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老江這秘密!曾慶紅跟王冶坪急眼了(多圖)
 
姜平
 
2006-5-10
 


【人民報消息】前兩年,王冶坪和老姐妹聊天兒時透露過江澤民的點滴醜聞,這些醜聞非同小可的是,外人只看到現象,但想破了腦子也不會知道造成這些醜聞的根本原因。王冶坪這一說,可是大新聞,於是被上了網。一般讀者看了認為太匪夷所思了,當笑話看。但這是笑話還是真事,要看中共在不在意。中共不但在意,而且王冶坪因為老姐妹拉閑篇被曾慶紅當成「泄露國家最高機密」而軟禁過一段時間。

今天咱們就說說江澤民2002年手握黨政軍三大權時,出訪冰島的一個轟動世界的新聞答案:為何晚宴間江突然起立高歌一曲。

王冶坪跟著江澤民滿世界跑,走到哪裏,基本半夜都是急救車呼嘯而來呼嘯而去,送去急救。


痛苦對誰說?
看看王冶坪那苦悸悸的臉,照她的話說,這十三年來跟著江澤民、喜、怒、哀、思、悲、恐、驚的滋味都嘗遍了,老了老了,只剩下「悲恐驚」這三味了。

有話跟誰說呢?只有對那些老朋友還能吐吐苦水。

王冶坪的老姐妹說,王冶坪說的一些事情聽了,真不敢說出來,說出來也沒人相信,可它卻是真的。這我相信,誰也不會往自己丈夫頭上扣屎盆子。再說,要不是真的,曾慶紅著的哪門子急?

聽王冶坪說,江澤民不光是有心臟病等不少的病,但那都能有藥治,只有一種病至今沒有的治──幻聽幻覺。江表現出來的症狀非常嚴重。後來不知怎麼回事越治倒越嚴重了。家裏人請神經科醫生來了幾次,人家也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以後再請都借故推脫了。

王冶坪說,有一天在家裏正吃飯,突然江澤民非常緊張的說,聽見有一個聲音告訴他說法輪功的李老師要奪他的權。家裏人一聽都楞住了,這不是神經不正常嘛,就安慰他說:“沒有人要奪你的權,人家一個普通老百姓怎麼能奪了你的權?”他把兩眼一瞪:“怎麼,連你們都偏向他說話?他就是要奪我的權!”後來誰勸他跟誰鬧,從家裏一直鬧到政治局,大家都不吱聲了,他不但搞出個「7-20」大鎮壓,還成立了「610」鎮壓法輪功辦公室。全國開始了大規模的鎮壓法輪功活動。2000年他乾脆暗中搞起了活體移植法輪功學員的內臟器官牟利,甚至用軍艦護航把人走私到其它國家去做活供體。

江退出總書記和政權頭子職位後,王冶坪邊哭邊說,本想老江退下來,全家搬回上海,黃菊把房子都翻蓋好了,又寬敞又漂亮,可老江整天神經兮兮的就是不肯收場啊,現在還讓人家給告了,臨下臺還吃上了官司!


老江又犯病了!
王冶坪的密友說,還有,在冰島人家總統請客,達官顯貴濟濟一堂正舉行晚宴,突然江澤民聽到有一個聲音告訴他:“嘿,人家李老師彈拉說唱樣樣在行。”江的妒忌心噌的一下起來了:“我也行!”他撂下飯碗,突然起立高歌一曲,把在場的貴賓們都嚇了一跳,不知江澤民的哪根神經錯了位。王冶坪一看,這不是又犯病了嘛,急得在旁邊差點兒沒哭出來。

這類的事情數不勝數,看人家法輪功創始人在國外到處演講,江妒忌得不行,說:“我也能到處走!我不但走,我還送錢呢!”那兩年江澤民確實跑了不少國家,大把的扔老百姓的血汗錢,誰能相信竟是為了這!


妒忌人家於己無補
老江看法輪功創始人不會講英文,就不分場合拼命賣弄蹩腳英文,還鬧出不少笑話。江看李老師非常受尊重,就妒火萬丈,命令派警察在天安門城樓下、鐵路、火車站、長途汽車站等等地方強迫參觀的、上車的人罵人家法輪功創始人,誰不罵就抓。最讓老江嫉火中燒的是自己當了十三年的總書記了,沒有一個黨員真的從心裏敬愛他,可法輪功學員從心底裏由衷的尊重他們的師父,那可是受到一億人的尊敬啊,而且學的人越來越多,連外國人都學法輪功,而且還能用中文說:「師父好」,「李老師好」!每當江想到這一點竟能氣得犯心臟病,所以他命令酷刑折磨那些不肯罵自己師父,踩自己師父像的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給他出這口惡氣。

江澤民把法輪功創始人的書都燒了,他自己要出書,結果7元一本的“三個代表”賣不出去,清倉賤賣7毛錢一本,和上公廁一個價兒,還沒人要。

當年,王冶坪的老姐妹撇著嘴說:江澤民三大權攥在手裏,還不依不饒的和一位普通中國公民較勁,這不是神經出了問題嗎?這也太掉架兒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