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胡门儿清!宋祖英辩解向江劈大腿之事(多图)
 
瞿咫
 
2008-10-29
 
【人民报消息】宋祖英近来感到很舒心,她说实现了两大愿望,一个是在北京奥运会北京地区当火炬第一传手或最后一个传手,最理想是可以燃火盆。另一个愿望是在开幕或闭幕式上演唱。

她说,本来以为这两大愿望离自己太远,但事在人为,经过努力之后就都实现了。

宋祖英说,她的一切成功都与大哥哥罗浩的宽容谅解分不开。

村姑宋祖英要摆脱贫困

卸了妆的宋祖英并不亮丽、也没有内涵,属于那种小家碧玉型的苗族村姑。

宋祖英是叼着茅草出生在湖南湘西,家乡特别偏僻,生下来后生活太困难,尽管她是头生孩子,父母亲应该很宝贝,但都要去干活,就把她送到外婆家。外婆家住在半山腰,别说要吃啥没啥,要穿啥没啥,就是要上山顶最起码也得走一两个小时,到镇里得走将近一天。

宋祖英说,那路好长好长啊,好象永远走不完似的。要想下山,得先下到河里,趟水过去,再爬上对面的那座山,永远是这样走。再加上没有鞋穿,常常要光着脚。十岁之前她都是在外婆家,后来有了弟弟妹妹,她就被叫回家去照看他们。

家境贫寒的宋祖英小小年纪就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但上学一来没钱,二来不是那块料,直到她与老江姘了十几年,还是连自己的名字都写的歪歪扭扭,拿不出手去。

小宋终于听说,要想上天堂──挤进县城,唱歌跳舞是一条路。当她到县文工团当学员时,有收音机可以听,感到眼界大开、幸福无比。那时朱逢博和李谷一是最当红时期,宋祖英就开始模仿她们,希望自己也有一天可以成名。

但毕竟小宋没有好的音乐修养根基,训练底子太薄,所以唱简单的、音域窄的民间小调儿还可以,音域稍微宽一点的、表现力度大的歌曲就不行了。在排练音乐剧时,时间稍微长一点,她的声音都嘶哑的不得不让B角代替,个唱就更不行了,第一次个唱在澳洲悉尼,民间小调儿走调走的把高价请来的外国乐队指挥差点吓瘫。

宋聋哑残废弟弟在老家被人打的原因


宋祖英:我正在工作!
宋祖英说:「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但我这个人不太喜欢把家庭和工作混为一谈。」

她当然感到幸福啦,没有罗浩的离婚不离家,她家里一摊子麻烦事谁肯去管呢?江泽民要求她24小时待命,要随叫随到。宋祖英连练发声的时间都没有,她上台只能假唱,连江泽民都得骗过去,否则她就没有了傍江的资本。而她那聋哑残废弟弟在老家被人打,是罗浩去湘西把他接到北京,安排他的学校。还要照顾她的母亲和妹妹。

宋祖英多厉害啊,把小保姆送进监狱判12年,把知道她有中南海红卡的歌手谢津借老江的手送上黄泉路,……,她弟弟在老家挨打,她只会哭而束手无策?原来她弟弟是因为姐姐和老江鬼混而被人打的,这是她的软肋,她不得不让离了婚的罗浩亲自出马,替她「辟谣」。

至于说外界把歌星的家庭和工作混为一谈,声乐界好像除了宋祖英之外还没有哪个人享受这种待遇。更没有人走穴时,被万名观众高喊:「江爷爷来背你啊!」

一位江时代的中南海警卫说:「每次我看到宋婊子打扮的妖里妖气的来,就想一梭子崩了她,我要是她丈夫,就打断她的两条腿,划了她的脸,宁可养她一辈子,也不让她再到外边劈大腿!」

胡锦涛人马暗拍江宋光碟

2004年年底的四中全会江才被迫交出军委主席大权,2004年2月21日在军事专家吕加平个人主页上公布的《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一文,主要谈了「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问题」以及「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

文中谈到:前两年江泽民经常到海军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该部也经常在礼堂举行有宋祖英作压台唱的演出,江泽民每次必到,并频频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后江泽民在与宋祖英握手时偷偷递给宋祖英一张小纸条,宋祖英接过后因人多当时没敢看,就装进了口袋,回去后打开一看,纸条上写着:「以后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帮助你解决任何事情。」纸条上所说的「大哥」,就是江泽民自己。后来宋祖英把纸条的这段话告诉给了别人。江泽民为了与宋祖英秘密来往不受干扰和外传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离了婚,宋离婚后就住在该部招待所里。这以后江泽民经常在晚上到该招待所与宋聚会,来时相当保密,随从警卫防备很严,不许外人接近。而且每次来的车子都换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换,使人认不出是江的专车,江下车后就迳直到宋室。……

3天后,2月24日网上有一个帖子《有人警告:不放吕加平,宋祖英将变璩美凤!可能有光碟》,匿名文章说,证实江宋乱的吕加平先生被抓了,但万万抓不得!

帖子说:江大哥与宋妹妹的好戏还在后头,要想让全国全军和全世界的人接着看光碟,就继续关人好啦.,江泽民你不要忘记,,你和英子的每次幽会,都有音像资料为证,完全是专业版,放出来肯定比春晚好看!

帖子给江泽民三天时间,考虑放还是不放吕加平,结果一天,没废话,江就放了人。

自从江泽民下台后,宋祖英利用各种机会出面辩解她和老江是清白的,目地是给胡锦涛听。这个举动很可笑,当年谁有能力和权力拍到江宋淫乱的镜头呢?江系人马和胡系人马。江自己人当然不会拆他们自己主子的台,小胡的耳目至今还保存着这份录像,而且为了避免万一,还复制了多份,分放在不同的地方。

「有事叫小宋去办,一办一个准儿」

1988年,宋祖英报名参加全国第三届青年歌手电视大赛,名落孙山,后来又有一个全国歌手大奖赛在湖南举行,她没有勇气报名,在湖南省音协的老师们不断鼓励下,她才报了名。借此大赛她认识了湖南电视台主办赛事转播的编导人员罗浩,罗浩对宋祖英有好感,就把她介绍到金铁霖那儿去进修。金铁霖是挑学生的,彭丽媛就曾在他门下,按照他的尺度,宋祖英还没资格当学生,但有罗浩的介绍,也就同意了。罗浩成为宋祖英在最艰难时改变人生的第一把钥匙。

1991年,从中央民族学院音乐舞蹈系毕业,她非常希望能够留在北京,但没有人重视她,工作没有着落,经济几乎陷入绝境。这时,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来了,这一年的殃视春晚导演想来个民族歌曲,还要由新人演唱,就把她当作候选人,宋祖英得到这个机会非常不易,导演什么时候叫,她就什么时候到,让导演非常满意,于是拍板让这位新手上。那次她身穿苗族服装,演唱的是民歌《小背篓》。由于宋祖英上妆后很出众,于是被看春晚电视节目的总书记江泽民注意到,马上派人去打听「这个漂亮丫头是哪个单位的」。


江为接近宋祖英,把她送进
海政歌舞团。
此时的宋祖英因为在北京没有找到接收单位,于是1992年与罗浩在湖南结了婚,把家安在长沙。

此时,江泽民已经把宋祖英的底儿打听清楚,当他知道她还没有接收单位,就开始考虑把她安置在哪里最方便自己下手。江对海军比较放心,就把海军司令找来说给他送一个人去。海军司令的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说「江主席送来的人,我们一定要保证培养好、保护好、待遇好,……」。

于是,宋祖英进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政歌舞团当独唱演员。自从宋祖英来了以后,海政歌舞团的人发现司令也来的勤了,每次都不厌其烦的陪着军委主席江泽民看节目,并且还要上台与演员们一一握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以前江主席没这么爱看我们团的演出啊!」

时间长了,大家才渐渐看出门道来,男演员见了宋祖英都避而远之,怕没事给自己找不痛快。那些说宋祖英唱的业余的女演员们都老实了,宋祖英唱的怎么砸锅,也没有人出声。

罗浩离婚不离家只是用来骗骗那些媒体记者,团里没人不知道宋祖英整天都在忙些什么,她不排练,不参加会议,不管不做什么,好像都什么也没发生。团长见了她就像见了财神爷似的点头哈腰,「有事叫小宋去办,一办一个准儿」。

江泽民什么时候才能死

罗浩比宋祖英年龄大不少,他绝对想不到刚结婚就要把老婆拱手送给江泽民玩儿,自己办了离婚手续,还得顶着绿帽子。

最关键的是,这江泽民什么时候才能死?自己能否熬的过他?什么时候才能抱上自己的孩子?万一宋祖英怀上江的孩子,让不让她生下来?


罗浩越来精神越不佳!
罗浩在宋家人面前强颜欢笑,背地里不知掉过多少眼泪。罗浩越来越沉默,衰老的特别快。

2004年9月,江泽民的军委主席没有保住,江系一片混乱。宋祖英看江泽民大势已去,在38岁与罗浩悄悄办了复婚手续,转年,2005年9月,生下一子。13年过去了,当朋友们向他道喜时,罗浩从那些话里听到弦外的同情之音,不由的五味俱全,热泪盈眶。

自从有了儿子,40多岁的罗浩更沉默了,他知道只要江泽民活着一天,他为了儿子的生命安全就要小心谨慎。所以,依然像过去一样,无论宋祖英去哪里他都不过问。

儿子,支撑着罗浩的整个精神世界。△

(人民报首发)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