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兆鈞在他那個階層中開了一個好頭(圖)
 
2007-11-5
 

著名經濟學家茅於軾
【人民報消息】安徽省政協常委汪兆鈞近日發表的公開信引發海內外各界的關注和響應。中國著名學者茅於軾11月5日接受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時表示,一個省政協常委能夠用這樣一種公開信的方式提出大家關心的問題,尤其是提出法輪功這麼敏感的話題,這件事情具有非常重要和深遠的意義。

茅於軾說,“汪先生在他那個階層中開了一個好頭,是一個很大的突破,打破了體制內對這個敏感問題的禁區。這標誌著將有更多人,特別是體制內的人能夠公開發表不同的看法。”

茅於軾表示,汪先生所說的事情也是大家心裏共同的事情,其他政協委員可能也都想過這些事,但是中國這個政治環境不允許他們公開發表看法,尤其是法輪功的問題,這是大家心裏都在想著的事情,但是由於共產黨的高壓政策,大家都不敢公開說。

他說,“現在汪先生把他公開說出來了。這封公開信在互聯網上傳得很快、傳得很廣,引起了各方面的很多注意。這也說明信中的內容是大家共同的事情。”

汪兆鈞在給胡溫的公開信中呼籲,當今最迫切的是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茅於軾對此表示認同,他說,“法輪功的事情遲早要解決的,共產黨如此迫害這麼一個沒有政治意圖的信仰團體,這是不行的。共產黨這麼迫害好人,樹敵這麼多,這不僅是在迫害別人,也是在給共產黨自己製造麻煩,這種行為是極其愚蠢的。”

茅於軾強調說,汪先生的公開信標誌著中共體制內的松動。他說,“不管是誰,包括胡錦濤,都得承認,中國一定要走向民主法制的。中共體制維持不長的,遲早要變的、肯定要變的。世界民主浪潮在整體前進,中國老百姓層出不窮的要求民主法制、開放言論的環境,如果中國政府繼續僵化下去,國際社會和中國人民都不會答應的。如果中國政府繼續保持高壓姿態,民間與官方的對抗的力量不斷加強,中國社會的危機將會更加深重。民間的力量是不可阻擋的,只有政府讓步,這是唯一的路。”

茅於軾相信,在汪兆鈞的義舉之後,將會有更多人站出來公開發表異見。

他說,“其實體制內的人說話比普通百姓要安全些。因為中國社會是特權社會,受法律保護的程度因人的地位而異,汪先生受保護的程度比普通百姓更多,不會因為這封公開信而被抓起來。我有朋友做的事情還不如汪先生那麼大膽,但是卻被抓起來審問,受了很多壓迫。”

對於汪兆鈞信中提到的藍色短信、啟動葉利欽風潮的內容,茅於軾表示支持,他說,“希望胡錦濤能夠突破禁區這麼做。對於這封公開信,官方可能表面上、口頭上採取不予理睬的方式,但是在行動上一定會有所反映的,或者加強控制,或者放鬆控制。”

茅於軾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現任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中國能源研究會副理事長、亞洲開發銀行註冊顧問、太平洋經濟合作委員會能源組國際顧問組成員、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合作委員會能源工作組中方專家、LEAD國際培訓項目中國國家理事會成員、西北大學等五所大學的兼職教授以及幾家雜誌的顧問編輯。其父茅以新是鐵路機械工程師,伯父茅以升是橋樑專家。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