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阔:感谢你们对贾甲的关注和支持
 
——──在纽约“声援贾甲义举”研讨会发言
 
贾阔
 
2009-11-6
 
【人民报消息】大家好!

我是贾阔。首先向所有参加研讨会的朋友们表示我的感谢。感谢你们对贾甲的关注和支持。

到目前为止,我仍旧没有收到任何关于我父亲贾甲的消息。尽管很多媒体都报道了我父亲在北京被捕的消息,新西兰政府也向中国外交部询问了我父亲的情况,但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做出任何答覆。

作为子女,我非常担心父亲的安危,但作为一个个体来讲,我又深感能力有限,不能够有效的去解救父亲,感觉非常的遗憾。

我父亲返回祖国之前,他已经预知中共当局会将其逮捕并关押。我想说明的是:中共当局逮捕我父亲的行为是非法的,因为我父亲所做的事情就是为了让中国实现民主,让中国人享有更多的人权。何罪之有呢?他的所有行为在中国的宪法里都可以找到依据,他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被证明是合法的。

在这里我有必要把他过去三年的经历作一个简短的介绍:

我的父亲贾甲是于2006年10月22日到达台湾,宣布与中共决裂,并代表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的部份理事声明退党,来支持当时的1400万退党运动。他是在党内改革派普遍要求实现民主和1400万退党潮的感召下,离开的中国大陆,并在海外进行争取民主的政治活动的。

由于中共政权向我父亲所抵达的各国施压,使得他在离开中国大陆后无法及时地得到政治保护。他不得不被迫游走于亚洲的几个国家,那是一段非常苦难和辛酸的日子。尽管当时的环境是那样的险恶,条件是那样的恶劣,但他还是成功地行使了很多使命:他号召广大党员干部退出中共组织,建立中华民主核心党,建立中华民主联邦共和国,还与海内外著名的民主人士们共同运作了中国过渡政府。可以说,他圆满地实现了他出走时的预期。

2007年9月25日他正式获得了联合国发出的政治难民证书,2008年6月26日安全抵达了新西兰,并成为了新西兰的永久居民。新西兰当地政府给予了他极大的帮助,提供了免费的住房、教育及一切生活必需品。而且当时我们父子在历经了20个月的磨难后,又团聚在了一起。那段日子是非常幸福、开心和无忧无虑的。

他曾经在接受采访时说,到了新西兰才懂得什么叫幸福,我深深理解那是他发自内心的幸福感言。然而他并没有因为新西兰的幸福生活而忘记了他所承担的使命。他是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出来的,在他离开大陆三年后的日子,他同样选择了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而返回去。面对回国将要面临的危险,他说:“只要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民主,多大的危险我都甘愿承担。”

说实话,做儿女的,谁会眼睁睁看着父亲回去受迫害,我也曾劝阻过他,我不愿意让他回去。但是,毕竟最了解他的人是我,在生活中,他是一个很简单和朴素的人,在物质上,他没有过多的需求。他唯一的需求就是要实现中国的民主。当他决定要返回祖国的时候,我还是无条件的去支持他了。因为我深深知道,我支持的不仅仅是我的父亲,而是中国的民主事业。

在他到达北京国际机场以后,我曾和他通过一次话,那时他已经被拘留在北京的边防检查站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他的任何消息。回国的时机是否成熟,很多人都问过我这个问题,我认为:只要做了,时机就是成熟的,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应该有人权,有人类居住的地方,就应该有民主。实现民主没有时机成熟不成熟的概念,对于实现民主,任何时间都是成熟的。

在等待他消息的同时,我还是呼吁各界的朋友们,请关注和支持贾甲,帮助他免遭中共的迫害。支持和帮助贾甲,不仅仅是在帮助和支持一个优秀的民主战士,而是伟大的中国民主和人权事业。

最后请允许我用父亲临行前的话结束我今天的发言,“广大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和公安国安干警他们同样都是一党独裁残暴统治下的受害者,他们都是为了生活和工作而不得不参加共产党,其实,他们也就都不是共产党,真正的共产党是北京中共党中央。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是北京中共党中央。阻碍中国实现民主的唯一绊脚石是北京中共党中央。”“返回祖国就是我以实际行动来激励和号召我们的党员、干部、军人、武警、公安国安干警和全国各族民众要勇敢的站出来,共同推翻暴政,实现中国的民主!”


谢谢!

11-02-2009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