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流感光戴口罩還不夠
 
蘇久仁
 
2009-6-2
 
【人民報消息】在瑞士一個著名的景點,常常能看到笑容滿面的赫大姐,之所以常常來這裏,不是因為美麗的風景百看不厭,她是為了給來自大陸的遊客們帶去國內被封鎖的真相。在她身邊有徐多感人的故事。

回去應該先把江澤民抓起來!

這天,來景點的中國旅遊大巴門一開,郝大姐又象往常一樣,笑盈盈的迎了過去:“這裏有中文報紙,免費贈閱。”遊客:“我來一份!我也要一份!”不一會兒,報紙和真相資料派發的差不多了。

赫大姐問一個小伙子入過黨嗎?小伙子說,沒有,我才不要那東西呢!現在入黨不是想往上爬,就是想給自己撈好處,什麼共產主義?連上面的大頭兒都不信那蒙人的玩意兒!江澤民是共產黨的頭兒,就他幹的壞事多!自己貪,兩個兒子貪,誰不知道啊!這樣的人掌權,那國家能好得了?大的大貪,小的小貪,無官不貪,現在有誰管老百姓的死活?

郝大姐誇小伙子能看清楚中共貪污腐敗的本質,了解真相,說,那給你起個名字退團、退隊吧?小伙子說,幹嘛還用您起,我自己有名字叫“帥克”,就用“帥克”退。

“帥克”看著手裡的真相資料,調侃道,我回去應該先把江澤民抓起來,這傢伙太壞了!

郝大姐一聽樂了,笑著說:不用你費勁啦,全世界有28個國家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在起訴江澤民,滿世界吃官司,過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了!沒了司法豁免權,你看江澤民現在還敢出國嗎?

“帥克”聽了,開心的笑著說:“這我可省事了。”

共產黨比誰都迷信!

赫大姐來到一位中年男子跟前,他說,我早就不承認它了,共產黨和我沒關係了。郝大姐說,你說沒關係了,可不算數,得老天爺說了才行!那男子問,怎麼說?郝大姐告訴他,加入黨、團、隊的時候,你是舉著拳頭髮了誓,那可是對著共產邪靈發的毒誓,在人身上留下了邪靈的獸印,也就是人的肉眼看不見罷了。要想把這獸印抹去,入過它的什麼組織就退出什麼組織,只要在全球大紀元退黨服務中心登記聲明,哪怕起個化名,在哪裏退黨都算數。

那男子接話說,你這話我愛聽。共產黨成天宣傳無神論,不讓人信神,其實他們自己最迷信了。我知道的華龍寺香火特旺,天天排隊燒香拜佛。當官的都搶著燒頭柱香,幾萬元才能買到頭柱香。他們花大錢,拜佛保佑自己升大官發大財。

郝大姐說,“三退”是保你性命安全的大事,順天意,躲劫難,這裏不用花一分錢,就買了生命保險。聽後那男子痛痛快快的“三退”了。

躲流感得“三退”

有幾個戴著大口罩的遊客,特別顯眼。郝大姐走上前問,幹嘛戴口罩,眼睛都快擋住了,這也玩不痛快呀!再說讓別人看著也怪怪的。

戴口罩的一位女士說,團裏通知我們這兒有甲型流感,不安全,所以戴上口罩心裏踏實點兒。

郝大姐聽後笑了,告訴他們,瑞士沒那麼嚴重,全國就發現一例甲型流感病人,政府衛生部門及時向公眾通報了,各媒體跟蹤報導。如果老病例有惡化、新病例再有發生,早就有報導了。這裏的透明度高,不象國內封鎖消息,控制輿論。在這兒,這樣人命關天的事別說瞞了,就是沒及時通報都不行,這叫侵犯老百姓的知情權,侵犯人權。

戴口罩的幾位神情顯然放鬆了一些。郝大姐說,別看國內好象只有很少的流感病例,可這並不見的就不存在疫情,象03年的薩斯,瞞不住了蔡迫不得已通報的,老百姓都沒有預防逃難的機會。

這幾位戴口罩的遊客不住的點頭說:是啊,聽見消息的時候,已經大面積傳染開了。緊張和憂慮的神情馬上蒙上了他們的眼睛。

郝大姐說,口罩捂的再嚴實,真來了瘟疫也不管用。要想躲劫難,你得順天意。

“什麼叫順天意?”有人問。郝大姐說,不知道退黨大潮嗎?現在有五千五百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組織,叫“三退”,天要滅中共,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及其它的一切組織,就是順應天意了,就能保平安。三尺頭上有神靈,你得到神的保佑了,你才真正安全。要躲流感得“三退”,光戴口罩不管用!

幾位遊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人先摘下口罩,其他幾位也跟著摘了。然後四個人高高興興的使用化名辦理了“三退”。有人把手裡的口罩卷起來隨手扔進旁邊的垃圾筒裏了。進餐館前,他們一再謝謝郝大姐,並珍重道別。


***************************************************************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