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闊:感謝你們對賈甲的關注和支持
 
——──在紐約“聲援賈甲義舉”研討會發言
 
賈闊
 
2009-11-6
 
【人民報消息】大家好!

我是賈闊。首先向所有參加研討會的朋友們表示我的感謝。感謝你們對賈甲的關注和支持。

到目前為止,我仍舊沒有收到任何關於我父親賈甲的消息。儘管很多媒體都報導了我父親在北京被捕的消息,新西蘭政府也向中國外交部詢問了我父親的情況,但中國政府至今沒有做出任何答覆。

作為子女,我非常擔心父親的安危,但作為一個個體來講,我又深感能力有限,不能夠有效的去解救父親,感覺非常的遺憾。

我父親返回祖國之前,他已經預知中共當局會將其逮捕並關押。我想說明的是:中共當局逮捕我父親的行為是非法的,因為我父親所做的事情就是為了讓中國實現民主,讓中國人享有更多的人權。何罪之有呢?他的所有行為在中國的憲法裏都可以找到依據,他的所有行為都可以被證明是合法的。

在這裏我有必要把他過去三年的經歷作一個簡短的介紹:

我的父親賈甲是於2006年10月22日到達臺灣,宣布與中共決裂,並代表山西省科技專家協會的部份理事聲明退黨,來支持當時的1400萬退黨運動。他是在黨內改革派普遍要求實現民主和1400萬退黨潮的感召下,離開的中國大陸,並在海外進行爭取民主的政治活動的。

由於中共政權向我父親所抵達的各國施壓,使得他在離開中國大陸後無法及時地得到政治保護。他不得不被迫遊走於亞洲的幾個國家,那是一段非常苦難和辛酸的日子。儘管當時的環境是那樣的險惡,條件是那樣的惡劣,但他還是成功地行使了很多使命:他號召廣大黨員幹部退出中共組織,建立中華民主核心黨,建立中華民主聯邦共和國,還與海內外著名的民主人士們共同運作了中國過渡政府。可以說,他圓滿地實現了他出走時的預期。

2007年9月25日他正式獲得了聯合國發出的政治難民證書,2008年6月26日安全抵達了新西蘭,並成為了新西蘭的永久居民。新西蘭當地政府給予了他極大的幫助,提供了免費的住房、教育及一切生活必需品。而且當時我們父子在歷經了20個月的磨難後,又團聚在了一起。那段日子是非常幸福、開心和無憂無慮的。

他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到了新西蘭才懂得什麼叫幸福,我深深理解那是他發自內心的幸福感言。然而他並沒有因為新西蘭的幸福生活而忘記了他所承擔的使命。他是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而出來的,在他離開大陸三年後的日子,他同樣選擇了為了中國的民主事業而返回去。面對回國將要面臨的危險,他說:“只要中國能夠早日實現民主,多大的危險我都甘願承擔。”

說實話,做兒女的,誰會眼睜睜看著父親回去受迫害,我也曾勸阻過他,我不願意讓他回去。但是,畢竟最了解他的人是我,在生活中,他是一個很簡單和樸素的人,在物質上,他沒有過多的需求。他唯一的需求就是要實現中國的民主。當他決定要返回祖國的時候,我還是無條件的去支持他了。因為我深深知道,我支持的不僅僅是我的父親,而是中國的民主事業。

在他到達北京國際機場以後,我曾和他通過一次話,那時他已經被拘留在北京的邊防檢查站了。之後,我就再也沒有他的任何消息。回國的時機是否成熟,很多人都問過我這個問題,我認為:只要做了,時機就是成熟的,有人類居住的地方就應該有人權,有人類居住的地方,就應該有民主。實現民主沒有時機成熟不成熟的概念,對於實現民主,任何時間都是成熟的。

在等待他消息的同時,我還是呼籲各界的朋友們,請關注和支持賈甲,幫助他免遭中共的迫害。支持和幫助賈甲,不僅僅是在幫助和支持一個優秀的民主戰士,而是偉大的中國民主和人權事業。

最後請允許我用父親臨行前的話結束我今天的發言,“廣大的黨員、幹部、軍人、武警和公安國安幹警他們同樣都是一黨獨裁殘暴統治下的受害者,他們都是為了生活和工作而不得不參加共產黨,其實,他們也就都不是共產黨,真正的共產黨是北京中共黨中央。中國一切問題的根源是北京中共黨中央。阻礙中國實現民主的唯一絆腳石是北京中共黨中央。”“返回祖國就是我以實際行動來激勵和號召我們的黨員、幹部、軍人、武警、公安國安幹警和全國各族民眾要勇敢的站出來,共同推翻暴政,實現中國的民主!”


謝謝!

11-02-2009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