人口不享有社會福利,必須負擔農業稅等,供養政府和城市人口,因此被視為二等公民。

世界上的兩百多個國家裏面,只有中國、朝鮮、貝寧三國對自己的國民實行嚴格的戶籍管制制度。

中國的戶籍制度是中國很多歧視性政策得以實施的依據。比如,在教育方面,不同城市戶籍的學生,面臨的競爭是不平等的。擁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戶籍的學生,可以憑大大低於其他城市學生的相對分數考取大學。在就業方面,很多城市招錄公務員、一些公司招錄職工,都會傾向於有本市戶籍的應聘人員。中國現行的戶籍制度顯然是違背基本人權的,首先沒有實現“人人平等”;其次,沒有保障公民自由遷徙的基本權利。這也是導致農村貧困、農民受歧視、城市畸形繁榮、房價高漲等問題的重要原因。

今年3月,中國11家報紙聯合出版社論,呼籲即將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盡快取消戶口制度。社論中聲明:我們希望,我們忍受了幾十年的壞政策在我們這一代結束,讓下一代真正享有憲法所賦予的自由,民主和平等的神聖權利。戶口制度像無形的沉重枷鎖給人們造成困擾;戶口制度的改革可能會為經濟注入更多的活力,幫助對付人口老齡化的影響。

重慶市從今年8月份開始設置戶口“農轉城”,但凡具有重慶農業戶口的農民,可以自願轉為城鎮居民,享有城鎮各種優惠政策,當然,農民原有的土地歸農村集體所有。重慶市政府秘書長、辦公廳主任陳和平日前在全市戶籍制度改革工作推進會上表示,“目前的轉戶數量距離全年的目標還十分遙遠,工作十分艱鉅。要完成今年的年度目標任務,農村籍大中專學生等四大重點群體是關鍵。今年10月底前,中職學校和高校農村籍學生轉戶率總體達到95%以上,年底全面完成轉戶目標任務。”

從今年秋季開學起,重慶各高校都在動員擁有該市農業戶籍的學生轉為城鎮戶籍。多名拒絕轉戶的學生稱,動員已變為強迫,拒絕轉戶者被教師約談,並以獎學金、入黨甚至畢業證等相要挾。不斷有學生在高壓下妥協,在轉戶申請表上違心簽字。這些學生擔憂轉戶後,老家的宅基地和農田被收回,在日後可能的拆遷中,得不到補償。

按理說,中國公民應該享有同等福利待遇,而如今,農民卻必須付出一定的代價獲取城市戶口,才能享受本應有的國民待遇。這其實相當於農民自己給自己發福利,只是中間多加了幾道“轉手”環節:農民先將土地權益讓給政府,政府又從這些土地中增加財政收入,然後政府又用這個來支付農民的福利。因此,用土地換戶口在某種程度上說是對農民的再次剝奪。這種交換承認了農民地位的低下,而不願承擔政府的失職責任。

那麼,政府為什麼不直接取消不合理的戶籍管制,實現公民自由遷移呢?雖然有複雜的多種原因,但有網友分析得簡單明瞭:“把農民強行趕到城裡去的好處:一、政府可以賣地發財了;二、開發商有地建房了;三、被趕進城的農民沒地方住,要被買房了。”從這個分析中也可以多少明白了目前在全國各地越演越烈地瘋狂拆遷的原因。

在“農轉城”的過程中,處於社會結構底層的農民即使拿到了戶口,對解決實際生活問題到底有多大的幫助,仍然是個未知數。

一個曾被強迫“農轉非”的重慶學生這樣說:“我是82年出生在農村的獨生子女,98年考上萬州三峽學院,當時學校要求我把戶口轉到學校,不然就不給辦入學手續,可如今我已經畢業9年了,居然只能擁有一個城鎮的空掛戶,在城裡沒房子沒工作,老公又是外地的,我們說好要到我家生活,他的戶口也轉不過來,現在小孩都快上一年級了,派出所也不給上戶口,他說沒有在城裡買房子是不上戶口的,為此我還在某些領導身上花過錢,可是他們錢收了,戶口依然沒結果。小孩也是土生土長的萬州人,聽說孩子沒戶口還上不了學啊,為此我不知跑了多少次派出所,可是他們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我真的好著急呀,可是孩子不能不正常啊,我們怎麼就稀裏糊塗成了黑市人了呢?難道重慶容不下我們?在網上我也看到很多和我的情況類似的大中專畢業生,誰來真正關注我們這群人?要知道中國現在這個社會戶口所具有的沉重性,結婚,生子,孩子上學都需要戶口,我們是正常人,卻為這紙戶口成了無人問襟的一群人,現在我的情況是,享受不到國家規定的任何醫保社保低保……”

另外一個人說:“全國都是如此,上學時把農村戶口轉成城鎮戶口,畢業後只能落單位或人才市場的集體戶口,假如你要結婚,辦個新的身份證,護照什麼的,那是非常的麻煩,要借集體戶口去,如果有小孩,那落戶問題就更大,不能落集體戶口,又沒有錢買房,那過不了幾年就成黑戶了。所謂的社保,什麼失業保險的,只是傳說中才有的,我最後費九牛二虎之力把戶口又轉回老家農村戶口了!”

類似的故事不勝枚舉。從中可以看出,重慶市實行的戶籍改革只不過是重慶實行城市化的一種手段和工具,目的是為了重慶當權者的政績服務,這種“圈地遊戲”是地方當權者撈錢和獲得進一步升遷的一種手段,至於失去土地的農民未來的生活會怎樣,則不是這些當權者考慮的問題。

幾十年來,政府對中國農民的土地政策一直在玩“空手套白狼”的遊戲,在這過程中,從農民的辛苦勞作中榨取財富。從荒唐的重慶市戶籍改革可以知道,在中國,類似於重慶戶籍改革之類的政府行為和措施,不僅解決不了本該解決的問題,而且在官商勾結的巧取豪奪下,還會給百姓帶來更多的損失和災難。看來不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社會的政治體制和極權統治問題,局部的行為措施都只是緣木求魚,都是鏡中月、水中花。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