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盧雪松(3):醫治社會沈屙從停止迫害法輪功開始
 
2007-11-6
 
【人民報消息】中國作家、前吉林省藝術學院戲劇系教師盧雪松女士11月5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汪先生直言不諱地說到了當前中國存在問題的方方面面,甚至對眾多敏感事件也敢於直擊要害。近十年來,中國的民間社會正蘊積起了強健的自治力量,可能是汪先生最終有此義舉的一個主要動力。這封公開信的逐漸流傳,必定會帶給大陸社會一個新的精神氣象。由英雄來改變的歷史,只是一個恢宏開場,一個好社會的實現,要靠我們每一個人的點點滴滴的躬行努力。

盧雪松並表示,醫治社會沈屙從停止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開始。只有停止對法輪功群體以及其他善良的精神信仰群體的迫害,停止對普通民眾基本人權的迫害,才可能重歸天賦人性的合理基點,重歸一個健康的文明社會。

以下是大紀元記者辛菲採訪盧雪松的第三部份內容:

(接上)

醫治社會沈屙從停止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開始

記者:汪先生提出“當今最迫切的是:要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對當時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對受害人給予國家賠償。”您對這個建議怎麼看呢?資深媒體人吳葆璋先生說,汪兆鈞的信是結束迫害法輪功的契機,也是中國民主變革的契機。您怎麼看?

盧雪松:我認為,醫治社會沈屙從停止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開始,汪先生的這一見解是非常明智的。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相信,一種國家賴以存在的精神或者說文化,才真正是一個國家的立國之本。現在好像很多人都認為經濟關係或者社會體制是立國之本,我想這可能是一種黨化思維的表現。古代中國不設疆界,“天下歸仁”,優秀、精深、博大、開放的文化才是廣袤的國土的真正守護者;今天的美國也有類似的特點,令美國人自豪的不是他們的經濟,也不是他們的總統,而是自由、開放的美國精神。

來自國家政權的對法輪功群體的鎮壓,不僅表明這個社會徹底拒絕成為一個多元包容的開放社會,而且表明它徹底拒絕遵循“敬畏善良天性、尊重內心自由”的人類基本倫理的普世傳統。它必然直接構成對政權執政合法性的挑戰。

法輪功群體,以“真、善、忍”為宗旨,即便從最低限度來說,這樣一群人的存在對於提升社會風尚、維護善良風俗也都是有益的。對這樣一群人及其善良信念的肆意否定,必然從政法系統和政府機關開始,以黑白悖錯的示範作用形成波及全社會的連鎖反應:在權力之杖的左右下,人們的道德迅速墮落,殘暴、奴性、唯利是圖等人性的醜惡面漸漸大行其道。作為一個生活在大陸的普通人,我的親身經歷和所見所聞都可以印證這一點。

進入新千年以來,權力集團陷入殘酷的傾紮和對私欲最大化的瘋狂尋求,而置普通百姓的艱難生活於不顧,失序混亂的狀況比比皆是。這種混亂確實是和上個世紀末執政當局封禁善良信仰的重大人權災難有著直接的因果關係。

因此,汪先生的見解是有道理的,只有停止對法輪功群體以及其他善良的精神信仰群體的迫害,停止對普通民眾基本人權的迫害,才可能重歸天賦人性的合理基點,重歸一個健康的文明社會。

體制內正在發生變化

記者:汪先生表示,獲得眾多鼓勵支持包括來自中共高層領導的,對此您作何理解?您認為中共體制內是否會有更多人站出來?

盧雪松:我想,這已經證明,中國大陸現行體制已經不像以前那樣是鐵板一塊了。以前,體制內的人被控制得是很厲害的,現在,這個體制對個體的限制能力好像已經很微弱了。當然,本來一個健康的、正常的政府機構就不應該對健康的人性和人的內心施加什麼限制,它對體制內這些人的嚴厲控制本來就是反人性的,所以這個狀況早晚也是會改變的。汪先生的經驗則說明,這種變化現在正在發生。

(待續)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