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的最大樂趣讓人震驚(2)(多圖/視頻)
 
李子木
 
2010-10-7
 

為生命而辯──朱明勇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當官以後到底製造了多少冤案假案,到現在揭露出來的只是零星。但官網越是頻繁刊登薄熙來的離奇折騰、火箭升遷,越是在無聲講述著「越大壞、越能當大官」的中共國潛規則。人慢慢琢磨懂了:原來共產黨真正喜歡的是壞人!越壞越喜歡,人越壞官位越大!這讓人性中的沈渣無控制的泛濫起來,原本不敢壞的,現在放開膽子、放開手腳、有樣學樣的、理直氣壯的壞起來。

王立軍局長親自指揮偵破的一起涉槍命案

這個被稱作重慶打黑的「第一大案」,是個莫須有的故事,情節比小說更叠宕起伏。

李莊是薄熙來編造的這個大案的「第一黑主角」龔剛模的律師。朱明勇律師是此案的「第二黑主角」樊奇杭聘請的律師。

這個案子是由2009年的「愛丁堡槍案」引起的,而2009年6月15日下午,這個案子已經破獲並了結。當時,重慶市公安機關新聞發布會說,成功告破的「愛丁堡槍案」,「是王立軍局長親自指揮偵破的一起涉槍命案」。

朱明勇律師複述其內容如下:

2009年6月3日,重慶市江北區愛丁堡小區發生了一起槍殺案。此案的被害者李明航在愛丁堡小區門口被人槍殺。公安機關將此案稱為「愛丁堡槍案」。一週後,此案成功告破。
  
2009年6月15日下午,重慶市公安局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了案件真相,市公安局刑警總隊長王志勇、江北區公安分局局長何內平參加了新聞發布會。在這次會上市公安局公布:死者李明航的真實身份是一名深藏不露的大毒梟!他7年前「黑吃黑」捲走萬州一名毒販吳川江的「貨款」後積怨,最終被對方找到並射殺。(重慶時報2009年06月16日07:26的文章,標題為:王立軍親自屍檢,7天破案死者是毒梟被「黑吃黑」)。

在這篇重慶官方的報導中有這樣的一段話耐人尋味:王立軍親自屍檢指明案偵方向。案件發生後,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第一時間趕赴案發現場,親自進行現場勘察、屍體檢驗、一線指揮。在屍檢過程中,發現至關重要的線索:李明航吸毒。市公安局隨後組成專案組,經警方深入調查得知,44歲的李明航曾有吸販毒經歷和放高利貸等違法犯罪行為。
  


「愛丁堡槍案」首犯吳川江
2009年6月10日,警察組成三個抓捕組,分赴湖北利川、四川成都和本市萬州區,先後將嫌疑人付仕培、張孟軍、吳川江抓獲。經突審,三人對持槍殺人的犯罪事實供認不諱。此時距離案發僅7天時間,關於案發原因,報導是這樣介紹的:經審查得知,李明航原來做麻油生意,2000年後開始夥同他人販毒。一次,他與多人帶180多塊、重60多公斤的毒品海洛因到廣東販賣時,同伴被抓,他僥幸逃脫。2004年李明航專程到境外學習造新型毒品的技術。近年來,李不僅販毒,還拿出部分販毒獲得的資金放高利貸。今年32歲的犯罪嫌疑人吳川江是萬州區五橋人,因販毒認識了李明航。2002年,吳川江從李明航處購進70克毒品海洛因,轉手獲利後,吳便打定主意把生意做大,於是東拼西湊弄來6萬元,並將這筆錢打進李明航指定的銀行卡裏,不料李卷款「蒸發」了。
  
2009年秋天,吳川江在解放碑一商場偶然發現開著寶馬轎車的李明航後,便邀約同鄉張孟軍、付仕培一起對李明航進行尾隨和跟蹤,併購買了槍隻彈藥,作好了除掉李明航的一切準備。 2009年6月3日凌晨2時左右,吳川江攜帶手槍埋伏在江北區愛丁堡小區大門處,張孟軍和付仕培則分別駕車接應,吳在射殺李明航後,與同夥乘坐事前準備好的車輛逃離現場,並將手槍拆散後扔入萬州區高峰水庫中。
  
從2009年6月15日重慶市公安局的新聞發布會中,我們已經清楚的知道了「愛丁堡槍案」的真相:李明航被殺源於吳川江的尋仇報復。這是王立軍局長親自指揮偵破的一起涉槍命案,也是重慶市公安機關運用新聞發布會的形式正式對社會公布的案情。我們沒有理由懷疑其虛假性。(摘錄完)

為了虛假政績,薄熙來扇了王立軍一個嘴巴

在對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偵破「愛丁堡槍案」的歌功頌德不久,薄書記要在全國打黑行動中搶得頭功,於是僅偵破一個孤立的故意殺人案就顯得力度太小、影響太小,需要把它重新編排成一場規模空前的、在全國拔頭籌的「打黑成果」。這麼一改,王立軍的「愛丁堡槍案」功績被一筆勾銷,還被薄熙來扇了一個嘴巴子。

重慶市公安局受命還得接著演「愛丁堡槍案」續集,這就要製造莫須有的罪犯了。於是,他們又將與吳川江認識的一些老鄉,特別是一些有渣兒的(有過違法行為的)抓起來,酷刑折磨,以期達到將此案轉化為涉黑大案。

朱明勇律師說,如果按照2009年6月15日的版本,「愛丁堡槍案」早已偵破,殺死毒梟的兇手也早已歸案,並且殺人的原因也查的水落石出,即吳川江尋仇報復。那麼這樣的案件事實顯然與我的當事人樊奇杭無任何關聯,但是今天為什麼會出現樊奇杭和龔剛模被指控為該槍案的幕後指使者呢?此案的轉變是重慶市「為了在全國打黑行動中搶得頭功」。

想得這打黑頭功的是薄熙來,他不但為十八大撈政治資本,而且決受不了別人在任何方面超過或壓過自己。

將普通刑事案件轉化成黑社會犯罪案件的荒唐大戲


朱明勇律師
朱明勇律師說:只是,無中生有的事情辦起來也並不像他們想象的那樣順利。在經過一段時間的偵查後,公安機關一直沒能獲得這些人構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證據。這一點從樊奇杭是09年6月被抓,但是7月才辦理立案,龔剛模6月被抓,居然是09年11月3日才立案就可以看出在沒有辦理立案手續的情況下就開始抓人了。

為了完成薄熙來所要的「戰果」,他們必須要得到所需要的認定此案構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證據。但是這些人本來不是什麼黑社會性質組織,也取不來什麼證據,於是,將樊奇杭等人關到看守所以外的秘密羈押場所鐵山坪,既不通知家屬,也不讓聘請律師,並阻止這些人獲得律師的法律幫助以及對重慶公安的違法行為提起申訴和控告。在審查起訴階段、審判階段,薄熙來還命令干擾律師行使辯護職責。

他們肆無忌憚的通過刑訊逼供、威脅、不讓睡覺、吊起幾天幾夜,甚至逼得本案多名被告發生自殺現象等非法手段對被告人進行無人性的折磨,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直到獲取達到他們要求的口供,滿足薄熙來擴大打黑戰果的要求。
  
朱明勇律師說:即便是這樣,這些被告人早期的供述並不能讓公安機關滿意,有的口供甚至可能證明被告人是無罪的。但是,為了確保將這一普通的刑事案件演變成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在提交到法院的案卷中他們把那些在2009年 6月至9月份期間取得的涉及「愛丁堡」槍案的證據幾乎全部隱匿起來,卻把後來通過非法手段取得的被告人有罪供述提交起訴。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在法院的案卷中看不到抓獲犯罪嫌疑人吳川江、張孟軍、付仕培等人後至09年6月15日的全部口供材料。即使到了公開的庭審,公訴方也沒有出示一份這期間的被告人供述。因為那些證據只能證明本案僅僅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與黑社會無關。

薄熙來想抹殺2009年6月15日重慶市公安局的新聞發布會內容,怎麼可能?那是為樹立王立軍局長形像而召開的記者會,至今很多人還記憶猶新。

「愛丁堡」槍案的24本案卷可證明龔剛模和樊奇航無參與

「愛丁堡」槍案的所有三被告在一審開庭和二審開庭時,都否認這起案件和樊奇航、龔剛模有關。張孟軍、付士培、吳川江──就是開槍的、接應的、跟蹤的三個人,都反覆強調跟樊奇航沒有任何關係、絕對不是樊奇航指使。樊奇航自己也不承認是他幹的。而且,重慶警方也承認6月15號新聞發布會公布的是他們自己那個版本。

朱明勇律師在二審時,去重慶高院把涉及這起愛丁堡槍案的所有的24本案卷,全部都複製回來。經逐頁審查,終於發現了這三個被告人,是有非常詳細的交代他們作案動機,作案具體情節,作案的逃跑路線,非常完整的這些證據材料。

但薄熙來為了渲染打黑效果,硬是把這個普通的一個成都人來殺了重慶的一個毒販,變成了重慶龔剛模和樊奇航指使的一起有組織的黑社會殺人案!

朱律師很仔細的甄別了「愛丁堡」案件當中的一些細節,發現只有開槍打死重慶毒販李明航的吳川江才知道作案槍隻別名叫什麼,殺人用的槍隻特徵,裏面壓了多少發子彈,而其他人都不知道。另外,李明航在江湖上自稱為姓胡,大家都稱他為老四,所有被抓進來的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實姓名,只有吳川江一個人知道,稱他作「李哥」。

朱明勇律師在研討會上說:通過庭審,我們發現了一個問題,就是這些證據完全可以排除樊奇航指使殺人這麼一個情況。但是二審後,我們把這些證據當中的矛盾和焦點以及辯護詞書面的形式交給二審法院,二審法院在兩天時間裏沒有出示任何證據,只是公訴檢查機關念了兩天檢察院意見以後,很快就維持了原判。

他困惑的說:二審法院對我們提出的這些證據矛盾和疑點也沒有做任何審查。所以說採用非法辦案的方式,採用非法刑訊逼供的方式得到的這些證據,居然還有這麼多矛盾和疑點無法排除,怎麼敢把一個人給判死刑,而且是立即執行?!

朱明勇:樊奇杭不是龔剛模,我也不是李莊!


誣陷辯護律師李莊的龔剛模。
有人問朱律師,發生在李莊律師身上的冤案,會不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龔剛模因受刑不過,與重慶警方達成協議,答應出賣良心,陷害自己聘請的律師李莊,以保住性命,不光龔剛模本人,他弟弟和家人都參與誣陷李莊。而李莊為了急於脫身,也與重慶警方達成協議,即「承認自己曾教唆當事人作假,換取當庭釋放」。最後的結局是龔剛模判死緩,李莊減刑一年,還得在裏面呆一年半,李莊當庭奪過話筒大叫自己沒有教唆當事人作假,重慶當局沒有「誠信」,並呼籲大家為他伸冤。薄熙來對李莊最致命的打擊是,隨即宣布他終生喪失律師資格。

朱律師在研討會說,我曾經跟樊奇航有一個交流。我說,如果重慶方面跟你談條件,只要說能保住你的命,你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包括舉報我。樊奇航說,開庭前他們跟我打過招呼,但是我的底線,我的原則──他的原話是「我做人是有規則的」,──對我的律師不利的事情,我寧肯付出自己的生命做代價也不會答應!其他的什麼條件,包括刑訊逼供我都可以答應。

有律師問:你和樊奇航在談話的時候,樊奇航承認專案組去給他做工作要他來揭發你,這視頻有沒有?


1月8日李莊在宣判筆錄上簽字捺印。
朱律師說:這段沒有,這個原話他也不是這麼說的。原話他是說,他開庭前已經有人給他打招呼,我跟他說打招呼沒關係,只要你能夠先保住命,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他說我的做人是有規則的,對我的律師不利的事情,我寧肯付出生命做代價,其它什麼條件,包括不說刑訊逼供的事我都可以答應。

為樊奇杭做辯護律師的朱明勇是如何對待自己的當事人的呢?他說,他早就收集到許多薄熙來黑打的鐵證,他說只要他的當事人樊奇航不被判死刑,即使判死緩,他都不會把證據拿出來的。在樊奇杭被重慶法院宣判死刑後,朱律師去看望他的當事人時冒著生命危險悄悄錄下了一段約8分鐘的視頻。畫面中的樊奇航詳細描述了,由於不堪忍受警方的審訊方式曾兩次試圖自殺的經歷,並在鏡頭前展示了他所受到的身體傷害。這段錄像最終被放到Youtube上,而朱明勇不得不逃亡。

樊奇杭寧死也不願誣陷為自己辯護的律師,朱明勇冒死為當事人拍下視頻作為證據。他們倆都是漢子!讓人不禁為之感動落淚。

中國還有這樣的死刑犯?!


已被處死的冤魂樊奇杭!
朱明勇律師說,根據媒體的報導,樊奇杭是一個非常黑的一個人,非常殘暴的一個人。事實上,樊奇航這個人,根據我們從各方面了解的情況,在重慶所有認識他的人當中,對他這個人評價是極其高的,這一點也是令我非常震驚。大家對樊奇航的評價,甚至可以都用這樣一些詞──有的說他是一個最講原則的人,一個最講誠信的人,一個最講義氣的人,甚至有人說樊奇航是一個英雄式的人物。

朱律師說:認識這個年輕人的朋友親戚,不管從什麼途徑有困難找到他,他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幫忙:刑滿釋放的出來之後沒有工作,他想辦法用自己的關係給他們安排工作;誰家裏有困難,過年的時候,就拿個三萬五萬給人家;有的人家裏面有一個癌症患者做手術,他立即就從剛拿到的工程款裏拿了10萬給人家。他去看望時,人已經死了,他跟那人老婆說:「那錢你就不要跟我再提了!」所以樊奇航這個人有他獨特的一些人格魅力,之所以有一些人跟他比較熟悉,有些人比較崇拜他。被指控他的那麼多所謂的小弟,實際上跟樊奇航從事的職業沒有關係的。樊奇航是做建築工程的,34名被告當中,除了他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一個人在他所從事的建築領域有一點點的參與。警方說他是黑惡勢力犯罪分子,證據在哪裏?他是在哪個行業,哪個領域形成了非法控制?沒有一點這方面的證據。

三十幾名被告當中有認識他,有不認識他的,認識樊奇航的人,都反覆強調,我不是樊奇航的小弟,他不是我們的黑社會老大,更有一個叫(譚華)的人講,我跟樊奇航的關係是很親密,我們的關係就是純真的兄弟之誼,我非常尊敬樊奇航,我跟樊奇航在一起的時候,我們吃飯都是AA制,他說:請問黑社會的老大跟小弟之間還有AA制的嗎?並且他更帶感情色彩的在庭審中強調一點說,我尊重樊奇航是因為樊奇航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我跟著樊奇航學會了做人的道理。我知道怎麼樣去孝敬父母,知道怎麼樣對待朋友要真誠。知道怎麼樣在社會上要講誠信。

朱明勇律師感慨的說,所以說,這個「黑社會老大」,在我們辯護律師通過案卷材料,通過社會的一些相關調查了解到,他不僅不是一個黑社會老大,他反而是一個極其有愛心、受人尊敬的一個人。指控的八項罪名當中,我給他八項罪名都做的是無罪辯護。所有的證據、涉及他的犯罪,其他所有被告人全部都推翻了。在一審、二審中推翻了跟樊奇航有關的任何犯罪指控。也就是說,即便按照重慶的說法,那些都是他的小弟,檢察官說了一句話,「你們看到沒有,老大一出來,餘威猶在,全部都翻供了」。那如果說一個被判死刑了的老大出來,那麼多小弟,有的還不認識他,全部都翻供,都把與樊奇航有關的罪名,全部都攬到自己身上,那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形,我們也不用再去形容它。基本的案件的情況就是這樣。

鐵山坪,人間地獄!


人間地獄鐵山坪!
這個所謂的重慶打黑第一成果所拘捕的幾十人,並不是被送進拘留所,而是被送到了重慶鐵山坪的「某個地方」。那裏並不允許任何監督機構進入。

鐵山坪是薄熙來私設公堂的地方,這裏不但脫離公檢法的管轄,而且除了專案小組,任何公檢法的人都不許進入,因為裏面太過血腥,簡直是人間地獄。在裏面負責「專案」的,都被外面的警察私下稱為「魔鬼轉世」。

那裏的魔鬼對被刑訊逼供的「犯人」說:「這裏就是渣滓洞!但是這裏沒有江姐!」重慶公檢法的人聽到鐵山坪這個名字都不寒而慄。他們說:「進去至少至少得脫層皮!」

朱明勇律師說:被告人的「有罪供述」是在偵查期間遭到刑訊逼供下作出的。
  
他說:在法庭上,我們都聽清楚了,那麼多的被告人都表示受到了「刑訊逼供」、「嚴刑拷打」、「他們逼我那樣說的」,「把我們兩個人關到一起,什麼時候口供一致了才放出來」,「讓我認1750克(毒品),我不認,他們又叫我認1000克,我還不認,他們最後叫我認300克」。還有「審判長,你千萬不要相信公安的,隨便抓個什麼人不要說十公斤(毒品),就是二十公斤他們都會認的」那種絕望的呼喊。甚至還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再不承認就「活埋了你」的語言。我特別記憶深刻的是我的當事人樊奇杭雙手上那深深的傷痕,頭頂上兩道長長的傷口。我更難以忘記的是本案唯一女性的被告人盧紅,昂首挺胸的大膽揭露公安機關對她的「嚴刑拷打」,他要求審判長查看在她頭上的傷痕,她還說牙齒都被打掉了。

中國一片黑


當殘忍披上正義的外衣,難道我們只能面臨死亡!

樊奇航這段視頻在互聯網曝光之後,中國約50位律師立即致信中共最高法院首席法官,要求立即對重慶「打黑」案中的刑訊逼供問題展開調查。薄熙來立刻派人去最高法院送大禮,提出的條件是「判樊奇航死刑,立即執行」。

9月26日,樊奇航被秘密槍決,吳川江也同時被槍決,如此既封了冤主樊奇航的嘴,也封了「愛丁堡槍案」的主犯吳川江的嘴。

隨後,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十八大準備進政治局常委會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發出指示:封朱明勇律師的嘴,把參加那次法律研討會的30余律師、媒體、學者全部「追捕到案」。

當辯護律師被追殺時,國人的命就到了肆意草菅的地步了,悲啊,中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