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胡門兒清!宋祖英辯解向江劈大腿之事(多圖)
 
瞿咫
 
2008-10-29
 
【人民報消息】宋祖英近來感到很舒心,她說實現了兩大願望,一個是在北京奧運會北京地區當火炬第一傳手或最後一個傳手,最理想是可以燃火盆。另一個願望是在開幕或閉幕式上演唱。

她說,本來以為這兩大願望離自己太遠,但事在人為,經過努力之後就都實現了。

宋祖英說,她的一切成功都與大哥哥羅浩的寬容諒解分不開。

村姑宋祖英要擺脫貧困

卸了妝的宋祖英並不亮麗、也沒有內涵,屬於那種小家碧玉型的苗族村姑。

宋祖英是叼著茅草出生在湖南湘西,家鄉特別偏僻,生下來後生活太困難,儘管她是頭生孩子,父母親應該很寶貝,但都要去幹活,就把她送到外婆家。外婆家住在半山腰,別說要吃啥沒啥,要穿啥沒啥,就是要上山頂最起碼也得走一兩個小時,到鎮裏得走將近一天。

宋祖英說,那路好長好長啊,好象永遠走不完似的。要想下山,得先下到河裏,趟水過去,再爬上對面的那座山,永遠是這樣走。再加上沒有鞋穿,常常要光著腳。十歲之前她都是在外婆家,後來有了弟弟妹妹,她就被叫回家去照看他們。

家境貧寒的宋祖英小小年紀就想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但上學一來沒錢,二來不是那塊料,直到她與老江姘了十幾年,還是連自己的名字都寫的歪歪扭扭,拿不出手去。

小宋終於聽說,要想上天堂──擠進縣城,唱歌跳舞是一條路。當她到縣文工團當學員時,有收音機可以聽,感到眼界大開、幸福無比。那時朱逢博和李谷一是最當紅時期,宋祖英就開始模仿她們,希望自己也有一天可以成名。

但畢竟小宋沒有好的音樂修養根基,訓練底子太薄,所以唱簡單的、音域窄的民間小調兒還可以,音域稍微寬一點的、表現力度大的歌曲就不行了。在排練音樂劇時,時間稍微長一點,她的聲音都嘶啞的不得不讓B角代替,個唱就更不行了,第一次個唱在澳洲悉尼,民間小調兒走調走的把高價請來的外國樂隊指揮差點嚇癱。

宋聾啞殘廢弟弟在老家被人打的原因


宋祖英:我正在工作!
宋祖英說:「我有一個非常幸福的家庭,但我這個人不太喜歡把家庭和工作混為一談。」

她當然感到幸福啦,沒有羅浩的離婚不離家,她家裏一攤子麻煩事誰肯去管呢?江澤民要求她24小時待命,要隨叫隨到。宋祖英連練發聲的時間都沒有,她上臺只能假唱,連江澤民都得騙過去,否則她就沒有了傍江的資本。而她那聾啞殘廢弟弟在老家被人打,是羅浩去湘西把他接到北京,安排他的學校。還要照顧她的母親和妹妹。

宋祖英多厲害啊,把小保姆送進監獄判12年,把知道她有中南海紅卡的歌手謝津借老江的手送上黃泉路,……,她弟弟在老家挨打,她只會哭而束手無策?原來她弟弟是因為姐姐和老江鬼混而被人打的,這是她的軟肋,她不得不讓離了婚的羅浩親自出馬,替她「闢謠」。

至於說外界把歌星的家庭和工作混為一談,聲樂界好像除了宋祖英之外還沒有哪個人享受這種待遇。更沒有人走穴時,被萬名觀眾高喊:「江爺爺來背你啊!」

一位江時代的中南海警衛說:「每次我看到宋婊子打扮的妖裏妖氣的來,就想一梭子崩了她,我要是她丈夫,就打斷她的兩條腿,劃了她的臉,寧可養她一輩子,也不讓她再到外邊劈大腿!」

胡錦濤人馬暗拍江宋光碟

2004年年底的四中全會江才被迫交出軍委主席大權,2004年2月21日在軍事專家呂加平個人主頁上公布的《向中央領導和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反映我聽說的一些有關江澤民的事情和傳聞》一文,主要談了「江澤民的歷史和入黨問題」以及「有關江澤民和宋祖英的事」。

文中談到:前兩年江澤民經常到海軍司令部看宋祖英的演唱,該部也經常在禮堂舉行有宋祖英作壓臺唱的演出,江澤民每次必到,並頻頻接近宋祖英。有一次演出完後江澤民在與宋祖英握手時偷偷遞給宋祖英一張小紙條,宋祖英接過後因人多當時沒敢看,就裝進了口袋,回去後打開一看,紙條上寫著:「以後有事找大哥,大哥可以幫助你解決任何事情。」紙條上所說的「大哥」,就是江澤民自己。後來宋祖英把紙條的這段話告訴給了別人。江澤民為了與宋祖英秘密來往不受干擾和外傳泄露,宋祖英便和丈夫離了婚,宋離婚後就住在該部招待所裏。這以後江澤民經常在晚上到該招待所與宋聚會,來時相當保密,隨從警衛防備很嚴,不許外人接近。而且每次來的車子都換了新的牌照,一次一換,使人認不出是江的專車,江下車後就逕直到宋室。……

3天後,2月24日網上有一個帖子《有人警告:不放呂加平,宋祖英將變璩美鳳!可能有光碟》,匿名文章說,證實江宋亂的呂加平先生被抓了,但萬萬抓不得!

帖子說:江大哥與宋妹妹的好戲還在後頭,要想讓全國全軍和全世界的人接著看光碟,就繼續關人好啦.,江澤民你不要忘記,,你和英子的每次幽會,都有音像資料為證,完全是專業版,放出來肯定比春晚好看!

帖子給江澤民三天時間,考慮放還是不放呂加平,結果一天,沒廢話,江就放了人。

自從江澤民下臺後,宋祖英利用各種機會出面辯解她和老江是清白的,目地是給胡錦濤聽。這個舉動很可笑,當年誰有能力和權力拍到江宋淫亂的鏡頭呢?江系人馬和胡系人馬。江自己人當然不會拆他們自己主子的臺,小胡的耳目至今還保存著這份錄像,而且為了避免萬一,還複製了多份,分放在不同的地方。

「有事叫小宋去辦,一辦一個準兒」

1988年,宋祖英報名參加全國第三屆青年歌手電視大賽,名落孫山,後來又有一個全國歌手大獎賽在湖南舉行,她沒有勇氣報名,在湖南省音協的老師們不斷鼓勵下,她才報了名。借此大賽她認識了湖南電視臺主辦賽事轉播的編導人員羅浩,羅浩對宋祖英有好感,就把她介紹到金鐵霖那兒去進修。金鐵霖是挑學生的,彭麗媛就曾在他門下,按照他的尺度,宋祖英還沒資格當學生,但有羅浩的介紹,也就同意了。羅浩成為宋祖英在最艱難時改變人生的第一把鑰匙。

1991年,從中央民族學院音樂舞蹈系畢業,她非常希望能夠留在北京,但沒有人重視她,工作沒有著落,經濟幾乎陷入絕境。這時,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來了,這一年的殃視春晚導演想來個民族歌曲,還要由新人演唱,就把她當作候選人,宋祖英得到這個機會非常不易,導演什麼時候叫,她就什麼時候到,讓導演非常滿意,於是拍板讓這位新手上。那次她身穿苗族服裝,演唱的是民歌《小背簍》。由於宋祖英上妝後很出眾,於是被看春晚電視節目的總書記江澤民注意到,馬上派人去打聽「這個漂亮丫頭是哪個單位的」。


江為接近宋祖英,把她送進
海政歌舞團。
此時的宋祖英因為在北京沒有找到接收單位,於是1992年與羅浩在湖南結了婚,把家安在長沙。

此時,江澤民已經把宋祖英的底兒打聽清楚,當他知道她還沒有接收單位,就開始考慮把她安置在哪裏最方便自己下手。江對海軍比較放心,就把海軍司令找來說給他送一個人去。海軍司令的眼珠子一轉就明白了,說「江主席送來的人,我們一定要保證培養好、保護好、待遇好,……」。

於是,宋祖英進入了中國人民解放軍海政歌舞團當獨唱演員。自從宋祖英來了以後,海政歌舞團的人發現司令也來的勤了,每次都不厭其煩的陪著軍委主席江澤民看節目,並且還要上臺與演員們一一握手。「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以前江主席沒這麼愛看我們團的演出啊!」

時間長了,大家才漸漸看出門道來,男演員見了宋祖英都避而遠之,怕沒事給自己找不痛快。那些說宋祖英唱的業餘的女演員們都老實了,宋祖英唱的怎麼砸鍋,也沒有人出聲。

羅浩離婚不離家只是用來騙騙那些媒體記者,團裏沒人不知道宋祖英整天都在忙些什麼,她不排練,不參加會議,不管不做什麼,好像都什麼也沒發生。團長見了她就像見了財神爺似的點頭哈腰,「有事叫小宋去辦,一辦一個準兒」。

江澤民什麼時候才能死

羅浩比宋祖英年齡大不少,他絕對想不到剛結婚就要把老婆拱手送給江澤民玩兒,自己辦了離婚手續,還得頂著綠帽子。

最關鍵的是,這江澤民什麼時候才能死?自己能否熬的過他?什麼時候才能抱上自己的孩子?萬一宋祖英懷上江的孩子,讓不讓她生下來?


羅浩越來精神越不佳!
羅浩在宋家人面前強顏歡笑,背地裏不知掉過多少眼淚。羅浩越來越沉默,衰老的特別快。

2004年9月,江澤民的軍委主席沒有保住,江系一片混亂。宋祖英看江澤民大勢已去,在38歲與羅浩悄悄辦了復婚手續,轉年,2005年9月,生下一子。13年過去了,當朋友們向他道喜時,羅浩從那些話裏聽到弦外的同情之音,不由的五味俱全,熱淚盈眶。

自從有了兒子,40多歲的羅浩更沉默了,他知道只要江澤民活著一天,他為了兒子的生命安全就要小心謹慎。所以,依然像過去一樣,無論宋祖英去哪裏他都不過問。

兒子,支撐著羅浩的整個精神世界。△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