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歷史將記錄下今日美國人的墮落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51天
 
作者:高智晟
 
2006-4-21
 
【人民報消息】歷史,將記錄下今日美國人的墮落。

我這裏言及的歷史,即指具有永遠記錄及言傳能力的人類歷史,當然也包括具有永恒記憶大能的神的鑒察史。

我這裏談及的今日美國人的墮落,與他們正在白宮以最高禮規接待全人類最凶殘、最無法無天的政黨的黨魁無涉,儘管這本身既是今日美國人墮落的最明顯標誌。

中共在中國存在的歷史,即是它的嗜殺成性的血腥暴虐史。這樣的血腥史實,有數千萬屈死的冤魂的名字為證,有那些屈死冤魂的親眷的記憶為證。對這樣的史實,美國人和我們一樣的是心知肚明──對血腥災難的程度及持續導致這種災難的罪魁禍首。

蘇家屯事件的性質是什麼?是不是真切的發生了類蘇家屯事件般的,針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血腥暴虐的事實,美國人的心裏和我們是一樣的清楚,尤以美國政府為甚。

中共幾年來,且至今仍然持續的、全無人倫底線的、對法輪功信仰者的血腥虐殺暴行是正在發生的真實。許多人親身經歷了或者是正在經歷著這樣的真實,許多人目睹了或者是正在目睹著這樣的真實,許多人已完全了解了或者是正在了解著這樣的真實。在了解這種令人心悸的血腥暴虐真實的人群中,有相當數量的就是美國人和美國政府的雇員。

2005年11月29日至12月12日,我在中國的吉林省長春地區,對中共殘酷鎮壓法輪功信仰者的真相調查中偶然了解到,一些美國民間團體及個人正在長春地區,並對被中共暴虐致死的法輪功信仰者的所遺孤兒進行營救及救濟活動。經與有關當事人接觸方知,美國人這樣的救助活動已開展了好幾年了,這樣的接觸讓我震驚不已。其一,震驚於,美國人比我這個中國人更早、更真切的、更全面的了解在今日中國大地上,圍繞法輪功問題而發生了什麼;其二,我至今震驚於美國人──了解了中共這種針對人類血腥罪孽的美國人,他們的態度及選擇。在這裏,完整的正義選擇,完整的人類良知選擇,或者說正常人的人性本能選擇,理當是立即制止罪惡和救助那些深涉災難的同類,至少,即便不去顧及正義、良知及善良人性,只是為保全已了解了真相的美國人的人性及道德的起碼聲名,美國人至少也應當去揭露這種針對人類本身的犯罪,使中共血腥鎮壓法輪功的罪惡大白於天下,使多少無辜的且處於完全無助的中國人免遭殺戮。美國人,尤以美國的政府為甚,他們沒有這樣去選擇,他們中間的、部分人性深處尚存良知的個體及由這樣的個體組成的民間團體只在技術層面上選擇了對自我良心的救贖──對那些父母及他們成年的親人被殺死的、或者是被非法剝奪自由而身臨人生絕境的孩子的救助。在美國,個人或民間團體大面積的掌握了的實情,誰能相信無所不能的、且擁有全人類最為龐大的獲取情報資源的美國政府能置身物外、對這樣的真相完全不了解呢?

就中共凶殘鎮壓法輪功問題,大量非法關押、非法劫持、非法刑訊、虐殺無辜信仰者的真實存在問題,我先後有3次的真相調查,並三次將真相的調查結果以公開信的方式公諸於世。我同樣也將每次的真相調查結論公開提供予美國政府駐華機構的代表人員。也多次應邀與美政府的相關人員就公開信談及的真相問題公開進行交流,並表達了我本人可公開提供任何我能夠提供的證據及可能的真相調查的幫助!若說美國人,美國政府不了解中共在法輪功問題上的反人類罪行及群體滅絕暴行,那真是冤枉了這個美國政府。

既然美國人,美國政府早已完全了解中共喪失人性的血腥鎮壓法輪功暴行的令人髮指的罪惡,他卻持續的選擇了沉默及冷漠。究其原因,扯遠一些,可能有人會聯想到美國的價值問題,其實其中究竟是再簡單不過--只是一個“利”字。

美國的開國領袖們創設的美國價值,在今日美國社會裏是皮囊僅存。許多情況下,這一皮囊已蛻變成今日美國人獲得利益、甚至是勒索不義之財的工具,當然,之也是長久以來,美國人、美國政府“道德”聲名的遮羞布。

最近有人抱怨說,胡赴美期間,美中會談的議題中,如貿易逆差問題,有涉人民幣的幣值話題,知識產權的保護問題等。總而言之,核心的問題是經濟問題。說簡單一點就是一個字──即是“錢”的問題。人權等有涉人本及天道價值的問題,成了捎帶提及的問題,成了美方獲取不義之財的道具及遮體衣。

關於美國政府與中共有涉人權對話問題,是到了一個中國人應當冷靜思考的時候了!他們之間這樣的對話已經進行了近30年。對話的經歷及這樣對話的結果是什麼呢!美國政府心知肚明的是,中共是一個赤裸裸的踐踏人權的惡棍,中國的人權狀況是非常糟糕且越來越惡化,但中共卻有大把大把的鈔票,雖然,這樣的鈔票上浸印著無數無辜中國人的血。而雙方這麼多年的對話,也讓中共心知肚明的是,雖然美方早就知道我就是一個惡名昭著的人權惡棍,但只要給美國人大把大把的美鈔,這樣的人權對話就會被無限期的進行下去。在這樣的人權對話過程中,中共得以心安理得的繼續著它的暴虐人權的不道德的非法統治。它只需付出其野蠻掠奪到手的部分鈔票即可。而美方則是魚和熊掌兼得,他除了獲得大把大把帶著中國人血的美鈔外,他還獲得了人權捍衛者的美名。美方與中共的人權對話史,實則是雙方狼狽行奸、默契配合、壓榨中國人民人權及血淚的對人道、人性的犯罪史。

可能有些讀者對我上述言論難以接受,在這裏,語言是直接了一點,但是它卻說出了已經進行了幾十年的“人權對話”的本質上的真實。

今天西方的民主國家中,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能像美國這樣對中共反人類文明的法西斯暴行掌握的了如指掌。美國人比任何人都清楚,中共法西斯暴行才是當今文明人類最邪惡的軸心。它每年公開和秘密虐殺的無辜生命、以及它每年非法關押國內無辜公民的數量,要數倍於被美國劃入邪惡軸心國的那幾個無賴國家數量的總和。那幾個已入圍邪惡軸心國的無賴國家,較更凶殘、更野蠻的中共,它們缺少的就是中共的狡詐。一則,它們決不願意仰美國人的鼻息,另則,它們絕不願意自動拿出一分錢,給美國這個長期被國際社會視做是道義化身的霸主。而中共則是持續的、源源不斷的向美國人提供著這樣的好處費。如若把中共劃入邪惡軸心,反倒會顯得美國的無道及無賴,雙方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蘇家屯事件只是一個符號。是中共殘酷殺戮、暴虐法輪功信仰者的一個符號化的事件。中共血腥鎮壓法輪功同胞的罪惡手段、罪孽廣及的範圍及程度都決不在蘇家屯事件所描述的罪孽之下。當這樣的反人類罪惡需要揭露時,了解這種罪惡真相的美國是死般的靜寂。蘇家屯事件敗露後的最初幾周裏,美方與中共是一樣的默默無語。當中共經過三週時間的罪證轉移及掩蓋行徑後,跳將出來否認罪惡時,假意磊落的邀請媒體赴蘇家屯進行實地的“真相調查”,美國人實實的、卻默契的跳將出來,使中共輕而易舉的逃過了本屬其致命的一劫!美國的媒體、美國的政府,在中共的熱情引領下,在蘇家屯轉了一圈後,便得出了“查無此事“的荒誕結論。這裏,我想特別提醒在此問題上表現出無限天真的且缺乏常人常識的美國人,其一,你們所行的算是一種獨立的調查結論嗎?其二,這樣的事件,是以你們這般在兇手的陪同下,走馬觀花的轉一圈即可結論嗎?其三,你們是否知道,中共從此事敗露至今,一直將蘇家屯地區定為禁區,任何不為中共所信任的人不得越雷池寸步,這在那裏已是人人盡知的事實。其四,中共在境外的所有簽證機構,都一律公開拒絕法輪功媒體以及一切試圖獨立調查蘇家屯事件的媒體簽證申請。其五,對持續關注法輪功受迫害真相的我個人,從蘇家屯事件敗露至今,中共每天出動百餘名以上的特務進行圍堵、騷擾,以阻止可能的真相調查。

如果說,幾年來,了解了對法輪功血腥鎮壓真相的美國的默不作聲,是其承擔道義責任條件的話,幫助凶殘的中共擺脫在蘇家屯事件當中所面臨的絕境,使其得以擺脫滅亡的厄運,使噬血成性的中共再次體認了這樣的規律,即:它的任何針對人類的罪惡,即便是完全敗露在陽光下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罪行也能得以逃脫追懲!換來的則是它日後針對無辜人民暴行的更加肆虐、更加肆無忌憚及更加的血腥。

就像我們將永遠銘記蘇家屯事件、永遠銘記中共血腥暴政罪惡一樣,我們將永遠記住蘇家屯事件當中美國媒體及美國政府的面孔。當對蘇家屯事件的罪魁禍首審判的歷史時刻到來時,中國人將以自己的方式,去審判這些罪魁禍首的美國幫兇。

我們現在在盯著美國人,我們盯著美國人是有道理的。因為他們每一年從他們惡名昭著的中共夥伴那裏,拿走無以數估的浸印著中國人鮮血的美鈔,雖然這並未征得中國人民的同意!

我們盯著美國人,並非源自我們期望他們拿了錢以後,做什麼有益中國人的善事和好事,不是的!而是我們盯著他,希望他不要幫助中共惡棍去行惡,在蘇家屯的事件上,美國人就是這麼去做了!

美國人的手裏已攥著越來越多的從中共那裏得到的回報──滴著中國人鮮血的鈔票。尤其是蘇家屯事件之後,他們攥著的大把鈔票的手上,早已粘上了中國人的血。長此以往,這樣的血將會出現在他們的飯碗裏、餐桌上和美國人的腸胃裏。

美國人必要為他今天的無良和反道德的醜行付出代價。

2006年4月20日,於成群特務圍困下長江三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