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孩二次湊過身來:你再跟我說一遍
 
林恩祥
 
2006-5-2
 
【人民報消息】要當老師之前,我特意把心理學、輔導技術和晤談技術學的非常認真,為的是將來萬一碰上不好對付的學生,這些技術能夠對我有幫助。不過,碰上他,當這些技術全都用上了卻毫無幫助時,我內心的懊喪和焦慮是無法用語言描述的。

已經開學一個月有餘了,每天早晨,這個孩子仍懼怕進教室,牢牢的抱住父母,一旦父母離去,必定一陣嚎啕大哭。哭完了,不叫他進教室則沒事,他可以和其他人談笑風生,一提到進教室見老師,他就淚水直流。

陪伴著適應困難的孩子走了這麼幾年,他真的是我所見過“堅持度”最高的一位。而他的父母,是我見過最有耐性的家長,可以花整個半天的時間去說服孩子進教室,即使從來不曾成功過。這是典型的被孩子吃定了的父母,有愛孩子的能力,卻拿不出管教孩子的方法,簡單說,對孩子“沒輒”。

而我的確非常出力的去幫助他,以前學的那些技術全部都用上了,可是根本毫無改善。怎麼辦?我替他著急。雖然他一副聰明樣兒,但一個多月沒聽課,我真的擔心會讓他跟不上進度,這樣可能會讓他離教室愈來愈遠。

這一天,眼看他又是抗拒進教室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一個多月來的努力仿若泡影,我感到自己也沒轍了,似乎沒辦法再堅持下去了……

坐在身邊的他,不斷嘮嘮叨叨:“我不敢進教室,我怕老師。”

怕老師?——怕我,我有什麼可怕的呢?我長的既不像母夜叉,也不像母老虎,相反許多學生和家長都很說我是一個值得信賴的教師,許多學生都和我交了知心朋友……我心裏真不是滋味:這一個多月來,每天你都大哭好幾次,每次我都非常耐心的坐在你身邊陪著你,我心裏真的好同情你,用了一切所學的辦法幫助你盡快走出這種不良的狀態。我這麼盡心盡力,為什麼你卻要怕我呢?

當這一絲埋怨他人的念頭一冒出來,我就意識到了:我還有不完美的地方,只因他的行為讓我感到挫敗,我竟然在心裏埋怨他。我明白這種埋怨來源於心裡的焦慮,因為我每天都想立刻讓他改變。雖然我從來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暴露出埋怨的情緒,但我相信我的善意是打了折扣的,做不到百分之百為他著想,這當然無法感動他呀。

我想起他一年級剛來上學的時候,也哭了好一陣子,後來,一年級的老師安撫孩子有一套,讓他很快就穩定下來。

如今三年級換新環境了,一個稍稍嚴肅的老師和許許多多的新規定,令他裹足不前。孩子的確需要適應新環境、新老師,我不能輕易放棄他,我必須真正無怨無恨,真正的替他考慮、完全無私的為他好才能幫他。

於是,我以平靜的心態,再次坐在他身邊,我不再帶著要求他馬上做好的強烈想法,也不想用任何輔導技巧或任何晤談技術,而是要以完完全全為他好的善念和他相處。

我坐在他身邊,真誠的看著他的眼睛,說:“孩子,我知道你的害怕,因為有些時候我也會害怕。”

真沒想到他被打動了,不再逃避我的眼光,他看著我,求救似的問:“那你害怕的時候怎麼辦?像我,每次都想忍住不要怕,可是都會忍不住的哭出來。”

原來,他想要克服困難卻做不到。我以前錯怪了他,以為他太任性。看著這個坦誠的孩子,我打心裏覺得他好可愛呀。我低下頭,嘴巴湊到他的耳邊悄悄說:“我的老師說過,‘怕’也是一個要去掉的執著心,我不想要有這個執著心。”

他說:“可是我會怕到沒力氣,還會肚子痛。”
我說:“我如果害怕的時候,總在心裏反覆念一句話,就會感到安心。”

他說:“哪一句?”
我貼著他耳邊說:“法輪大法好!”

他非常信任我,馬上小聲的重覆著,念著,臉上的緊張慢慢消失,接著,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他把他的手遞給了我。

牽著他的手,把他帶到教室門口,他忽然停住腳步。我沒有著急的督促,而是隨著他停了下來。他想了一下,抬頭小聲跟我說:“老師,再跟我說一次害怕時念的那句話。”於是,我又跟他說一次,他很仔細的復誦了一次,走向他的座位……

那一天,這個徘徊教室門外一個多月的孩子,終於走進了教室的門。

放學了,他特地從遠遠的湊過來,在我身邊向我道再見。當我快樂的跟著孩子們走向門口,正要出校門的當口,他突然又折回來:“老師,再跟我說一次害怕時念的那句話。”

彎下腰,我在他耳朵旁,很清楚的再說了一次:“法輪大法好!”然後,彼此互道明天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