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醒世界媒體的呼聲(圖)
 
黎軒
 
2006-4-27
 


最近一直和王文怡女士奔波於國際媒體和美國國會的揭露蘇家屯活摘法輪功學員
器官慘案的兩位證人安妮和彼得也一同出席了王文怡的新聞發布會。(大紀元)

【人民報消息】2006年4月20日,這是一個值得人們記住的日子。一個看似纖弱的女子,在布什和胡錦濤白宮會面時,喊出了“停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停止迫害法輪功”等口號。她的呼聲打破了美國及世界主流媒體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和群體虐殺、活摘器官和焚燒活體的沉默,歷史在這瞬間定格,攝像機鏡頭以及媒體的目光同時在此刻聚焦。她的名字――王文怡被維基百科全書收錄。

七年來,中共傾國家之力,用老百姓的血汗錢對以“真、善、忍”為宗旨的法輪功修煉團體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的政策,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不完全統計2870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6000多人被非法判刑,10萬多人被非法勞教,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特別是蘇家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曝光後,中共當局更加變本加厲,抓緊銷贓滅跡,殺人滅口。而蘇家屯只是冰山一角,而類似的集中營目前在中國大陸至少36處之多。而對這樣慘絕人寰的有系統的謀殺,對這樣的大是大非,世界主流媒體一片沉默。在蘇家屯事件曝光三週後、中共把罪證轉移滅跡後,美國派人到蘇家屯走馬觀花轉一圈,無意中幫了中共的倒忙。

在這種情況下,王文怡出於一個醫生的責任和良知,出於“想挽救生命”的慈悲,喚起國際社會的關心和世人的善念,適時的發出了正義的呼喊。王文怡說,我清楚這樣做的後果,但是我知道救人更重要。我知道人性超越一切。

華盛頓時報於上週四(4/20)評王文怡為一週的“高尚”人物。華盛頓時報在文章中說,“王文怡博士,以民主的方式歡迎中共主席到美國,她是本周的高尚人物。”

王文怡說,那些證人由於逃避和恐懼滅口,他們雖然和我們密切接觸,但是不敢站出來。他們都在關注美國和國際媒體媒體對此事的態度,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可以保護他們的舉報環境。正因為如此,我意識到讓美國和世界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非常重要。

王文怡說,我最近接受一家國際媒體採訪前,也發生過製作人通知我:“不能提器官移植問題。”到目前為止,關於中國大陸勞教所發生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仍沒有在國際社會上被廣泛揭露出來。我為何在此重大場合呼籲,媒體仍然沒有詳細的報導,但這恰恰是問題的關鍵。

王文怡實現了一個正義、善良的人應該做的,當然這需要非凡的勇氣。生存權是人的最基本權利,天賦人權是與生俱來的,人權的普世價值應該是被普遍接受的。任何壓迫人權的行為都應受到譴責,更何況這種滅絕人性的殺戮以及喪盡天良的摘取活人器官的事情呢?

對於美國聯邦政府對王文怡的威脅外國官員指控,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說:她是一名47歲、看來脆弱的婦女,一位醫生、兩個孩子的母親,威逼一位統領四百萬軍隊的領導人?他還有軍隊或保鏢護駕。事實恰恰相反,是中共政府威逼、強制和擾亂自己的人民。

王文怡的辯護律師波斯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王文怡曾經企圖恐嚇或騷擾中共政權主席胡錦濤。

草庵居士認為:胡錦濤訪問白宮的過程中,整個會議秩序沒有被打亂,整個場地及參加儀式的人並沒有任何騷亂或動亂。無論是人或物質均無損失,……事實上,在白宮,記者並未被禁止講話,王的行為僅僅是講話大聲而已。

高智晟律師認為,中美的人權對話進行了30年,在這樣的對話過程中,美國非常清楚,中共是一個人權惡棍。但是呢,這本身不是他要關心的,他關心的是在這樣的過程中,我不斷的和你談,你就得不斷的給我好處。這種情況下,美國政府是雙贏,一邊贏得了人權鬥士的美譽,另一邊他獲得了源源不斷的浸印著中國人鮮血的美鈔。在這樣的過程中,中美各有所得。

王文怡的呼聲也表達了這樣一個信息:中共存在的歷史,即是持續血腥殺伐人民的肉體到精神,及道德、善良和基本權益的恐怖暴力以及謊言的歷史。對它的任何姑息和縱容都是非常危險的。聯想到遲浩田的核捆綁,“就是說核武器把整個世界的安全捆綁在一起,……就是我們黨的命運與整個世界的命運捆綁在一起,如果我們共產黨完了,中國就完了,世界就完了。”“是保全幾億中國人的生命重要還是保全我們黨的生命重要?我們只能選擇後者。……黨的生命就是高於一切!”還有戰爭狂人朱成虎以犧牲西安以東的城市為代價,即準備死掉10億中國人來維持中共的獨裁政權,凸顯了中共對生命的蔑視和對人類生存的威脅。

尼莫拉牧師(Martin Niemoeller)說過,起初,不管納粹抓誰我都不說話,最後他們來抓我時,已經找不到為我說話的人了。人溺就是己溺,人類的道德、正義需要大家共同維護。對邪惡的姑息和縱容就是對良善的犯罪,其最後受害的必然是自己。

羅莎.帕克斯在公交車上拒絕歧視性讓出座位而被捕促成一場大規模的黑人人權運動。她的“我受夠了讓出座位!”這一句話竟然改變了美國。她贏得了美國人民的尊重,被全世界譽為“民權之母”。美國國務卿萊斯在帕克斯的追悼儀式上說的一句話:“沒有帕克斯,我就不可能今天以國務卿的身份站在這裏。” 被外界認為最有代表意義的一句話。

今天,王文怡博士以一個醫生的職責和良知,為救助那些時刻會被切除器官、慘遭殺戮的無辜民眾,為了維護人類的道德、喚起人們正義感,為了維護天賦人權的普世價值,發出了正義呼聲,同樣值得我們敬佩!她的呼聲震撼著每一個善良的人,應該使沉默的媒體驚醒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