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敬天信神者的悲慘境遇叩問天道
 
2006-5-7
 
【人民報消息】

在線收聽:高智晟律師五月六日絕食感言
──敬天信神者的悲慘境遇叩問天道


◆5月6日星期六是高智晟律師的絕食日,據高律師介紹這一天有二十九個省市的民眾共同絕食。

◆高律師強調,絕食這一天,他回顧和接到了無數訪民及基督徒受迫害的求助電話,因此寫下了如下絕食感言──

高智晟:2006年5月6日的絕食日志──敬天信神者的悲慘境遇叩問天道──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67天。

新疆青年孟慶剛被北京市公安局的黑惡勢力綁架迄今生死無音訊。本應當是維護和捍衛法律秩序,保護公民人生安全的警察機關,在今日的中國卻走向了反面。警察群體成了反人類正義價值,反人類文明價值的惡棍,淪為專制暴政殺戮文明,暴虐人性的野蠻工具。

北京市公安局黑惡勢力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暴力綁架了孟慶剛,將其綁架到滿是穿著警察制服的派出所裏。對一個無任何違法行為的公民,不任何法律程序,一群穿制服的人,完全是心照不宣,心安理得的以黑社會黑道方式來處置,表明了北京公安局的令人不恥的墮落程度,及它們淪為黑惡勢力樂園的可悲境地。

孟慶剛被綁架可謂人贓俱在,北京公安局黑惡勢力至今沒有一絲放回人質的意思,表明了罪犯們的邪惡氣焰是何等的囂張無忌。我們生活在一個受害者的國度裏,這個政權已淪為一個無處不在的犯罪的惡棍,成為一個成熟的、運轉老練的、製造受害者的殘酷機器。

我們驚訝於那些具有公職身份的普通同胞,他們怎麼能一而再再而三地以冷酷的殘忍的邪惡手段來傷害其他同胞,傷害同他們自己一樣,同樣有自己的三親六顧,同樣有人的七情六欲的,同樣是普通的中國同胞。

我們同樣驚訝於面對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著的,加害於我們同胞的,加害於我們父母,加害於我們兄弟姐妹的冷血事件和不法行為時,我們絕大多數同胞的無動於衷。

我們以接力絕食方式,對那些遭到暴政傷害,而處於孤立無援者以聲援。實際上,我們必須痛苦地面對這樣一個殘酷的現實,即不斷的,快速的,加深的各地被非法迫害者多如牛毛,你會發現這簡直是一個災難的無底洞。

5月1日星期一,我的“車隊”剛剛到達京郊懷柔的旅遊區目的地,車還沒停穩,廣西青州(音)的百餘名被迫害者──失地農民代表打來電話,電話那頭的一位農民說他是欲哭無淚,說他們是群體被剝奪了最後的生存條件──即原本僅能維持生存的土地。他說,高律師,當官的就是逼著讓我們去死,我們已精疲力盡,已經是走投無路了,我們已經沒有了其它路可走,我們該怎麼辦,我們也就剩下了參加絕食維權這一條路。

5月2日,一位在哈爾濱的基督徒打來電話,講述了哈爾濱市公安局一年多來,對家庭教會成員的野蠻迫害。據他講述,僅在這一年的時間裏,哈爾濱市被非法抓捕,非法關押的家庭教會成員有數百人之多。國保及治安警察暴力衝擊家庭教會聚會,成了這些警察專門的職業行道。許多被非法抓捕,被非法關押的基督徒都遭到了野蠻的毆打。百分之百的被抓捕者都遭到了搶劫、敲詐和錢財勒索。還有數人被以非法經營罪、擾亂社會秩序罪為名判刑入獄。

◆高律師在絕食感言中列舉了多位基督徒受迫害的情況,並講到, 基督徒中已有人思考為什麼不能採取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的講真象揭露迫害的方式──

高智晟:5月3日,瀋陽一位呂姓基督徒打來電話,痛陳他們父子及他周圍多名家庭教會成員被哈爾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迫害及搶劫的遭遇。

他說他們父子曾在哈爾濱市傳福音,去年的一天,在一次家庭教會聚會時,突然遭到警察的暴力衝擊,所有的參加聚會者都在現場遭到了警察的非法搜查身體,所有人的錢、財物被警察洗劫一空。他身上的2000元人民幣和一張三萬元的存摺被搜走。

將他們父子非法關押後,被告知,要麼每人交三萬元取保候審,要麼無限期被關押下去。警察告訴他們,你們的罪行很重,隨便可以判上你們幾年。他們說他們是瀋陽人,身上沒有錢交取保候審押金。警察說,我們是幫人幫到底,我們願意跟你們到瀋陽去拿錢,並在瀋陽直接辦理取保候審手續。我們被押回瀋陽後,每人被迫籌了三萬塊錢交給了他們辦了取保候審手續。

取保候審一年期滿後,兩名警察突然來到瀋陽找我們,讓我們要麼在退還取保候審保證金的收據上簽字,要麼被押回哈爾濱判刑,錢卻一分不退,他們說我們的罪行很重,可以被判上十年以上,還逼著我們寫了收到存摺上取出的三萬元錢的收據,存摺上的錢卻一分錢都沒有給我們。這幾年我們周圍同樣的情況實在不少,我們該怎麼辦啊,這可是實實在在的搶人啊,高律師。

5月4日,接一位上訪者打來的求助電話,說遼寧上訪者和全國各地45名上訪者組成的“維權萬里行”群體,在行至北京八達嶺附近時,被北京市公安局非法抓捕。求助者在電話裏說,高律師,這些人可是一點違法行為都沒有啊,憑什麼抓人呢?

5月5日上午,陜西省余林市(音)三嘆灣村(音)村民打電話,敘述在三嘆灣血腥鎮壓事件中,被凶殘、惡名昭著天下的中共余林市政府操縱下,被非法判刑十五年的,六十歲的老人高大定(音),在獄中遭到中共警察殘忍的折磨,希望我們伸出援手。

同樣是5月5日上午,山東林庶(音)縣基督徒劉玉華(音)的家人打來電話求助,說劉玉華因銷售基督徒基督信仰書籍,於4月26日上午被林庶縣公安局以非法經營罪抓捕,隨即被刑事拘留。同時也是基督徒的劉熙(音)說,警察不僅查封了劉弟兄的帳戶,也查封了我個人的帳戶,還搜查了他的辦公室。

今天也有這樣的消息傳來,陜西安康(音)市的陸暢平(音)和一位秦姓基督徒,在湖北實驗市(音)參加家庭教會聚會,在一次警察暴力衝擊聚會時被抓。據消息提供者說,高律師,他們已被關押在湖北實驗第二監獄七個多月了。在抓的時候,警察把他們打得很慘,他們都快被打傻了,關了七個多月還不放人,受盡了罪。

下午又接到這樣的短訊,說湖北荊門市的基督徒潘正(音),去年在打工的地方湖南常德參加家庭教會聚會時,被衝擊聚會的警察抓捕,當時被抓捕的還有十數名基督徒,他們已在常德市被非法關押了半年之久。消息提供人說,他們大多已經被折磨得不象樣子了。高律師,被迫害的法輪功能站出來講真相,基督徒為什麼就不能這樣做呢?太慘了,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了!

◆高律師認為,目前國內受迫害的民眾只有用絕食這唯一方法來抗爭,使中共每天都處在敏感日的恐慌中──

高智晟:“宗教信仰是一切正義、愛情、自由和仁慈觀念的共同核心,它在我們朝生暮死的世界中構成了人類的尊嚴,使人類不受時間左右、不為邪惡控制地團結在一起。它是人類一切美好、偉大、善良的事物得以擺脫時代的墮落與不義的永恒條件,是用自己的語言昭示美德的不朽聲音,是從現在走向未來、從塵世走向天堂的籲求,是一切被壓迫者在任何情況下的神聖後盾,是受害的無辜者和被踐踏的弱者的最後希望。”這是引用了貢斯當的一段話。

對人類有如此美好的價值,卻是中共及其惡黨徒幾十年來持續地瘋狂虐殺的對象。從上述部分對自由信仰者野蠻迫害的規律中可以看出,這種喪失人的理智的迫害功能的惡循環早已突破中共邪惡專制本質對自由信仰迫害的需求。這樣的過程,它同時已完全成為那些喪失人性的惡黨徒敲詐勒索、搶劫被害者錢財的私器,是到了人們必須清醒的時候了。

今天,全國各地29省數月來固定參加每週週六絕食的維權抗暴的同胞進行24小時的絕食維權行動。我們聲援那些被迫害者,儘管那些被迫害者多如牛毛。我們譴責和抗議暴政,暴政的繼續墮落,和對無辜公民的野蠻迫害。

據悉,西安的張建康律師,在此前的絕食感言中,驚嘆於中共當局在一年裏,那多的驚人的敏感日。作惡多端的中共的敏感日無不是針對善良人民的血債日,中共的敏感日就是人民災難日,人民災難日又是中共的敏感日。人民的災難日是日趨加多,它的另一面是中共的敏感日隨之加多,這兩個多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危險境地。

(以上是根據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許琳採訪報導整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