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一行超「豪華」陣容震驚北京萬聖書苑
 
2006-3-9
 
【人民報消息】

一群特殊的「顧客」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10天

作者:高智晟


今天是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段綁架歐陽小戎的第21天。

一邊喊著要構建「和諧」社會,一邊卻毫無底線的、赤裸裸的、持續地施行著令人不齒的黑社會行徑!這樣的罔顧人類羞恥及顏面的嘴臉,在整個人類權力運作史上也屬絕無僅有。今天早上,我去北大附近的萬聖書苑。出小區不到400米,16輛跟蹤車輛已悉數到位。其中,最近始終對我執行特殊騷擾任務的「京A34863」號奧迪車仍持續下流的展示著它的特殊。這輛車始終離我不到兩米的距離,有時與我的車輛並列行進,最近時,幾乎兩輛車的車身擠在一起,駕駛該車的就是攔路搶劫我的小靈通及電話卡的那廝,這廝駕車技術不錯。該車有時開在我的車前頭,故意挑舋的慢行著,兩車前後有時相距不到幾公分!與其它車輛一發現我要攝像便迅速逃竄的情勢相反的是,這輛車從出現的第一天起即擺出一副「死豬不怕滾水燙」的架勢。

今天最叫絕的熱鬧場面是進了萬聖書苑二樓後的情景。我出場的超「豪華」陣容驚的那些服務生目瞪口呆,不低於30名左右的、一律著黑衣、帶墨鏡、且個個都用女人的圍巾蒙著臉的壯健男人,或簇擁著我前行,或如臨大敵狀的圍著正在挑書的我。始終未從驚悸中緩過神來的眾服務生在看我時,無不在臉上掛著不解及明顯「羨慕」的神色,以致最後我付書款時,美麗的女收銀員面泛紅潮,低聲說,「您一定是位了不起的大人物」,她拿出一個登記本說:「您能不能把您的名字簽在這上面,我們這裏從來沒有過這種情形。」臨離開時,我發現個別服務生大張著的嘴始終沒有合上去的意思。當中午11:40,這群秘密警察又盡職的護送我回到家後,又開始了他們無法預測時間的圍守。

正準備結束這篇文字時,已失蹤多日的倪玉蘭急急打電話與我,說她一直被非法關押在鼓樓附近的一個小旅館裡,24小時不允許她出門,長期不准出門曬太陽,導致已感冒多日。她剛才趁警察不注意,偷偷的用旅館的電話給我打了過來,她告訴我,因為聽聞北京警察要抓她,她就躲到了外面,沒想到她低估了北京警察的流氓素質。警察暴力砸開了她的家門,將她20歲的女兒貝貝揪著頭髮拖出了門進行暴力毆打,打的孩子身上到處是傷痕,最後,「人民」警察拖著貝貝的頭髮將她拖到派出所,非法關押,逼著讓她交出自己的母親。當倪玉蘭聽到這一暴行的消息時,女兒貝貝已被非法關押了 27個小時。與此同時,她的先生董繼勤也被轄區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抓捕,當她先生氣憤的質問關押他的派出所趙所長為什麼抓人時,趙所長的回答即直接又簡單: 「就憑你和共產黨作對,凡是和共產黨作對的,我們想抓誰就抓誰,想抓多少就抓多少。」電話中,倪玉蘭氣憤的說:「孩子持續的被警察騷擾,警察在學校騷擾孩子,使孩子無法正常學習,在路上他們成群的貼身跟蹤我的女兒,回到家裡,他們變著花樣的騷擾孩子,讓孩子根本就無法休息!」她堅定的告訴我:「我將堅定的和他們抗爭下去,否則他們根本就不讓我們活下去。」

2006年3月9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包圍的日子裡於北京家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