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媒體,你們夜裏怎麼能安然入睡?
 
作者:龔平
 
2006-3-21
 
【人民報消息】不久前,一名知情人士向大紀元透露了中共瀋陽蘇家屯集中營秘密虐殺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並焚屍滅跡的驚天黑幕。此消息被一位蘇家屯前工作人員證實,並透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細節。她的前夫是曾經參與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刀醫生。

她說,2001年開始有六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關押此地,迄今沒有人能夠生還出來。約六千人法輪功學員中相當部份的人已經被挖空心臟、腎臟、眼角膜、皮膚後死去,並被毀滅屍體。很多人是被活體摘除器官,因為麻藥有限額,手術時麻藥用得很少。被摘除器官的活體被秘密扔進用鍋爐房改裝的焚屍爐,骨灰和鍋爐中的焦炭混為一體作為爐灰倒掉。剩下還有約二千法輪功學員藏在這個醫院,她擔心當局會毀滅證據和滅口。

這一曠古慘烈的悲劇,令人呼吸艱難,思想窒息,令天地為之動容!迫害者的凶殘,已經超出了任何善良人可以想像的地步。但對此重大事件,許多媒體卻保持了異乎尋常的沉寂。不報的理由是:需要更多的證據。這樣的說法讓人感到憤怒。

兩位知情人冒著那麼大的風險透露了這麼多寶貴而緊急的消息,媒體卻以證據為理由置若罔聞。這是負責任的態度嗎?有什麼比制止正在進行的大規模屠殺更緊急呢?有什麼新聞要求比挽救數千人的生命來的重要呢?當猶太人被希特勒屠殺的時候,如果有人提前透露了集中營的消息,媒體說:給我更多證據,我才能報導。可能嗎?實際上,因為沒有對納粹大屠殺消息作大量頭版報導,紐約時報至今仍然受到專家學者責難。

那些媒體到底期望什麼證據呢?難道這位工作人員採訪中透露的種種細節還不足以作為證據?難道要等中共把集中營的人都殺光、把全部屍骨擺在他們面前才算證據?難道他們要等中共把爐灰都揚盡、把蘇家屯變成夢幻天堂再去報導?一個可以對手無寸鐵的天安門學生出動機槍坦克、一個可以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殘忍迫害、一個在和平時期讓數千萬中國人死於非命的政權,還需要什麼證據來報導此次集中營的罪行?其實,中共集中營的傳聞早有媒體報導,中共販賣人體器官的醜聞也廣為人知,這次蘇家屯內幕不過是對各種傳聞的最新印證,而且是非常局部的印證,更多駭人聽聞的消息可能還會被知情人曝光。

那些保持沉寂的媒體必須明白,中共是一個什麼罪惡都幹得出來的集團,也是一個最善於隱藏罪行、銷毀犯罪證據的集團。即使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中共也可以裝扮成療養勝地讓國際媒體採訪;即使是中共自己製造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案,它也可以安排當事人出來接受採訪攻擊法輪功;即使薩斯疫情已經大規模擴散,中共還可以信誓旦旦的向世界聲稱薩斯沒有發生。在中共迫害問題上等待證據,無異於配合中共作惡,給予其銷毀證據的時間。蘇家屯納粹式集中營曝光快兩個星期了,中共沒有任何公開的回應,但一些有關器官移植的網頁近日卻遭到刪除。這說明了什麼?

對納粹式集中營事件報導的拖延,絕不是媒體的職業規範,更無益於媒體的聲譽。相反,這是對媒體職業道德和媒體本身的巨大傷害。等待證據的說法,如果不是那些媒體對中共的邪惡本性極其無知,就是忘記了自己應該承擔的社會和道德責任。那位知情人說,她知道現在醫院還有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她希望這個事情能夠盡快在國際社會上曝光,能救活這些還沒有被殺死的人,希望盡快阻止這個驚人的罪惡。面對如此重大的殺戮事件,如此隨時可能發生的毀屍滅跡的惡性事件,媒體如何能以證據的理由心安理得的保持沉默?如何能對各地民眾舉行的抗議譴責蘇家屯集中營暴行的活動熟視無睹?

實際上人們不難看出,媒體沉默的原因是集中營事件觸及到了中共最黑暗邪惡的一面,觸及到了中共的禁區,很多媒體懼怕於中共的報復,在中共利益和壓力面前低下了高貴的頭。所謂證據的說辭,不過是為了不得罪中共而找的搪塞別人和自己的藉口。如果此事件發生在北韓、古巴或索馬里等小國,如果此事件不是關涉法輪功,媒體一定不會如此沉寂。他們能夠每天大量報導其它毫無證據的新聞消息,為什麼就不能報導有前工作人員、主刀醫生太太作證的蘇家屯事件?一個受中共控制的華文大報的記者向當地集會組織者打聽消息,得知集會內容後,馬上表示她無法報導,原因與證據完全無關。

蘇家屯令人窒息的慘案,拷問著每一個的良知,也拷問著每一個媒體的良知。媒體本為無冕之王,是社會正義和良知的捍衛者。在受迫害者急需援助的情況下,媒體的沉默就等於在縱容罪惡,成為迫害的幫兇。面對屠殺,媒體的沉默是一種恥辱,也是一種罪責。事實上,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如此肆無忌憚,如此長期持續,與媒體的麻木冷漠有相當大的關係。

二戰後,面對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慘劇,國際社會發出了“NEVER AGAIN”(決不再發生)的誓言。今天,納粹式死亡集中營在人們眼皮下公開發生了,眾多媒體一片靜寂,毫無譴責制止之聲。

這是一種怎樣的冷酷與悲哀?媒體的道德責任到底體現在哪裏?有一天,當這場迫害結束的時候,當中國人贏得自由的時候,我不知道,那些媒體是否有勇氣承認:當初因為中共的利益和壓力,我在中共納粹式集中營事件上保持了沉默,站到了迫害者一邊?

當媒體高聲譴責古狗、雅虎、微軟、思科等網絡公司封鎖自由資訊的時候,他們也許沒有想到,他們在對中共集中營罪惡的報導上同樣保持了可怕的自我審查。上個月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國會眾議院人權委員會主席湯姆.蘭托斯議員在對四大網絡巨頭的代表說:“你們在中國可惡的行動是一種恥辱。我實在不理解你們公司的領導夜裏怎麼能安然入睡?”現在,這個質問同樣適用於對蘇家屯慘案沉默的媒體上:當數千無辜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集中營被謀殺、活體摘取器官並被焚屍滅跡時,你們夜裏能夠安然入睡嗎?

〔原題目:蘇家屯集中營,媒體何以沉默?〕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