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大之後的潛流
 
華風
 
2007-11-7
 
【人民報消息】十七大已經“載入史冊”,在一系列令人眼花撩亂的“中國特色”詞藻下,中共似乎又一次起死回生。十七大之後,中國會不會再有“異動”,出現走向大變的契機,讓人倍加關注。

十七大更顯中共內鬥激烈,表現上看,江胡在人事安排上似乎打成平手,雖然新一屆政治局常委最終塵埃落定,但政局好象走不出“上海幫”崩而不潰,“團派”攻城掠地,“太子黨”虎視眈眈的權鬥格局。十七大“宏偉藍圖”的背後,是刀光劍影、暗殺和刑具。這是一出張力已拉到接近斷裂的大戲。

除了成為中共高層權鬥的舞臺,十七大還是一個標記,標記著在“民主”“改革”“科學發展觀”的招牌下,國人追求民主和政改之夢的幻滅。幻滅是覺醒的開始,覺醒乃是中共的大敵。

十七大結束後的第二天,汪兆鈞即在大紀元發表致胡溫公開信,指出“言論自由,開放黨禁的民主社會是超越歷代所有社會制度的繁星燦爛的天空”,指出當今最迫切的是要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對決定鎮壓的決策者追究刑事責任,這無疑是對十七大的一個絕妙諷刺,對中共營造和諧、粉飾暴政的一個重擊。

公開信說出了“全國老百姓想說的話”,引起了海內外的強烈反響和支持,汪兆鈞的至今平安,除了中共不敢輕易動手,也顯露出其內部的意見不一。對鎮壓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而言,是甩在頭上的一個霹靂,意味著殺人償命,血債血還,不是將周永康塞進政治局常委就能保命的了,豈不惱羞成怒,欲除之為快。

對於胡錦濤,公開信給其展示出一個機會,但如果“拒絕領導這場中國的民主變革”,“就把這一變革的領導權拱手讓給了別人。只是變革的成本和代價增大而已,卻無法阻止這場變革的到來”。因此,是抓住時機解決法輪功問題,為自己爭取駕馭時局的主動權,還是將黑鍋背到底,綁在中共的戰車上等待滅頂之災,已是迫在眉睫的選擇。

歷史的機遇往往轉瞬即逝。汪兆鈞是暴政下出現的又一位中國的良心,驗證著中國的希望在於人民。近些年來,從蔣彥勇到高智晟,從低層百姓到體制內官員,民間維權的浪潮此起彼伏,要求改變中國現狀的聲音越來越多。磨難之後是成長,地火奔突的中國,誰說不是“群眾創造葉利欽”?

十七大後,這種越來越浮出地表的湧動,像生命復甦後鼓動的血液,充滿了活力,這個中國大地潛在的激流,爆發出的任何一朵火花,都將是結束中華民族痛苦的契機。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盡顯東方神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