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媒体,你们夜里怎么能安然入睡?
 
作者:龚平
 
2006-3-21
 
【人民报消息】不久前,一名知情人士向大纪元透露了中共沈阳苏家屯集中营秘密虐杀法轮功学员、活体摘取器官并焚尸灭迹的惊天黑幕。此消息被一位苏家屯前工作人员证实,并透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细节。她的前夫是曾经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主刀医生。

她说,2001年开始有六千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此地,迄今没有人能够生还出来。约六千人法轮功学员中相当部份的人已经被挖空心脏、肾脏、眼角膜、皮肤后死去,并被毁灭尸体。很多人是被活体摘除器官,因为麻药有限额,手术时麻药用得很少。被摘除器官的活体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骨灰和锅炉中的焦炭混为一体作为炉灰倒掉。剩下还有约二千法轮功学员藏在这个医院,她担心当局会毁灭证据和灭口。

这一旷古惨烈的悲剧,令人呼吸艰难,思想窒息,令天地为之动容!迫害者的凶残,已经超出了任何善良人可以想像的地步。但对此重大事件,许多媒体却保持了异乎寻常的沉寂。不报的理由是:需要更多的证据。这样的说法让人感到愤怒。

两位知情人冒着那么大的风险透露了这么多宝贵而紧急的消息,媒体却以证据为理由置若罔闻。这是负责任的态度吗?有什么比制止正在进行的大规模屠杀更紧急呢?有什么新闻要求比挽救数千人的生命来的重要呢?当犹太人被希特勒屠杀的时候,如果有人提前透露了集中营的消息,媒体说:给我更多证据,我才能报导。可能吗?实际上,因为没有对纳粹大屠杀消息作大量头版报导,纽约时报至今仍然受到专家学者责难。

那些媒体到底期望什么证据呢?难道这位工作人员采访中透露的种种细节还不足以作为证据?难道要等中共把集中营的人都杀光、把全部尸骨摆在他们面前才算证据?难道他们要等中共把炉灰都扬尽、把苏家屯变成梦幻天堂再去报导?一个可以对手无寸铁的天安门学生出动机枪坦克、一个可以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残忍迫害、一个在和平时期让数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的政权,还需要什么证据来报导此次集中营的罪行?其实,中共集中营的传闻早有媒体报导,中共贩卖人体器官的丑闻也广为人知,这次苏家屯内幕不过是对各种传闻的最新印证,而且是非常局部的印证,更多骇人听闻的消息可能还会被知情人曝光。

那些保持沉寂的媒体必须明白,中共是一个什么罪恶都干得出来的集团,也是一个最善于隐藏罪行、销毁犯罪证据的集团。即使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中共也可以装扮成疗养胜地让国际媒体采访;即使是中共自己制造的所谓天安门“自焚”案,它也可以安排当事人出来接受采访攻击法轮功;即使萨斯疫情已经大规模扩散,中共还可以信誓旦旦的向世界声称萨斯没有发生。在中共迫害问题上等待证据,无异于配合中共作恶,给予其销毁证据的时间。苏家屯纳粹式集中营曝光快两个星期了,中共没有任何公开的回应,但一些有关器官移植的网页近日却遭到删除。这说明了什么?

对纳粹式集中营事件报导的拖延,绝不是媒体的职业规范,更无益于媒体的声誉。相反,这是对媒体职业道德和媒体本身的巨大伤害。等待证据的说法,如果不是那些媒体对中共的邪恶本性极其无知,就是忘记了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和道德责任。那位知情人说,她知道现在医院还有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她希望这个事情能够尽快在国际社会上曝光,能救活这些还没有被杀死的人,希望尽快阻止这个惊人的罪恶。面对如此重大的杀戮事件,如此随时可能发生的毁尸灭迹的恶性事件,媒体如何能以证据的理由心安理得的保持沉默?如何能对各地民众举行的抗议谴责苏家屯集中营暴行的活动熟视无睹?

实际上人们不难看出,媒体沉默的原因是集中营事件触及到了中共最黑暗邪恶的一面,触及到了中共的禁区,很多媒体惧怕于中共的报复,在中共利益和压力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所谓证据的说辞,不过是为了不得罪中共而找的搪塞别人和自己的藉口。如果此事件发生在北韩、古巴或索马里等小国,如果此事件不是关涉法轮功,媒体一定不会如此沉寂。他们能够每天大量报导其它毫无证据的新闻消息,为什么就不能报导有前工作人员、主刀医生太太作证的苏家屯事件?一个受中共控制的华文大报的记者向当地集会组织者打听消息,得知集会内容后,马上表示她无法报导,原因与证据完全无关。

苏家屯令人窒息的惨案,拷问着每一个的良知,也拷问着每一个媒体的良知。媒体本为无冕之王,是社会正义和良知的捍卫者。在受迫害者急需援助的情况下,媒体的沉默就等于在纵容罪恶,成为迫害的帮凶。面对屠杀,媒体的沉默是一种耻辱,也是一种罪责。事实上,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此肆无忌惮,如此长期持续,与媒体的麻木冷漠有相当大的关系。

二战后,面对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惨剧,国际社会发出了“NEVER AGAIN”(决不再发生)的誓言。今天,纳粹式死亡集中营在人们眼皮下公开发生了,众多媒体一片静寂,毫无谴责制止之声。

这是一种怎样的冷酷与悲哀?媒体的道德责任到底体现在哪里?有一天,当这场迫害结束的时候,当中国人赢得自由的时候,我不知道,那些媒体是否有勇气承认:当初因为中共的利益和压力,我在中共纳粹式集中营事件上保持了沉默,站到了迫害者一边?

当媒体高声谴责古狗、雅虎、微软、思科等网络公司封锁自由资讯的时候,他们也许没有想到,他们在对中共集中营罪恶的报导上同样保持了可怕的自我审查。上个月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国会众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汤姆.兰托斯议员在对四大网络巨头的代表说:“你们在中国可恶的行动是一种耻辱。我实在不理解你们公司的领导夜里怎么能安然入睡?”现在,这个质问同样适用于对苏家屯惨案沉默的媒体上:当数千无辜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集中营被谋杀、活体摘取器官并被焚尸灭迹时,你们夜里能够安然入睡吗?

〔原题目:苏家屯集中营,媒体何以沉默?〕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