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虎該垮!中共逼迫師濤演出“梁祝”悲劇(多圖)
 
李曉
 
2006-5-6
 

這不能作為西方大公司墮落的理由!(動向)

【人民報消息】互聯網巨頭雅虎公司多次提供用戶的電子郵件資料給中共,到目前為止,至少有4名遭到中共判刑的中國異見人士與雅虎告密有關。他們是被判10年冤刑的王小寧和師濤,被判8年冤刑的李智和被判4年冤刑的姜力軍。

面對確鑿的證據,面對國際輿論的譴責,助紂為虐的雅虎發表聲明否認向中共提供了資料。

師濤家的天塌了

2004年4月,任職湖南《當代商報》記者師濤,曾報導當地官員貪污腐敗的消息。期間,他將中共中央有關要求“嚴防紀念六四活動”的摘要,用雅虎電郵發送到海外一個中文論壇上,被總部在美國的雅虎分公司「香港雅虎」告密。數月後的10月24日在山西太原被捕,2005年被中共判刑10年,現關押在湖南赤山監獄。師濤的罪名是「非法向境外提供國家機密罪」。

雅虎的告密給師濤全家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師濤的母親高琴聲女士給美國總統布什的公開信說:“我先後請了五位律師為兒子辯護,結果都等於零,多次申訴也無濟於事。為了探監方便,我千里迢迢背井離鄉,寄居在人生地不熟的湖南長沙。我們全家已經傾家蕩產,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中共以拆散他人家庭為樂

在中國,不僅江澤民喜歡給別的男人戴綠帽子,而且中共最見不得老百姓家庭美滿,所以逢運動就要搞到家家戶戶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記的文革時父親被關押起來,被稱作美女的母親去送衣物,“造反派”領導一看大驚,說:「沒想到他還有這麼漂亮的老婆!」於是天天上門逼迫母親和父親離婚,母親說:「孩子都好幾個了,離了婚怎麼辦?」說死了不離,最後只好不了了之。

地主出身的舅舅就沒有如此幸運了,舅舅在國民黨當政時期入過三青團,中共建政後被定為「歷史反革命」。中共的「土改」時期,在當地是大戶的姥姥家被徹底共產共妻了,舅舅的第一個老婆就被分配給了黨在農村的「可靠力量」。舅舅再婚,夫妻異常恩愛。文革期間,剛死了老婆的工廠造反派頭兒,看上了我的舅媽,於是硬把在農村沒有任何親戚的舅舅送回老家,然後每天賴在我舅媽的床上耍流氓,威脅她如果不從也送到農村去。在每天都可能被打死的情況下,舅媽痛哭流涕的來和我媽媽商量,最後還是和舅舅離了婚,嫁給了那個無賴,後來她生活一直非常不幸。

師濤的「梁祝」悲劇


被雅虎出賣的師濤。
只要中共還在,這樣的悲劇就會不斷的上演。被雅虎出賣的師濤就是一個。

35歲瀟灑的師濤多才多藝,曾在陜西、山西、湖南的多家媒體機構擔任記者、編輯,並出版了多本詩集,是一位活躍的網絡作家,也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的成員。

師濤被拘押時,才新婚數月,比他小10歲的妻子是山西大學剛畢業不久的王瑗,在山西經濟導報任財經記者。

中共最喜歡看人民痛苦,專門拿刀子往人心上捅。當國安知道師濤剛結婚,夫妻感情非常好時,就決定再戳師濤一刀。

據開放雜誌4月刊報導,在師濤被拘押後,當局對他25歲的年輕妻子王瑗施加強壓力,迫使她在2005年底與師濤離了婚。

王瑗是位涉世不深的女子。師濤被抓後國安局大批人馬到師濤家大肆搜查,王瑗嚇得渾身發抖,國安又把王瑗帶走連續審問了24小時,嚇得王瑗不停哭。其後日子國安對她實行嚴密監視,恐嚇她不准與外界聯絡及向海外披露師濤的案情。

小女子嚇得一個人不敢在家,到鄰居家借宿,國安特務能讓她舒服嗎?於是又騷擾她鄰居。看來中共對待高智晟那手沒什麼新鮮玩意兒,到哪兒都是這一套。鄰居家受不了自然不敢接待王璦。於是走投無路的王瑗跑到國安局去哭訴,說再如此下去她只有自殺了。壞人做完了,再裝好人,於是國安局給她一點兒寬鬆環境,目地還是逼她和師濤離婚。

中共的黨官們鬼混到連301醫院都愛滋了,卻不許老百姓一夫一妻過日子。

不幹人事的國安特務不可能天天找王瑗談,於是把強迫離婚的任務下放給她工作的報社。山西經濟導報受到來自上邊的強大壓力,就威脅王瑗如不與師濤離婚,就開除她。王瑗每天上班,領導見到她的第一句話就是:想通了沒有?要不要離婚?

王瑗與師濤新婚燕爾,非常恩愛,師濤被捕後,王瑗還拿了三萬元出來為丈夫打官司。王瑗堅持了半年,待二審判決見中共維持給師濤的10年刑期原判,終於崩潰,決定與深愛的丈夫離婚。

王瑗最後一次到獄中見師濤,兩人緊緊相擁,難捨難分。旁觀者見到此景都感辛酸,感嘆說「這是正在上演的一出梁祝悲劇啊!」

記住這些可恥的名字


(左起)師濤的律師李建強、委託人張鈺和香港
的代表律師何俊仁,代師濤要求雅虎香港向師濤
本人及其家人道歉及賠償。
沒有雅虎的告密就不會有師濤家庭的巨大災難,中共的茍延殘喘與助紂為虐者有極大的關係。

讓我們記住這些可恥的西方大公司的名字:雅虎(Yahoo)、古狗(Google)、微軟(Microsoft)、思科(Cisco)、Skype,這些西方大公司利用安裝文字過濾裝置和對用戶發送的電子資訊進行過濾等等科技技術協助中共犯罪!

日前正在服刑的師濤委託友人及律師向雅虎採取法律行動;同時向香港私隱專員公署投訴雅虎的隨意泄露他人私隱等違反商業操守的行徑。

師濤委任的香港律師何俊仁曾表示,這件事情不只是師濤個人的事件,而是對整個中國大陸數以百萬計互聯網用戶法律上私隱的保障。無論雅虎或古狗,都應該知道屈從中共的事件不會輕輕被放過。

歷史將見證這一幕:助共為虐者亡,助共為虐的公司垮!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