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王鸿举交手 薄熙来惨败(多图)
 
瞿咫
 
2009-12-10
 
【人民报消息】重庆市长王鸿举任期还有一年,但最近突然被迫离职,让位给上海帮的重庆副市长黄奇帆,这看似简单,实质上并没有那么简单。让薄熙来没想到的是,无法动贺国强和汪洋,他想把王鸿举当成重庆市的黑手黑后台揪出来的计划却彻底落空了。

王鸿举和黄奇帆的简历很说明问题


2007年,副市长黄奇帆(左一)与市长王鸿举
视察重庆大学。
王鸿举是土生土长的重庆人,1945年10月出生,1968年9月四川大学数学系毕业,同年10月在重庆彭水重晶石矿工作,后任股长。据官方公布的简历,从工作那天起到在市长位置上离职,工作经历没有离开过重庆,他是典型的地方干部。

而现任重庆市代市长黄奇帆却是浙江人,1952年5月生,比王鸿举小7岁,但也是1968年参加工作,而且比王鸿举还早一个月。王鸿举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黄奇帆是初中一年级文化程度,文革后期17岁参加工作,在上海焦化厂焦炉车间工人,一干就是6年。那个年头,多少上海学生被迫到农村、农场,能留在上海,保住上海户口,那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了。若是在文革后期,大学复课时,能不用考试被直接送去当「工农兵大学生」的,那更是可遇不可求。黄奇帆就是这种幸运儿。

1974年9月,黄奇帆被送到上海机械学院仪器仪表系自动化仪表专业学习,在大学期间入了党。1977年9月毕业后回到原厂上海焦化厂,从设备科技术员做起,任助理工程师、工程师、副厂长。6年后的1983年12月,跳出上海焦化厂,成为上海市委整党办公室联络员。

自此以后,黄奇帆历任上海市经委综合规划室副主任、上海市经济信息中心主任(副局级,1988.09获副研究员职称)、上海市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上海市浦东新区管委会副主任(1988.12--1993.09上海市第六届青年联合会副主席,1993.12明确为正局级,获研究员职称)、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研究室主任(1994.10--1995.05借调中央办公厅工作)、上海市委、市政府双重副秘书长、市体改委副主任、市经委主任,市工业工作党委副书记。

1998年2月黄奇帆带职上学,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职高层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课程班学习了1年零10个月,既拿着高工作,又得到一个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而且上着学就升官成上海市经委主任。江泽民是1985年经汪道涵推荐成为上海市长的,此时说黄奇帆是上海帮,相信上海市委的人没有反对的。

2001年10月,黄奇帆空降重庆市任副市长,当然官场的人都知道,这只不过是江泽民安排他当市长的第一步;7个月后他被提升为重庆市委常委;又过了5个月,2002年10月加上市政府党组副书记一职;9个月后兼重庆行政学院院长;仅仅只过了2个月,再兼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这可是一块大肥肉。

到了2003年9月,黄奇帆的职位是:重庆市委常委、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重庆行政学院院长、市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书记。真是「万千宠爱集一身」,但别忘了杨贵妃的最后结局。

薄熙来看似如愿以偿


薄熙来找不着北!
薄熙来走到哪里都与人关系紧张,原因是他不但自己要当一把手,而且别人都得给他当「狗」。不愿意当狗的,决不让你活的舒服。

2007年12月,薄熙来上任之后,连种棵树的新闻都不让市长王鸿举的名字出现在新华网,可见王鸿举没有对薄熙来俯首帖耳。薄熙来特色的「打黑除黑」开始以后,「薄熙来」新闻中除了新任公安局长王立军的名字能沾上薄氏「荣誉」外,另一个能捞点儿汤喝的是副市长黄奇帆,薄熙来放心他代表「重庆市委」说话,而市长王鸿举和其他市委领导都几乎完全消声匿迹。

终于王鸿举有了消息,11月下旬,中国财经周报《经济观察报》报道了重庆一起涉及黑社会案件中,重庆市现任市长王鸿举给可能涉及黑社会案的嫌疑人王天伦的一份书面批示。该报罕见的将这份批示的原件拍照后发在「经济观察网」网站上。

随后,人民网以《中央决定王鸿举不再任重庆市长 黄奇帆拟接任 》为题报道,「11月30日下午,重庆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大会,宣布中共中央决定,王鸿举同志不再担任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不再担任重庆市市长。任命黄奇帆同志为中共重庆市委副书记,提名黄奇帆同志为重庆市市长候选人。」


眼露凶光的薄瓜瓜。
提前离任,王鸿举还被恶心一通,被暗示是重庆黑社会的「黑后台」。如果要因为这一个批示就下台,那王鸿举反倒被证明是中共官场上的清官呢,起码比薄熙来强的不知有多少。前辽宁省长薄熙来刚当上商务部长时,就批给「蚁力神」合法执照,致使很多人相信「国家」发给的执照,最后连棺材本都打了水漂儿。再往前捣,薄熙来仕途上的一路横财都是靠喝百姓的血得来的。就连那个大连黑社会头子的模特老婆于梅也因为与薄熙来鬼混,而得钱得地,成立了大连模特学校。薄熙来的两个儿子在英美读书,薄瓜瓜淫乱的钱,哪一笔不是薄熙来黑心所得。

中央借王鸿举巧打薄狗

在辽宁省,闻世震是一把手省委书记,省长薄熙来是二把手,几年较量下来,薄熙来灰溜溜的回北京了。来到重庆市,薄熙来是一把手,合作不到一年,市长王鸿举就知道自己连「惹不起,躲着走」的机会都没有。为了十八大前再往上升一升,薄熙来把别人的头都按在砧板上,随时作为他升官的祭品。王鸿举向市委一些干部流露出要退下的意思,也向胡中央派来的中央第三巡回小组谈到这个问题。中央认为,要关门打薄狗,这也不失是一个办法。表示同意。

但薄熙来是决不会让他顺顺当当的卸任走人的,要走也得是属于自己「打黑」的成果。于是先由《经济观察报》放消息,暗示王鸿举是「黑」,然后人民网宣布「中央决定」王鸿举不再任重庆市长,而且没「另有任用」,其余的就自己去发挥吧。

12月7日,新华网在首页发新闻《王鸿举告别重庆政坛 说遗憾:有些事做得不够好》,这篇新闻是重庆晚报连夜赶写成的,于7日早上7点04分29秒在新华网出现。重庆晚报是重庆的报纸,谁能违背薄熙来的意思去写呢?这篇文章妙就妙在,表面没伤害薄熙来一根毫毛,但实质上让他夜里睡不着觉。

12月3日,重庆市三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四次会议,会议内容是接受王鸿举辞去市长职务的请求,和决定任命黄奇帆为代理市长。如果王鸿举不亲自到市人大常委会会场上,宣读自己的辞职报告,后果可能是不堪设想的。但他得到了这个机会,短短的十分钟改变了他尴尬被动的局面,是谁给了他这个机会?当然不是薄熙来,而是比薄熙来更有权说话的人。

让薄熙来害怕的是:「当天,在短短的十分钟时间,王鸿举把道不尽的千言万语凝聚成三个简单的词汇:敬意、遗憾和感谢。而这一过程深深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整个会场气氛十分热烈。」

王鸿举这一拳出的漂亮,把薄熙来的下颌骨都击碎了,让他说不出道不出。


王鸿举(左一)笑容可掬的与黄奇帆拥抱,薄熙来虽面带微笑,但眼光斜视,怒火中烧!

报道是这样写的:「当天下午3:10,当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朗声宣布:“下面请王鸿举市长做辞职报告。”话音一落,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同时,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主席台左边的大门。只见大门无声地打开了,王鸿举穿着笔挺的西装,满面笑容地快步走上报告席。待他站定后,分别向坐在主席台上的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光国和各位副主任、向出席会议的全体人大常委会委员深深鞠躬致意。」

然后,王鸿举从西服的内兜摸出辞职报告,开始宣读:「在我任职期间,市政府在法律框架下依法履行职责,开展工作,自觉接受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的法律监督和工作监督,得到了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这段话意思很明确,「我干的事不是个人行为,而是组织行为」。王鸿举的辞职报告简短明了,把薄熙来的计划打破。他说,因为年龄原因,他决定辞去市长职务。当然谁都知道这不是个理由。

报道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宣读完辞职报告正文后,王鸿举突然抬起头来,环视会场四周一圈,放下发言稿,凝视着现场的与会者,缓慢而平静地说出了下面的话:「在辞去人大任命的职务时,本人是不是一定要到场宣读辞职报告,法律没有明确的规定。但是,我向(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光国同志提出,要到场宣读辞职报告。现在我争取到了这个机会。之所以如此,主要因为,市政府是市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的,我到市人大来提出辞职报告,既是要表示对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对我工作支持的感谢,同时也是对市人大及其常委会负责,表示我的尊重。我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亲自到会场来,不来不足以表达我对人大的敬意。」说完最后一句话,他停了下来,分别向主席台和会场深深鞠了一躬。

王鸿举这段话让薄熙来发黑发暗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自从到重庆,薄从来就没有把土生土长、当了一辈子官没挪出重庆这小地方的王鸿举看在眼里,「王鸿举情真意切的讲话,深深打动了每一个在会场的同志,大家自发的长时间的热烈鼓掌。」……报道如实的写出参加重庆人大会议的干部,不是强迫的违心的,而是「自发的、长时间的热烈鼓掌」。身在会场里,薄熙来不能不感到孤独。


现任代理市长黄奇帆。
陈光国在讲话中用「胸怀宽广,高风亮节」来评价王鸿举。并说,「按照规定,正部级干部任职年龄为65岁,他还有一年才到。但是,他多次向中央提出要提前退出领导岗位,并且推荐了接替的人选。现在他不再担任市长职务,但我们对王鸿举同志表示感谢,并致以崇高的敬意」。这时,大厅里再次响起热烈的持续的掌声。

报道说:在回顾自己的工作时,王鸿举谦虚地说,「在我以往的工作中,我有些事情还做得不够好,在此向人大常委会致以歉意……」说完,他又是一鞠躬。大家仍旧以热烈的掌声作为回应。在报告中,王鸿举提到,是市民的支持和鼓励,陪伴他走到今天,对此,他表示深深的谢意。王鸿举做完辞职报告后,并没有立即离开报告席,他停了下来,微笑着环视了会场,然后,第三次向主席台和会场深深鞠躬。在会场热烈的掌声中,他挥了挥手,然后平静的走出门外。会场的大门在他身后无声的关闭了。

王鸿举走了,在随后的分组审议中,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纷纷表达了他们对王鸿举此前工作的认可。「王鸿举市长对重庆近年来,特别是直辖以来所作出的贡献,市民不会忘记。他的成绩不可磨灭……」人大主任陈光国等领导在分组讨论发言时纷纷表示,「对王鸿举主动辞职的高风亮节表示钦佩,对他的工作成绩表示肯定」。这一定性不得了,薄熙来再想「翻案」可得掂量掂量「犯众怒」的代价。分组审议结束后,市人大常委会开了第二次大会,会议厅里为刚刚辞去市长职务的王鸿举响起了第四次掌声。

王鸿举用10分钟的时间,把薄熙来的满盘得意计划给拆了。薄三儿没有想到,和土包子交手,自己会惨败到如此地步。

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序幕。再往后,薄熙来吃饭时可能连嘴都找不着。△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