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中的“黨和國家”(圖)
 
李後主
 
2009-12-9
 
【人民報消息】影片《2012》堪稱一部史無前例的災難大片,對它最經典的評價莫過於下面這句話:“《2012》之後再無災難片。”在人類的想像中,還有什麼災難比滄海桑田的瞬間轉換更驚心動魄呢?地殼的斷裂、大陸板塊的重新組合,伴隨著十級以上的大地震、1500米高浪頭的大海嘯、最大規模的火山群爆發、南北極磁極的大轉換……等等,人類的藝術所能涉及的巨型地質災難幾乎都傾巢而出,高頻率的集中在這短短的兩個多小時的屏幕之上,給觀眾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心靈震撼。而在人類生死存亡之秋,形形色色的各類不同品格的人物之不同際遇、不同表現、不同命運,也更是讓人感慨萬分、唏噓不已。

時間的巧合,人類正在臨近2012,而人類所面臨的各種無法解決的環境問題也在影片中被藝術性的全部展示出來,加上瑪雅預言的精準性和傳奇色彩,影片在西方世界引發了一些公共危機,據說很多人相信影片中的災難即將發生,甚至有人懷疑政府真的在建造方舟。西方人的純真和質樸由此可見一斑,他們相信邏輯的合理也必定是現實的合理。要是在目前的中國,就算災難到了眼前,人們也不會相信,例如現在全世界都知道甲流很嚴重了,已經在大規模的死人了,但是你要是到中國來看看,你會發現這裏一切都很“穩定”,人們根本就不相信甲流有多麼可怕,這正是“黨和國家”控制社會、封鎖信息、主導輿論的突出“政績”。

也許是這個原因吧,影片《2012》把“黨和國家”的這些特色演繹的淋漓盡致。

影片中第一次出現“黨和國家”是在2010年八國峰會後的喜馬拉雅山谷地,一名共軍士官拿著喇叭對著撤離的藏民大灌迷魂湯:“這是一次絕好的機會,可以創造更多的工作機會。”緊接著士官應用中共慣用的欺騙手段向藏民鄭重承諾:“‘黨和國家’一定會幫助大家重建家園。”事實上,觀眾都知道,“黨和國家”要在這裏按照國際協議監造方舟,所謂的幫助藏民重建家園只不過是一句鬼話而已。所以,鏡頭中馬上就出現了那個藏族老太太不解的發問:“我們這是要去哪裏?”“黨和國家”的一個看家本事就是拆房子,拆了藏民的房子,強迫藏民上車撤離,都來不及告訴藏民撤離的地點,哪有心思幫助藏民重建家園呢?作為哥哥的天欽看到弟弟(小喇嘛)被帶上了車,馬上追上去喊著:“弟弟你去哪裏?”這時鏡頭中擋過來幾支共軍的胳膊將天欽架開,可見,藏民是在完全沒有自由的情況下“被撤離”的。

影片接著出現的幾個鏡頭在國內電影院上演時都被剪去了,一名胖胖的軍官,帶著一副黑色墨鏡,用冷冰冰的語氣向藏民發問:“誰能夠寫?誰能夠讀?誰能焊接?” 那形象活脫脫就是一個納粹,胖軍官後邊站兩個士兵,面部肌肉扭曲,目光呆滯,頭分別向兩邊歪著,毫無正常人的表情,完全是兩個小丑形象。用這樣的形象來表現英勇無敵的人民解放軍當然是要被中共的審查機構剪去的,不奇怪。只是不知道,當那些仍然沉浸在影片所展現出的“所謂中國救世界”假象中的人們,看到這些被剪去的鏡頭時,還會不會說導演是在歌頌中國呢?當然,西方人現在多數已經能分得清中國和中共的區別了,特別是那些大導演們,要讓他們在一部展現人類普世價值觀的影片中歌頌一個獨裁的共產國家,那隻能是中共統治下被洗腦的人們的一廂情願了。

影片從自然和人文兩條線索展開,演繹對人類命運的終極關懷之情。一方面是自然災難的步步逼近,另一方面則是人類展開了空前的國際大合作積極應對,四十多個國家參與了方舟項目,中國由於擁有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因此被選中為建造方舟的主場,這是很自然地選擇,與“黨和國家”一點關係都沒有,是中國的地理因素使然。但是“黨和國家”使役人民的力量卻在這個項目中驚人的展現出來了,強制拆遷、廉價的使用勞力、封鎖信息、輿論欺騙、軍事化管制,因此當美國人來到建造方舟的隧道時,驚嘆的發出:只有中國(此處應特指中共控制的國家)才能完成(在這麼短的時間裏)這樣的項目。很多中國觀眾就是因為這句話而產生了中國拯救世界的幻想,事實上,影片中表現出的是:中國的有利資源被“黨和國家”強制的占用了(如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但是“黨和國家”只是利用這些資源和世界合作,為“黨和國家”贏得生存權,而中國人民的權利在這場災難面前卻被完全忽視了。

看到這裏,很多中國觀眾自然都想到一個問題,在那樣的情況下,中國人到底能有多少上方舟的機會?影片中沒有明確的說明,但是可以想知中國人絕不會按照人口比例來登船的,根據影片的線索可以得出結論,除了少數黨官以外,甚至那些造方舟的民工都無法上船。影片中當美國科學家艾德里奧質問美國政府官員:“那所有那些工人呢?他們也能上船嗎?”那官員冷冷的說:“怎麼,你想說不公平,對嗎?你想讓你的船票給這些工人進來?”看來“黨和國家”的確沒有利用在中國造方舟的有利條件為那些參與造船的工人贏得應有的生存權,他們只是“被就業”了。按照“黨和國家”的慣例,民工的工錢一般不會是現結的,因此我們可以想知,那些民工定是被無償的使用了,當大洪水到來後,他們再也沒有機會去天安門跳金水橋討薪了。這就是影片所展現的“中國拯救世界”的實質,中國觀眾們終於可以醒一醒了吧!事實就是:中國人民(包括藏民)都被“黨和國家”忽悠了,在災難面前,“黨和國家”領導人代表了我們全國人民的根本利益先上船了,這不正是“黨和國家”的一貫作風嗎?讓領導先走嘛!

而在世界的另一方,在“黨和國家”之外,人性的光輝卻在延續和講述著人類生存的目的和意義。由於地殼的位移,3號方舟嚴重受損,這是一艘給非政府人士用的方舟,大量的人群因此滯留在外,並引發了騷亂。始終堅守良知的科學家艾德里奧要求打開艙門把外面的人放進4號船,於是影片最核心的鏡頭上演了,大洪水在15分鐘後就要來了,在這生死存亡的緊急關頭,此時要不要打開艙門讓原來擁有3號船票的人登船呢?4號船上的人開始了一場爭論。反方觀點認為:要首先考慮整個人類的生存,不能讓人類滅絕,沒有人能負這個責,所以外面的那些人只能聽天由命了;而艾德里奧則點明瞭整個電影的主題:如果我們不顧別人的死活而開始新的生活,我們怎麼向孩子交代?那樣做,既不人道,也算不上是文明。最後,人們投票表決,多數國家一致同意打開艙門。

於是影片的主題也就凸顯出來了,在災難面前,人們不僅僅要拯救人類的生命,更重要的是要拯救和延續人類之所以為人類的價值觀。沒有這些價值觀,人類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毫無意義。

影片在描述驚心動魄的自然災難時,也在著重筆墨的書寫和歌頌人類的普世價值觀,締造和延續著人性的光輝,點明瞭人類生存的意義。在災難已經迫近,美國總統沒有走,他選擇了與民眾共赴國難,意大利總理也留下來和民眾一起祈禱。那麼,“黨和國家”的領導人此時在做什麼呢?影片中沒有出現,但是我們可以根據常理來推測,“黨和國家”的領導人絕不會跪在神面前祈禱,也絕不會和民眾共存亡,他們定是一方面闢謠,強調社會的“穩定”,另一方面馬上帶著家眷“代表”中國人民登上方舟。但是,“黨和國家”領導人卻忘記了最重要的一點,失去了被他們所代表的民眾,當他們最後到達非洲大陸時,“黨和國家”還在哪裏呢?西方人會乖乖被他們所代表嗎?

《2012》以它的巨大影響力向中國人民指出了一個不容忽視的現實:中國人民以自己獨有的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不但在養活著“黨和國家”,也給“黨和國家”逃命提供了優勢條件。而最終的結局卻是中國人民給“黨和國家”陪葬!那麼,我們還需要繼續被“黨和國家”所代表著嗎?趕快三退吧!這樣,我們中國人民才有機會穿越2012。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