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魯行趣絮!這事在過去咋也不能發生兩次(多圖)
 
姜青
 
2006-5-5
 

江鬼在16個國家被起訴!
【人民報消息】昨天看到一個新聞,說江癩遊泰山又挨了一回罵。警察滿山遍野、如臨大敵,上山遊玩的行人必須全部避讓,連老外都被掐著脖子按在大石頭後面蹲著,並且不許站起來探頭探腦。結果整個泰山上上下下罵聲一片。

看起來江癩挺擺譜兒的,後來一問才知道還不是那麼回事。全部避讓的根本原因是江澤民怕人看見他行走困難,被人半架半抬的「機密」傳出去。

其實捂著蓋著沒什麼用,百脈泉、龍泉寺那邊早就嚷嚷開了,說接到命令,為方便江的輪椅通過,讓把所有臺階都用木板改鋪成坡路。都衰成這樣了,江還到處跑,看來形勢逼人啊!

據悉,四月中下旬以來,江迫不及待的把親信曾慶紅、吳官正、周永康等人招到山東,密謀如何處理好法輪功問題,省委書記張高麗積極配合,提供一切資源和安排。

江走到哪裏,壞事做到哪裏,那些地方一定遭災,這已經是一個規律了,這次當然也不例外。

據齊魯晚報報導,四月廿六日夜間至廿七日凌晨,冰雹襲擊菏澤、濟寧,雹粒大如雞蛋,巨野、東明、單縣、成武、金鄉五縣同時遭襲,五十萬畝農作物受災,經濟損失達五十億人民幣。四月廿八日下午,白天驟黑如夜,十級狂風攜雨襲擊濟南,臨沂、棗莊、濟寧等地區也出現大風和冰雹天氣。在濟南,近百米長廣告牌的鐵制骨架被風吹下,砸在樓前停車帶上,至少八輛小汽車被砸壞;在臨沂,狂風捲走了辦公室;在棗莊市,馬路護欄被吹倒在地,路上二十餘年的樹被刮倒;濟寧市部份地區也出現強流天氣,一時間烏雲壓城,大風驟起,廣告牌、樹木被吹倒。

2006年可不是2000年那時候的形勢了,這幾個人神色慌張、行跡詭秘,不敢在一個地方久留,一會在煙臺、青島,一會在濰坊、淄博。嘴上說在煙臺開全國安全會議,參加濰坊風箏節和壽光蔬菜節,實際是親自檢查尚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的處置問題,以應付國際上越來越大的調查壓力。

據悉,他們4月29日至濟南,住南郊賓館,5月2日到章丘市明水鎮的龍泉寺,5月4日住在青島八大關賓館。

按理來說,這幾個傢伙,除“三個代表”江豬媳外,現在不是政治局委員就是政治局常委,但行蹤卻一點保密性都沒有,不管走到哪裏,行程都讓人給泄露出去,都臭到這種程度了!


2002年,江去德國讓把車隊經過
路邊的井蓋焊死。
最能說明江澤民四面楚歌的是,5月4日晚9點25分至50分之間,《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兩名調查員居然分別直接撥通了江房間的電話。

這可是天大的事啊,過去江住在哪個賓館都很難讓人事先和當時知道,更不要說把電話直接接到江的賓館房間裏。

記的2002年5月,江帶著江綿恒去香港參加「財富論壇」會議,連與會記者上廁所都有人跟蹤,而且廁所水箱都用封條封住,江乘坐的船經過的河裏事先都檢查過,並用強光24小時照著河底,連一隻小癩蛤蟆通過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時候江澤民的驚恐是全世界出了名的,江去德國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連車隊經過的街邊陰溝蓋都要焊死。

現在江澤民不害怕了嗎?當然是越來越害怕,否則他坐著輪椅到處竄什麼。那麼賓館前臺怎麼能隨便就把電話接到老江的房間裏呢?這把他當什麼了?保鏢都幹什麼去了?過去江到深圳參加個會,都是坦克車在內圈護衛,外加3000名特警把守在外圈,怎麼現在一警也不警,一圈兒也不圈兒啦?

不僅如此,《追查國際》報導說,接電話的就是江本人,電話還錄了音。

“你是江豬媳嗎?”

“是的。你是誰?”

“我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代表。你迫害法輪功犯了‘群體滅絕罪’!……”

江掛斷電話。

再打,江接起一聽找他,立即掛斷。再打不接。


江豬媳驚慌失措!
這在過去能發生兩次嗎?一次江澤民就拍桌子把接線員轟回家去,把飯店經理給革職了,現在,誰聽他的,沒輒,幹沒輒!呵,呵呵……

接著讓江豬媳膽寒的是,《追查國際》報導說:北京時間22時多,青島專線局的人被連夜找去,為江換了房間的電話號碼。

了如指掌!咋整???

咋整也整不了,真是絕門兒了。江的隨行人員聽到江澤民親自接到《追查國際》的電話,震驚的目瞪口呆。

5月6日晚江一行外出,很晚才歸。 《追查國際》得知江已經回賓館的消息後,再次撥通了仍在青島八大關賓館江澤民住的房間電話,注意──是新換的電話號碼哎!江不敢接電話。這回他沒嚷嚷著要換號碼,他知道內部有人幫忙法輪功,換號碼也沒用。據說那晚他吃的安眠藥加了劑量。

由於《追查國際》掌握江所有隨員的房間直撥電話號碼,就撥通了一連串其隨員電話,第一個是江的秘書尹慶林。調查員問:「你是尹秘書嗎?」「你是誰?」「我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代表。請你幫忙轉告江澤民……」,對方沒哼出一個音,就掛斷了電話。另一個江隨員神經更脆弱,調查員剛說:「我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調查員」,「什麼?!」 對方驚叫一聲,只聽到啪啦一聲,電話斷氣兒了。

調查員再撥通另一隨員的電話:「我是《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代表。請你幫忙轉告江澤民……」 對方立即語無倫次的結巴起來:「你,你別跟我說,我…我…我不住那個樓,」接著耍賴說,「我也不給你轉, ……」 調查員嚴肅的說:「請你轉告江澤民:他迫害法輪功犯了‘群體滅絕罪’!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定要將他繩之以法!……」 對方聽完了才掛斷了電話,可見心理很複雜。

幾年來,都是江澤民派人跟蹤這個跟蹤那個,他哪裏會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品嘗到在別人手心兒裏拿大頂的滋味。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