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的最大樂趣讓人震驚(1)(圖)
 
李子木
 
2010-10-7
 


律師朱明勇大義凜然,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滿眼陰毒!

【人民報消息】這起薄熙來親自操控的謀殺案,決不僅僅是為了十八大,就像薄三兒17歲那年把他70多歲老爹薄一波的肋骨踹斷三根一樣,為了什麼?為了自身利益。

引子

當年,中共國務院副總理薄一波被打倒,無意中擋了兒子薄熙來借光蹭油的好日子。讓鬥爭現場的人都驚呆的是,薄熙來不是故意做做樣子,而是真要置父親於死地,以此來維護他的個人利益。那些鬥爭薄一波的人聽到其慘叫聲,還不如薄熙來「立場堅定」「一顆紅心向著黨」,反倒下不去手了。

後來薄一波被胡耀邦宣布「解放」並恢復了工作,成為中共八大老之一,又能為薄熙來的仕途「添磚加瓦」時,薄熙來接受採訪說,自己的「高尚品德」都拜父親平日教導所賜。 薄一波死時,曾置他於死地的薄三兒哭的死去活來,還是為了自身利益。

有人說,如果當時他幾腳把父親踹死,那麼也就不存在薄一波在胡錦濤面前推舉他當十七大副總理的事情了。所以,薄熙來是一個心胸非常狹窄、眼光非常短淺,而且不計後果的人。更遑論道德問題、親情問題。

無論在家庭問題上,男女作風或工作問題上,薄熙來一律不計後果。他結婚後有了孩子,但岳父不吃香了,馬上勾搭別的女人,很快給自己換個鐵一點兒的老丈人,而法院判決他承擔的撫養費,他竟然一個蹦子兒都不出。在大連,眾所周知他玩兒電視臺的「太陽雨」女主持人,被老婆谷開來一鬧,他馬上讓女主持人消聲滅跡,丟了小命。最近姜維平又揭露,他出獄後,薄熙來繼續暗殺,四次未遂。

到底薄熙來背負著多少條人命,尚不得而知。從披露出來的事件來看,已經讓人非常震驚:薄熙來最大的樂趣居然是──酷刑和殺人。

下面綜合報導往日的一些新聞:

只有結論沒有證據

2010年9月26日,被薄熙來誣陷為重慶「黑老大」的樊奇杭被低調執行死刑。中共政府門戶網站說是「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的。樊奇杭「死了也不肯換」的律師朱明勇從7月份就關了博客,他的當事人被執行死刑,律師朱明勇沒有接到任何法律手續,雖然他的辯護詞早已送到了最高法,曝光了這是一件由薄熙來親自製造的徹頭徹尾的假案冤案。但在等待判決期間,當事人沒有了,辯護律師居然不知道。不但如此,為了滅口,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正在跨省追捕律師朱明勇。

朱明勇,法律碩士,中華全國律師協會會員,第7屆北京市律師協會刑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北京市中關律師事務所刑事業務部主任。一個有未成年兒子的父親,一個有家不能回的律師。

借用今年一月份的焦點話題「黑社會是怎樣被宣傳製造的」裡面的話:「一個人,或者一群人,是怎樣成為黑社會的?或者說他們如何被認定,又如何讓民眾相信?是否民眾被告訴的都是真實?假設,僅僅是假設啊,政府公權與新聞媒體,聯合起來做了欺騙性的或者說不實的宣傳報導,由此被誤導的民眾,在獲知真實以後,還會如從前一般盲目支持嗎?2009最紅的網絡詞匯是『被』,那麼被宣傳被教育被欺騙才是真正最可悲的。」

「有人說,這個人是黑社會,有人說不是,我們需要的不是結論,我們要見證法律是否獨立公正,就需要仔細去審視我們得到的信息,去辨別主張者提出的依據是否可靠。如果我們放棄這種關注監督,那也許明天我們每個人都會成為黑社會。過去我們所有的經歷經驗都告訴我們,沒有制約的公權力是靠不住的,當喉舌的新聞媒體更是靠不住的」, 「近兩天,重慶龔剛模、樊奇杭涉黑團夥案中的另一名京城大律師,樊奇杭的辯護律師朱明勇,連續在其新浪博客中發布兩篇博文,揭示了他所代理的樊奇杭案件中許多我們原本不知道的事實」。

「與李莊被大肆描黑不同,朱明勇律師現在尚未被宣傳報導為黑律師。他也很難被人指責為只替有錢人做事只知道撈錢,因為我們知道他是他在鄧玉嬌案中的名聲大振,也在躲貓貓、石首等公眾事件以及福建勞模冤案中頻繁見到他的身影,他所經手的大案還有全國首例空調列車索賠案(法院支持了全部訴訟請求)、全國首例福利彩票糾紛案(被告全額兌付獎金)、河南滅門血案(被告被判無罪釋放)、億元銀行詐騙案(犯罪嫌疑人未被起訴),雀巢奶粉質量案、耐克運動鞋不正當競爭案等一系列在全國有重大影響的案件(材料來源於中國法律門戶網)。」

「與李莊陳有西面對的公訴人麼寧一樣,朱明勇律師面對的公訴人戴萍也是全國十佳公訴人,我們不知道重慶有多少個全國十佳,而這些十佳在庭審中所表現出來的素質,又怎麼能夠讓公眾相信打黑是公正的?」

但是,樊奇杭被槍斃,重慶五毛兒們在網上貼帖子說:要立即追殺律師朱明勇!理由是:替罪犯做假辯護。

這事是不是關乎全國律師的命運、全國冤民們的利益?所以,它不是小事,它必須被追究,直至薄熙來被繩之以法!

朱明勇律師拿出三集第一手資料

2010年7月27日,律師、媒體、學者等三十餘人在北京召開了從樊奇杭案看重慶的案情發布和法律研討會。朱明勇播放了自己做的三集片子,揭示了重慶假打黑、真黑打的驚人內幕。

滕彪律師寫道:重慶打黑廣泛關注。秘密關押,匿名關押,刑訊逼供,限制律師會見、閱卷和律師取證,證人不出庭、證據不呈庭質證等違法問題備受指責。是打黑,還是黑打?撲朔迷離。被指控為黑老大的樊奇杭,其辯護律師朱明勇首次視頻披露這場聲勢浩大的打黑運動中鮮為人知的第一手驚人內幕。

朱明勇:這兩天來做了一個小片子,只是想把一手的資料展現出來。

第一集現場錄像:律師會見當事人受到專案組阻撓

第一集,反映出我們在辦案當中,受到專案組的非法阻撓,我們艱難的履行律師職責。

朱明勇說:錄音是當時我(和李莊律師)跟重慶警方直接的正面的交鋒,我和李莊律師強烈要求遵守法律保障會見權情況下,重慶警方堅決強調:必須在他們的監視下和當事人會見。這明顯違背中國的刑事訴訟法和律師法。所以爭執時,我就錄下了這段錄音。

我們當時雖然沒有預料到後來「李莊案」的發生,但明確感覺整個重慶打黑案件法律被黑。偵查、起訴和審判三個階段,前兩個階段中所有34個被告人的辯護律師全部都沒有被允許會見到當事人。審判階段已經確定要開庭,律師會見當事人仍舊受到專案組的阻撓,必須在他們的監督之下會見。「李莊案」後來全國沸揚,很多媒體記者想了解真實情況,有人就想看有沒有當時最原始的一些錄音錄像資料,但是我都沒有出示,因為我覺得我的職責是為我的當事人做一個辯護。如果說我當時把這段錄音公布出來的話,可能就把李莊案加上我自己又引入一個新的大家關注的焦點,這可能影響我繼續為我的當事人進行辯護。所以在一審的時候,二審的時候,這段錄音我一直保存,從來沒有被任何媒體、也沒有通過任何形式跟社會公布。

那麼現在呢,為什麼我要公布這段錄音呢?我認為辯護律師權利受到非法阻撓。我們能忍受的極限就是,當事人不能在刑訊逼供非法關押而且證據矛盾非常多的情況下,直接被判死刑。我的當事人樊奇航已經到最高院進行死刑覆核。作為一名律師,為了自己的無所謂的安全考慮,隱瞞這些真實的情況,而不做出自己最大的努力的話,我覺得是一個律師的不盡職,甚至是可以說對律師這個事業犯罪。

所以,現在我就決定把這些資料公布,剛才是第一集,關於我們(和李莊律師)會見當事人過程中受到重慶警方非法阻撓的情景。

第二集冒死錄像:當事人樊奇杭在非法地方被酷刑逼供

朱明勇說:第二集,重點講的是我的當事人樊奇杭被重慶公安抓起來以後,沒有關在看守所裏,而是被關在一個叫鐵山坪的地方進行了長達六個月時間的刑訊逼供,形成了很多傷痕。這個情節是在會見的時候,我冒著生命危險,拍下的他的視頻講述,拍下了他的身上、手上、頭上,包括他咬掉自己舌尖的傷痕的照片。當時,這些都不曾向任何單位提交。那麼今天到死刑覆核階段,我們知道7月1日最高法院剛頒布了一個死刑證據規則和一個非法證據排除規則。我們把這些資料展示出來,給最高人民法院的領導法官來看,這種情況下為什麼在重慶會把這個人判成死刑?

第三集:重慶警方自己公布的幾個版本也自相矛盾

朱明勇說:視頻和錄音一共做了三集。第三集重點講述,即便是在非法關押之下,即便是在刑訊逼供之下,警方所形成的這些證據也是矛盾百出的。重慶警方自己公布的幾個版本,也自相矛盾。那麼,我把這個證據的矛盾細節全部都做出對比,也呈現給最高法院。

這個東西,我們依據的素材,都是最原始的。這個三集電視片還有辯護詞寄給最高人民法院院長,還有刑四庭的庭長楊萬明。就希望當事人受到這種非法的待遇,重慶打黑中的程序違法問題,一一揭露出來。至於揭露出來的後果,我們不敢預期。謝謝各位能夠關注這樣一個事情!

朱明勇:重慶打黑第一案必須糾正的幾個傳聞

重慶打黑第一案,世人矚目。前期大量的媒體做了充分的報導,但是開庭後發現這起案件完全不同於早期官方媒體渲染的那樣,且不說具體內容,單就檢察院起訴書指控的事實就與報導存在以下重大出入。如不說明,難正視聽。

一、關於團夥人數

媒體宣稱:龔剛模、樊奇杭涉黑團夥被告34人
起訴指控:涉黑團夥僅有21人,其餘均不涉黑

二、關於「殺人生產隊」

媒體報導:該涉黑團夥涉及四條命案,被稱之為「殺人生產隊」
起訴指控:該涉黑組織僅有一起命案

三、關於殘害群眾

媒體報導:該團夥手段殘忍,殘害群眾,欺壓百姓
起訴指控:僅有的一起命案被害者是公安機關通報的一個「大毒梟」,曾販賣毒品海洛因60公斤,在廣東被公安機關抓捕時漏網

四、關於販賣冰毒十公斤

媒體報導:該團夥為了牟取非法利益曾販賣冰毒十公斤
起訴指控:販賣冰毒十公斤。

但是既沒查到冰毒來源,也沒查到冰毒去向,更沒有在任何地方查到一克冰毒,也沒有任何人尿檢有冰毒成分

五、關於高利貸

媒體報導:龔剛模提供大量資金供樊奇杭發放高利貸
起訴指控:龔剛模借給樊奇杭50萬元發放高利貸

但是所謂的大量僅有50萬元而且沒找到50萬元從哪裏來發放給誰了,樊奇杭說名字是他(受刑不過)瞎編的

媒體報導:龔剛模發放高利貸一個多億,非法牟取暴利數千萬
起訴指控:龔剛模發放高利貸共計六筆,一個多億,但是虧損幾千萬,連本金都沒收回

六、關於暴力討債

媒體報導:該組織暴力討債,感覺應該是為龔剛模發放的高利貸暴力收債
起訴指控:楊某某欠李某某賭債,李與楊協商用楊的汽車抵押。

全案與龔剛模、樊奇杭無關,也與龔剛模的高利貸無關

七、關於龔剛模給樊奇杭保利夜總會40%股份

媒體報導:為了支持樊奇杭,龔剛模給樊奇杭保利夜總會40%股份
起訴指控:為了支持樊奇杭,龔剛模給樊奇杭保利夜總會40%股份

但是,檢方拒不出示工商登記檔案,因為這份法定資料顯示樊奇杭沒有股份,也顯示龔剛模沒有送股份給樊奇杭

以上是沒有爭議的基本事實

本案辯護詞至今未在任何場合發表,但是在1月11日的庭審中,全國十佳公訴人戴萍當庭指責我為了利用此案炒作、炒火將辯護詞上傳網絡。

「死了都不換律師!」──扇向離間者一記響亮的耳光!

2010年1月11日,重慶,龔剛模、樊奇杭等34名涉黑團夥案,這個被稱之為「重慶打黑第一案」的審理到了最後的辯論時刻。第一公訴人全國首屆十佳公訴人戴萍發表了一段大字報式的言論之後對朱明勇律師進行了長時間的人身攻擊,期間遭到辯護席上眾多的重慶律師的強烈不滿,一片嘩然。朱明勇律師靜靜地聽完諸如「拿著被告人家人的錢財,不做實質意義的辯護,只會揭刑訊逼供這一塊遮羞布」,「一味喊口號」,「編故事」,「在網絡上傳辯護詞,只想把自己炒火」, 「接受媒體採訪」,「毫無職業道德,是對樊奇杭極其殘忍的」。
  
待到第二輪辯護開始,朱明勇律師說:「首先感謝審判長以高度的理性讓公訴人進行了充分的表現,公訴人拋開事實證據和法律對辯護人進行了狂轟亂炸般的人身攻擊,並對我的當事人樊奇杭進行恐嚇,似乎我的辯護得不到公訴人的滿意,是把樊奇杭推向死亡,那麼為了充分保護被告人的合法權益,現在有必要再次核實一下被告人樊奇杭以及其家人是否還需要我為他繼續履行辯護職責」,隨後朱明勇律師告知樊奇杭如果有更好的律師為其辯護,從現在開始以後的任何階段都可以隨時更換律師,並會為新的律師辦理好交接手續。

樊奇杭起身走向話筒明確表示「需要朱律師繼續為我辯護」,而此時坐在旁聽席上的樊奇杭父親站起來說:我們不換律師。緊接著樊奇杭的姐姐又站起來情緒激動的指著公訴人哭著大聲說:「就是死了我們都不換律師!」

七天的庭審,疲憊至極,即便如此,在法庭上,朱明勇律師最後的一句話依然石破天驚:「樊奇杭不是龔剛模,我也不是李莊!」 △

(未完待續)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