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家屯──全民反對迫害法輪功的起點
 
作者:章天亮
 
2006-3-21
 
【人民報消息】一個多星期以來,許多善良的人們都被蘇家屯滅絕營所透露出來的慘絕人寰的魔鬼暴行持續地震撼著。

這種心靈的感觸是難以言表的。人類歷史上曾經發生過類似的暴行,但是從程度上和目標上看,共產邪黨之邪惡與殘暴可以說是“空前絕後”的。說它“空前”,是因為曾經發生在殘酷戰爭期間的法西斯暴行也無法望中共暴行之項背;說它“絕後”,則不僅是因為其殘暴已經成為人類無法逾越的“高峰”,更因為這樣的暴行如果不能制止,人類的文明底線將不復存在,人類將變為非人。

在納粹集中營中,屠殺是一項每日都在進行的“工作”。法西斯確實從屍體上取下值錢的首飾,甚至把人的脂肪熬煉成肥皂供應軍需,然而請注意:這些罪惡都發生於人死亡之後。為了其罪惡的政治和經濟目的而對同胞進行活體解剖牟利,此等事只此共產邪教一家而已。

蘇家屯事件的曝光,有可能觸發全民起而反對中共邪教迫害法輪功。這一推斷基於如下原因。

一、迫害與反迫害的較量中,迫害步步升級

粗略梳理迫害與反迫害的大事時間表,我們即可看出,法輪功的不屈不撓讓中共邪教越發瘋狂,並將迫害升級到喪心病狂的程度。

1999年7月20日,中共剛剛開始鎮壓法輪功的時候逮捕的大多是前法輪功研究會成員和各地氣功輔導站站長。在中共心目中,民眾早已經在各種運動中成了一盤散沙,只要把所謂“負責人”或者“組織者”抓起來,民眾自然風流雲散。因此,對於當時去請願的普通法輪功學員,中共將他們短暫關押後即予釋放。

然而讓中共沒有想到的是,法輪功並不存在“研究會成員”、“輔導站站長”、“分站長”、“輔導員”以及普通沒有頭銜的學員之間的嚴格界限。在法輪功內部根本不存在上下級的關係。每個人實際上都在根據個人對《轉法輪》的理解決定下一步的行為。因此在中共實施“擒王”策略後,更多的法輪功學員前仆後繼地加入到和平請願的大潮中。

中共對法輪功從明面上的迫害在最初的一年多內經過了五次升級,這一過程有目共睹。蓋因江澤民曾經計劃“三個月消滅法輪功”,這種升級也鮮明地以“三個月”為階段特徵。

在1999年4月25日中南海請願事件結束後,中共開始對法輪功的集體晨煉活動進行騷擾。手段僅僅侷限在驅散和干擾,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對請願法輪功學員短暫限制自由。此時的拘禁時間一般不超過24小時或48小時。當然個別地區警察在處罰時掌握標準有所不同,然而中共對於處罰力度並未統一規定。

第二次升級是1999年10月底。江澤民見將法輪功定為“非法組織”仍然不能嚇阻大規模的請願,於是在法國訪問期間公開對《費加羅報》記者稱法輪功是“X 教”。此舉將大規模的請願從信訪局推上了天安門。許多法輪功學員開始了以打橫幅的方式向世人昭示法輪功的冤情。更有一些弟子秘密召集中外記者招待會,公布法輪功被誣陷和迫害的真象。江澤民惱羞成怒,接下來,凡是去天安門打橫幅的弟子基本上都被處以行政拘留十五天。

行政拘留十五天的處罰仍然擋不住更多的弟子在天安門打開寫有“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在2000年陰歷新年之際,達到了一個小小的高潮。於是,當時拘捕的法輪功弟子基本上被處以了三十天的刑事拘留。這是第三次升級。

新年過後,法輪功的氣勢沒有絲毫的衰退,各國記者開始廣泛報導法輪功在天安門抗議的消息。到2000年4月25日前後,適逢中南海事件一週年,加上海外動議將李洪志師父開始傳法的5月13日定為“世界法輪大法日”,天安門前的抗議人數達到了迫害開始後的最高峰。筆者的父母與姐姐都是在那次抗議中被捕。當時以為會因循慣例被處以十五日或三十日的拘留,未料多方打聽,警察的答覆是目前對這一批被捕人員的處理在等待上級統一指示。未幾,這批人大多數被勞教。這是第四次升級。

江澤民不會理解信仰的力量,它比當年下令鎮壓基督教的羅馬皇帝尼祿更加殘忍,也更加愚蠢。它認為這下子法輪功一定會被嚇回去了,孰料抗議的行動並未停止,被捕的法輪功學員也堅決不肯放棄他們的信仰。於是江澤民在2000年7月至8月間下達了對法輪功“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這是第五次升級。

在密令下達之前,法輪功被迫害死的弟子人數大約是180人,到密令下達後一年被迫害死的人數便增加到500人,第二年又增加了1000人。而這僅僅是不完全統計數據。

2000 年9月江澤民訪美,在CBS的60分鐘節目中當著全世界的面造謠詆毀法輪功,明慧網推出“邪惡江澤民”專欄,全面揭示江澤民這個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之後,法輪功方面的抗議從天安門逐步轉為全國遍地開花地散發傳單、光盤等真像資料。迫害一直日漸升級,然而逐漸轉入地下。

或者有人會說,如果法輪功沒有堅持抗爭,那麼今天的迫害就遠不會這麼殘酷。這是倒果為因的荒謬邏輯,這種邏輯在今天的退黨大潮和絕食維權運動中仍然時有所聞。好比一個小偷去偷東西,沒想到主人夫婦在家,於是小偷便變偷為搶,將自身身份從小偷變為強盜,更不料主人奮起抗爭,於是強盜便將主人殺死,並姦污了主婦。我們不能責怪主人反抗的不該,只能責怪小偷——強盜——殺人犯(強姦犯)這個轉變的過程。

二、蘇家屯事件——迫害升級的必然結果

中共在歷史上對任何個人和團體的鎮壓從未失手過。正因為從未失手,所以中共無論在鎮壓的過程中使用了多麼殘忍和卑劣的手段,這些都從未得到過真正的系統曝光與清算。

誠如《九評之七》所言:中共殺人模式中重要的一種就是“先殺靈魂,再殺肉體。”每一次運動的幸存者極有可能是已經被中共打斷了脊梁骨的人。他們或者不願意回憶自身的痛苦經歷,或者出於恐懼而幫助中共掩蓋罪惡,甚至對平反感激涕零。鄧小平一定是看到了這種結果,才敢對文革進行平反,成功地把罪惡變成了“勇於改正錯誤”的“偉光正”證據。也基於幾乎同樣的原因,張志新是在文革結束後被殺死的——中共對她寧折不彎、寧死不屈的精神感到害怕。

對法輪功的迫害令中共一腳踢在了鐵板上。江澤民發現一個問題,無論酷刑多麼殘酷,謊言多麼精緻,法輪功學員都一直保持著對信仰的堅守,即使有部份學員在承受到痛苦的極限後簽下了所謂放棄信仰的保證書,然而一旦離開高壓環境就立即清醒過來,並加入到全面揭露迫害的行列中。

中共的罪惡第一次因鎮壓的失敗而曝光。而迷信暴力的中共便認為是暴力仍然不夠殘酷,因此進一步升級迫害力度。法輪功學員對信仰越忠貞,中共就越迫害;中共越迫害,法輪功學員就越忠貞,就越要揭露迫害。

最終中共認為這些人既然不能在精神上消滅,就必須從肉體上消滅,否則每一個人都會成為中共魔鬼酷刑的人證。

蘇家屯應該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應劫而生”的。這是中共邪教惡變的必然結果。

蘇家屯的“殺人滅口”從另一面表現出:第一、中共對自己的暴力和謊言的作用喪失了信心,儘管這兩大“法寶”在過去百試百靈,但卻在真正的信仰面前敗下陣來;第二、中共對自己的存在都喪失了信心,因此才決定用滅口的辦法大量銷毀人證。

我始料未及的是——蘇家屯是在2001年就投入運作,這說明中共對自己的信心從那時起就已經開始喪失。《九評》和退黨大潮的出現則讓中共殘存的信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流失殆盡。

三、反人類罪

蘇家屯的罪惡不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反人類的。

中共的所謂“人權就是生存權”的說法在網上普遍被批駁為“豬狗權”,亦即只要生存而不要自由和一切文明社會公認的政治權利。

蘇家屯事件揭示的更可怕現實是:一個人如果需要更換臟器,在24小時至48小時內即可獲得質量上好的器官。實際上器官移植不僅需要供體與受體血型吻合,組織配型也要同樣吻合,這說明中共以飼養豬狗的方式來維持大量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一旦需要某個學員的器官,這個學員甚至不經麻醉或輕微麻醉(中共通常只是將人打昏),器官就被割除,之後在人還沒咽氣時就推入鍋爐房焚屍滅跡。證人說:“叫他(主刀大夫)幹的人說,你已經上了這條船了。殺一個人也是殺,幾個人也是殺。”

這種用比對待動物更殘忍的手段大規模殺死自己的同類,其惡劣程度遠非法西斯可比。這場人類歷史上最殘暴的反人類罪的行惡者從主使到脅從必遭天譴!必受天罰!

四、罪惡將臨到每一個人

如我在《把握中國時局的三個切入點》中所言,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決不會僅僅侷限在法輪功學員身上。因為迫害的荒謬與殘忍程度早已超過正常人的想像,執行這種迫害就必需要天良喪盡的人渣。又因為系統的迫害遍及中共的每一寸土地,以江澤民為“核心”的中共也必要讓這樣的人渣占據整個專政機器的每一個環節。

這個專政機器不僅由“警察”組成,還需要司法局、檢察院、法院、政法委、宣傳系統、衛生系統、特務系統、軍隊系統以及鄉鎮、縣委、市委、省委的各級共產黨書記等等的配合。

所以每一個中國人都應該睜開眼睛看一看,我們的周圍就是這樣的一個邪教犯罪集團。如果誰對這樣一個邪教仍然抱有信心的話,就應該好好記住《九評之二》的一句話“誰在什麼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就會在什麼問題上送掉小命。”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手法被迅速擴展到其它氣功團體、信仰團體、維權團體、上訪人士的身上。如高智晟律師所言“在今天的中國,無論你是何人在何處,只要將你說成是法輪功,警察就可立即抓捕你,且不需要出示任何法律手續。‘法輪功’三個字成了抓捕的絕對理由,至少,中國的許多警察已經認可了這樣的荒誕邏輯。”警察對郭飛熊冠以這樣的“罪名”進行綁架時說:“中央有命令,說你是法輪功分子,你就是邪教分子!我告訴你,對你這種邪教分子,我們就是要實行人民民主專政,絕不手軟!什麼法律手續不手續的,對你這種法輪功分子是不需要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的”

只要對法輪功無法無天的迫害還存在,任何人都不能保證不會被冠以法輪功成員的“罪名”後遭到逮捕。只要蘇家屯集中營繼續存在,任何人都不能保證不會被活體器官割除後焚屍滅跡。

如果一個人所生活的小區內有一個失去理智的殺人犯,每日隨機殺一個人,小區內必然人人自危。而中國大陸的現狀則是我們的周圍有數不清的職業殺人犯,他們或者是穿著警服的警察,或者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或者是穿著西裝高坐在主席臺上的共產黨官僚。

五、全民反迫害——從反對迫害法輪功開始

如果對蘇家屯這樣的暴行能夠容忍,世界上還有什麼樣的暴行才能讓我們動容呢?

到了必須終結共產邪教統治的時候了!我們一直在力促中國社會的和平轉型,只要稍有良知的人離開中共,中共就會消解於無形。

鑒於法輪功遭到最非人、最普遍的迫害,講述法輪功的迫害真相就成了對中共邪教本質的最鮮活、最深刻的揭露。

反對中共迫害法輪功,並不是讓中共停止迫害,時至今日,彌天的罪惡中共根本無法償還,那些天良喪盡的人也不會放下屠刀。因此,我們要通過消解中共的方式來消解迫害,其表現形式就是主動離開中共,並通過傳播《九評》和法輪功的真相資料喚醒更多的人離開中共。

我們也應該看到,中共儘管因為歷史上累累的血債和當今繼續犯下的累累罪惡而恐懼,而法輪功問題則是中共恐懼中之最恐懼者,也是中共最脆弱的死穴。

要滅亡中共,我們就需要直指要害,用《九評》的思路去看待中共,用反對迫害法輪功和傳播《九評》的方式去揭露中共,用退黨的方式去消解中共。

蘇家屯——將永遠和中共的罪惡聯繫起來,而我們要力促蘇家屯事件成為全民反對迫害法輪功的起點。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