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故事的結尾誰也想不到
 
李少華
 
2006-5-3
 
【人民報消息】在說這個故事之前,先說說一個很多人都知道的二戰時期一座納粹集中營裡的故事。

一個天真活潑,長著美麗大眼睛的猶太小姑娘,和她的母親一起被關押在集中營裏。一天,她的母親和另外一些婦女被納粹士兵帶走了,從此,再也沒有回到她的身邊。被關押的人都知道,她們被殺害了,但誰也不願意去點破,死亡的陰影縈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一天,當那個天真無邪的美麗小女孩問大人們,她的媽媽到哪裏去了,為什麼這麼久了還不回來時,大人們強忍著淚水騙她說,你媽媽尋找你爸爸去了,找到就會回來。孩子相信了,她不再哭泣和詢問,而是唱起媽媽教給她的許多兒歌,還不時的爬上囚室的小窗,向外張望著,希望能看到媽媽從遠處回來。

一天清晨,納粹士兵用刺刀驅趕著,將她和很多猶太人送到一個很大的深坑前,他們將被活活埋葬在這裏。人們絕望的沉默著,一個接一個的被納粹士兵殘酷的推下深坑。

當一個納粹士兵走到小女孩跟前,伸手要將她推進深坑去的時候,小女孩睜大漂亮的眼睛對納粹士兵說:“叔叔,請把我埋得淺一些好嗎?要不,等我媽媽來找我的時候,就找不到了。”這句震撼心靈的童語比一顆原子彈的爆炸力都具震撼力,納粹士兵的心抖動了一下,伸出的手僵在了那裏。走向死亡深淵的人們憤怒的呼喊,深坑內外一片抽泣聲……

人們以為納粹的群體滅絕不會再發生了,甚至現在有人看到納粹的標記都憤怒的抗議,說不許這些魔鬼再復活。但是事隔半個多世紀之後的今天,比這還殘忍的事情層出不窮。它們不是用納粹符號,而是用鮮紅鮮紅的血旗,表示它是個嗜血的赤龍,它就是「中國共產黨」,在中共邪黨的統治下,數不清的讓人毛骨悚然的故事發生在中國大陸,而且仍然在發生著。

下面我僅舉一個小例子,也是一對母女倆。她們被迫害不是因為種族的不同,而是因為信仰「真善忍」。

那是一個非常寒冷的冬天,在中共鎮壓法輪功一年後,很多法輪功學員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被抓,北京監獄都裝滿了,江澤民又命令把法輪功學員一汽車一汽車的運到周邊地市和東北及西北地區,在那裏受著怎樣非人的折磨,也沒有人知道。

一個法輪功學員九死一生逃脫那裏後,講述了2000年一件她親身經歷的事情。

那時候,江澤民和羅幹要各地對法輪功學員包乾制,誰那裏有法輪功學員上訪,那裏的層層領導要受到罰款和降職懲罰,所以很多法輪功學員替他人著想而堅持不報名字。

有一個山東小女孩和母親及幾十名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一起被強行送到河北省倉平縣,關在一個早已廢棄的破舊建築物裏,數九寒冬,屋子裏除了一個便桶外,就是冰冷的水泥地。

鵝毛大雪下幾天了,外面的積雪很厚,氣溫降到零下15度以下,這裏的惡警每天都把那些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扒掉衣服,扔到他們挖好的冰坑裏埋起來,小女孩的母親幾天內也不知道被埋過多少次了,一埋就是幾個小時。那種滋味真是生不如死。

有一天,兩個惡警又要把小女孩的母親往冰坑裏扔,孩子不顧一切跑過去拽住母親,然後給惡警跪下,哭著說:“求求大叔,別埋我媽媽,埋我吧,媽媽已經被你們凍成冰棍了……。”

行刑的警察楞了足有幾分鐘……

也許有人以為孩子的善心觸動了他們深埋污垢中的人性,放過了她的母親。但是結果卻是完全出乎人的意料,惡警竟然把這個舍身救母的孩子和她的母親埋在了一起!

過了大半天,挖出來時,小女孩與她母親都已失去了知覺。原來,沒有了人性的惡警也希望泯滅他人的人性。

後來,母女倆和許多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失蹤了。現在有證人站出來說,中共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而且男女老幼都有。

善良的孩子,你和你的母親在哪裏?在哪裏??我的急切呼喚你還能聽的到嗎?

目前,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你的故事說出去,傳出去,讓世界知道。讓這樣的悲劇不再發生,永遠不再發生!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