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當今人類!諾查丹瑪斯預言《諸世紀》
 
明奧
 
2007-10-31
 
【人民報消息】

  大鐮出現在最高的星位
  連接到射手座上
  從軍隊手裏播下 惡疫 饑饉 死
  已經接近了世紀的再生

這首詩預言的是在世紀最後階段裏共產惡黨利用武力給人類帶來極度嚴重的惡疫、饑饉、死亡與無窮的災禍。

諾查丹瑪斯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與其他基督徒一樣,他看到世界會有終結也會有再生。而在世界終結或世紀再生之前,必然是一個悲慘沉痛的世界。有連綿不斷的疾病,有經久不息的饑饉,有無情的大批大批的死亡,而這些都與“大鐮”和“軍隊”直接相關。

在西方的占星學中,射手座是一個重要的星座,它在宗教和哲學上所代表的是“高貴的精神”。本詩的前兩句說“大鐮”到了最高的星位,並與射手座相聯。現代學者們可能不知“大鐮”是什麼,但歷史經過了一百多年的血腥的共產邪惡主義運動,人們看到共產惡黨的旗幟上就是以“鐮刀”和斧頭為標誌的。在我們看到的下一首詩中,預言家直接用“邪惡的大鐮”來指稱邪惡的共產主義運動,大家看過後會更加明白的。

詩的一二行,意思是說,馬克思主義出現並依靠其欺騙性成了人類社會最“高貴的精神”,受到人類的最高的盲目崇拜。這確實是事實。在前些年評選全人類百年最偉大的人物中,馬克思高居第一,其二才是愛因斯坦,可見當前人類對馬克思迷信到什麼程度。難怪諾查丹瑪斯在關於1999年人類大劫難的預言詩中說“屆時前後瑪爾斯將統治世界”,就是說馬克思邪惡主義將統治世界。現在那些不實行共產邪惡主義制度的國家,實際上仍然是按照馬克思的思想去做,在人們的思想中,即使是非共產黨國家的人們的思想中,也多是馬克思的唯物主義、辯證法、階級鬥爭、社會進化、革命推動歷史進步等等那一套。就是在解釋本預言的時候,很多研究者的心中也充滿了馬克思的理論,例如充滿了對革命的讚美之詞,而絲毫不去理會預言家本人的原意。因為馬克思主義畢竟不是什麼真正的“高貴精神”,所以預言家說的是它只是“連接到”射手座上,並非真正處於射手座的位置。

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邪惡主義利用軍隊、暴力在人類社會種下惡疫、饑饉與死亡,這已被歷史所充份證明了。就以中國為例,在共產惡黨出現於中華古國這八十多年中,竟害死中國人八千萬,是兩次世界大戰中中國人死亡人數的兩倍多。至於它所帶來的饑饉更是有目共睹,哪一個共產惡黨國家的老百姓不是最窮的?

中國人說,物極必反。預言家指出,當最邪惡的“大鐮”出現並給世間帶來極度的慘禍之後,“世紀的再生”也就為期不遠了。

這首詩預言了世界末日時期人類會受到共產邪惡主義之禍,同時又預言世紀將再生,基督會復臨。這又給予我們生的希望。很多人讀過這首詩之後會想:“在我們看見這一線曙光之前,在這世紀再生的時刻之前,卻是黑暗而恐怖的戰爭,饑餓和疾病將奪走諸多生命,而我們能倖免於難嗎?我們能親眼見到“基督”的再生嗎?”人類的歷史走到了今天這一步真是很不容易。人類已經很快就能從共產邪惡主義的惡魔中徹底解脫出來了,原來那麼強大的共產惡黨集團,在那麼短時間內,蘇聯東歐就解體了,只剩下最後的一個也是最邪惡的主體中共了,它也支撐不了多久了。它只不過是“世紀的再生”之前短暫的瘋狂罷了。

我們應當清醒啊,因為預言家說經過了共產邪惡主義所帶來的慘禍後,就是世紀的再生了。那麼我們人類在此過程中應當怎麼對待呢?

  邪惡的大鐮
  製造兩次革命的原因
  治世和世紀的交替
  隱藏的多變的星辰的徵兆
  進入自己的宮殿
  哪一邊也沒偏袒

  這首詩預言的是20世紀邪惡的舊勢力挑起兩次世界大戰並借機發動兩次破壞世界的共產邪惡主主義革命。

“邪惡的大鐮”在這裏再次出現,在前面的一首預言詩中也提到過“大鐮”,其實就是指邪惡的馬克思主義。有人認為它指的是土星,在星象學中,當土星的星象發生變異的時候,便會發生大事件。這種說法與其本義也是相通的。

有的學者認為這裏所說的“兩次革命”指的是法蘭西革命和俄羅斯革命,即1871年巴黎公社的流氓造反與1917年俄國的十月陰謀革命。但就本詩前後文來看,應當說是指第一次世界大戰中的俄國十月革命與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的中國與東歐的共產邪惡主義革命。

不管是指哪兩次革命,確實都與“邪惡的大鐮”密不可分。可嘆的是,現在很多人竟然忘記了預言詩中用的“邪惡的”一詞,在解釋這首詩時竟對兩次革命大唱讚歌。完全不理解預言家的本意。其實在預言家看來,這兩次革命根本不是什麼社會改良。

“邪惡的大鐮”“製造兩次革命的原因”就是舊勢力故意在世界製造戰爭,挑起紛爭,使共產惡黨能利用戰爭之機,渾水摸魚,搞亂時局,從中漁利,奪取權力。共產惡黨當然是兩邊都不偏袒,正所謂坐山觀虎鬥吧。列寧是這樣做的,後來的毛澤東也是這樣做的,毛澤東正是利用著日本侵華而趁機發展勢力得以強取政權的。這首詩對它們不光彩的起家史刻畫的可謂入木三分。

“多變的星辰”在星象學中是指天秤座。而支配奧地利的星座即為天秤座。1914年6月28 日,奧地利皇太子斐迪南大公在波斯尼亞首府薩拉熱窩被狂熱的塞爾維亞愛國青年暗殺,從此揭開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序幕。預言家用此語指代戰爭的徵兆。預言家也指出這是在世紀更替的過程中出現的現象。也就是中國人所說的“物極必反”吧,最邪惡的事物出現了,更新更好的事物也就快要出現了。


轉自正見網(原題為:諾查丹瑪斯預言《諸世紀》對當今人類的警告 (6))


***************************************************************

購票從速!新唐人“聖誕奇觀”晚會看的就是奇觀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