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飛熊接受中共條件 高智晟「接受神的引領」
 
2006-2-25
 
【人民報消息】今天(25日)週六,是每週固定維權接力絕食中高智晟律師的絕食日,他在辦公室裡進行了一天的絕食抗議活動。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報導,當天,當局依然繼續切斷高智晟的電話和網絡,綁架了13名試圖和高智晟會面的人士。但在極其嚴厲的封鎖下,從昨天到今天上午為止,卻仍有18個省市以及臺灣的民眾突破封鎖,設法同高智晟取得聯繫,聲明參加週六的絕食活動。

同時,面對日益升級的迫害,高智晟呼籲勇敢人士的幫助,他將就中共的跟蹤迫害、誹謗、電話網絡公司的幫兇行為提出起訴,全家還將申請遊行示威,反對暴政迫害。

高智晟:「中共的封鎖更加空前」

高智晟表示,今天除了繼續遭到上百名秘密警察的嚴密監視外,「今天,全天都進不來一個電話,外國電話全天根本就打不進到我的手機上,我的小靈通全天的大部分時間也都打不通,我就坐在我的小靈通前,我用我的手機打都打不通。我被迫買了幾個卡打電話,下午他們又給掐斷了。針對我和全家的迫害是步步升級!」

「中共的封鎖更加空前,今天,就連突破網絡封鎖高手的法輪功的一些人也說消息根本就發不出去,封鎖是前所未有的,中共確實是無法無天!而電話公司和電腦公司已經無恥的淪落為流氓政權的工具。」

今天,前來和高智晟謀面的13名人士在他的辦公室門口被秘密警察帶走並遭到審問,其中包括全國聞名的維權律師許志勇、李蘇濱和秦兵。

李蘇濱在事後發給高智晟律師的短信中寫道:「高律師,很抱歉!來看你未見到面,卻見到了很多警察。下次有機會再說吧。正義終將戰勝邪惡!」

高智晟律師說:「今天許多人要來闖我的辦公室,我不同意,我不願意他們因為我受到更多的傷害。鄭州的一位網名叫「戰神」的給我打電話說他要帶50多名村民到天安門去聲援我,我說罷了!罷了!我不同意。他說高律師,我們什麼都不怕,什麼東西都被他們搶光了,現在我們什麼東西都沒有了,連怕也沒有了!」

高壓當前 維權絕食卻暗流洶湧 18省市參加維權接力絕食

從2月4日開始的這場維權接力絕食活動在當局大面積的綁架、迫害、新聞封鎖中卻暗流洶湧,更加澎湃。

在有史以來最嚴密的空前封鎖中,高律師依然接到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聲援,他說:「就是今天,全國也有18個省市同時絕食,抗議中共的野蠻暴行,抗議中共的黑社會化,聲援最近中國被抓捕的人,也同時聲援中國這些上訪的苦難群體。」

按照他們的聯繫順序,絕食省市包括如下:河北3人,遼寧2人,河南7人,山西3人,內蒙古4人,山東5人,貴州3人,陜西4人,湖北2人,四川4人,新疆3人,臺灣2人,北京2人,上海2人,黑龍江16人,湖南1人,甘肅3人等。

高律師表示,這六七十名人士將固定參加今後每週六的絕食活動。

與此同時,陜西署名律師、異議人士張鑒康也表明將參加每週一固定的接力維權絕食活動。

高智晟要打四個官司

「我想找幾個勇敢的支援者來給我打幾個官司,因為我確實沒有這個精力。」

「一個是北京公安局在我的門口來一個人抓過去一個,他們都說高智晟是壞人,他們用這樣低級下流的手段誹謗我,限制我和外部世界的接觸,誹謗我的律師事務所,這個我想打一場官司。」

「另外一個是他們跟蹤我,這個我也想打一個官司,打不了沒有關係,但是我就想去打。」

「第三個就是我的兩部電話和電腦公司(電話是鐵通公司和北京市話公司),我們準備去告他。」

「第四個是中共特務持續用這種黑社會手續圍堵我們全家,我準備找人代申請我們全家一個遊行示威,我們希望在他們給我們指定的路線上舉行和平示威,口號只有一句,反流氓暴政!反壓迫人性!」

「我需要一系列人士來代理這些,不一定非要是律師,法律上他可以跟我來商榷,只要他有勇氣和時間就行。因為我確實沒有時間,這些都是需要有人跑的。同我的聯繫方式還是固有的聯繫渠道。」

高律師說:「你電話公司跟我是合同關係,你收了我的初裝費,現在就是你不給我通話,我都交所謂的固話費;包括我的辦公室和我的家裡,電腦公司他都收去我的固定費用和包月費用。電話公司和電腦公司他們無恥的淪為這種過程中的流氓工具,成為流氓政權的資源,我們感到非常憤怒!這不僅僅是違法的,同時是不道德的!」

郭飛熊接受中共條件停止絕食 高智晟表示「我接受神的引領」

高智晟證實了絕食發起人之一的郭飛雄已經接受中共條件,停止絕食一事。停止絕食後,郭飛熊雪上加霜,在歸途的車上手機被盜。

郭飛雄向高智晟律師表示,自己對丁子霖的公開信只贊成一點,就是「停止絕食」這一點,高智晟說,「其實,丁子霖文章的主要功能就是要停止絕食。」

「是有不少人勸我停止,現在還有人打電話,他們對胡錦濤個人有期望,他們都希望至少在胡錦濤訪美期間停下來。」

「但是,我會堅持下去!」

在電話網絡、外界聯繫幾乎都被切斷的狀態下,高智晟律師表示他已經聽到袁紅冰《為高智晟辯》一文的內容了。

高智晟說:「我覺得我和袁教授在思想的深處以及對中國暴政的清晰認識、在目前斗爭的形式以及脈絡上的清晰認識上我們是絕對相同的,但是我們不同的是我常常被各個群體掣肘,他們常常通過各種方式來找你。我們有時候說一些他們又不高興。我急著不行就去說他們,為什麼幾十年來,你們不去勸說中共少一點對人民的殘暴?為什麼你們從來不認為中共做的過火?為什麼當有人出來說不,你們就迅速成為活躍人士了呢?為什麼中共針對人民的殘暴你們可以沉默一輩子,但是當人民略有反抗,還是理性的反抗的時候,你們就沉默不了了呢?你們就絕對無法忍耐了呢?你們想在這樣的過程中得到什麼呢?」

對胡錦濤在訪美之前的 22日,中共將因向天安門城樓的毛澤東畫像投擲墨水雞蛋殼而遭到16年監禁的喻東嶽釋放,但喻東嶽已經精神失常,智力只有三四歲孩子程度一事,高智晟律師說:「現在實際上是境外也無恥,他們實際上和中國已經演了幾十年的人質外交遊戲。可悲的是中國的外交遊戲就是綁架自己的人民,有時候把你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時候,又以開明的姿勢把你放出來,綁架自己的人民,這是人世間最卑劣的人質外交!」

在目前中共當局的巨大壓力和國內勸責者眾多的逆境中,高智晟表示除了海內外人間力量的支持外,「目前我更多的是接受神的引領。因為我總覺得人們追求天理彰顯是因為天理有價值,中共在中國肆無忌憚的暴虐,如果這樣的歷程是常理,而且是長期的話,我想天理都會蒙羞!天理都會受到懷疑!我們現在至少是在榮耀神的意義,我們當然應該獲得成功。」

而兩年前,在高智晟律師奔赴陜北病危母親的身邊時,那時他還是一個不信神的人。今天,高智晟律師坦率的再次表示,在近一兩年眾多事件的遭遇中,使他確切的感到神的存在。

每個週日的下午一點到六點,高智晟都會參加北京朝陽區的方舟教會禱告。明天,高智晟也將去方舟教堂禱告。

「邪惡和暴力的能量常常是大面積產生正義的條件,而不是滅絕正義」

由30 名北京人士署名的《北京反迫害維權聲援團絕食聲明》中表示參加本週六──今天的維權絕食活動。高智晟在聽到朋友告知這則消息和名單時,他的雙眼模糊了,他說:「這些人我都不認識,這些人真正是些勇敢的人,他們明明知道今天站出來絕食聲援我會是什麼樣的遭遇,但是他們都把自己的名字公開。我首先向這些勇敢的市民表達對他們的敬意!再表達對他們的感謝!他們大多不是上訪群體的一員,但從他們的言辭裡面感到了他們對上訪群體的切膚之痛,這唯有道德和人性二字才能完全釋解開。最主要的最可敬的是他們對中共暴政的最清晰的認識,這是最可貴的!這是堅定一切方向的根本保證。」

就聲明參加48小時絕食而後不久便失蹤的小喬事件,高智晟表示強烈的抗議,「小喬是一位勇敢的女士!她曾數度給我打電話和發短信表示支持絕食。她曾憂慮過父母和剛剛找到的工作,但是她說我在大是大非問題上會做出自己的選擇,我會用行動來支持您,她也是郭飛雄的好友。今天我聽到她失蹤的消息,我至為悲憤!我們不知道用什麼樣的語言來形容今天的中國!中共在黑社會的道上已經走得夠遠了,它還將把自己引到什麼方向去?所以,我今天的絕食,還聲援小喬及她的家人,強烈抗議中共的這種黑社會手段!強烈抗議用黑社會手段來對待中國公民的流氓行徑!」

高智晟說:「中共在這場戰爭中必敗!為什麼呢?因為決定這場戰爭的戰術性武器是道德和正氣,而中共這個群體,它用最陰毒的心理來打這場戰爭,在道德和正氣的戰爭中陰毒是它最致命的缺點,他們錯誤的把這場戰爭視做為物器和兵丁的戰爭。」

「幾年都過去了,中共有一句話卻縈繞在耳,那就是公開喊的『三個月內徹底解決法輪功問題』。但是六年過去了,中共在法輪功問題面前已經徹底崩潰了,沒有了任何顏面,徹底的到了崩潰的地步了。」

「我想他們在對待這場絕食維權抗爭問題上,他們內部肯定是想要在幾天、最慢也是十幾天之內保證解決這個問題。結果他們看到的又是相反,這裏就映襯出邪惡和暴政的能力是極其有限的,而邪惡和暴力的能量常常是大面積產生正義的條件,而不是滅絕正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