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有令,郭飛熊是法輪功分子」
 
——──即中共政權以黑幫手法圍堵我全家的第117天
 
作者:高智晟
 
2006-3-16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中共政權以黑社會手段綁架歐陽小戎的第29天。這種反人類文明的罪惡仍在繼續著。

在今天的中國,無論你是何人在何處,只要將你說成是法輪功,警察就可立即抓捕你,且不需要出示任何法律手續。“法輪功”三個字成了抓捕的絕對理由,至少,中國的許多警察已經認可了這樣的荒誕邏輯。

著名維權人士郭飛熊昨天被湖北襄樊市警察攔路綁架,我在手機電話中聽到了那群警察暴力綁架他的全部過程!郭飛熊被強行綁架到襄樊軍分區某招待所關押了一個晚上,其間他多次打110報警。襄樊市110警察開始百般推諉,今天上午他在再次向襄樊市110警察報警時,接電話的警察大聲呵斥道:“中央有命令,說你是法輪功分子,你就是邪教分子!我告訴你,對你這種邪教分子,我們就是要實行人民民主專政,絕不手軟!什麼法律手續不手續的,對你這種法輪功分子是不需要出具任何法律手續的!”

劉新娟原本是一名普通善良的母親。上海市政府搶劫了她的合法財產,幾年來,又數次將她綁架後關押在精神病院強制“治療”。她告訴我:“高律師,我每次被綁起來放在地上的時候,我感覺我就像一隻被宰前的羊。每次給我打那種針以後,我痛苦得幾小時都在地上來回打滾,真正的是生不如死!”

一個月前,劉新娟再次被上海市人民政府第5次綁架後又關押到了精神病院,又開始了那無數次生不如死的痛苦經歷。今天,這位人世間最不幸的母親,趁兒子探望之際偷偷的打電話給我,控訴她在上海精神病醫院裏上海市人民政府對她的殘忍和折磨。她告訴我:“高律師,我現在每天都要被他們折磨的死去活來,我是求生不得、想死死不掉。他們每天給我打針時都要給我捆綁起來,稍有反抗,就連續用電棍電我,我每次都咬著牙去反抗!我明知他們要電我我也要反抗!我就是要向那些沒有了人性的醫生證明我是個人!是人我就要反抗!高律師,我的兒子昨天在上海市人民政府門口上訪時,被打,其中打他最狠的那位警察的警號是017289,孩子被打得渾身是傷,我的心好痛啊!我們和那些有權有勢的人的母親是一樣疼愛孩子的,他們在政府門口暴打孩子時,圍觀的市民責問警察為什麼要打人時,警察竟說我的兒子是法輪功、是小偷!這和每次警察綁架我的情形是一樣的。他們每次在大街上綁架我時,面對圍觀市民的指責,警察都會大聲說:她是法輪功分子。很靈的!高律師,只要他們一說是法輪功,圍觀的人就不再說話!”

這就是我們社會的變態及程度。一個由一群對法律價值、對人類文明、對人無限尊嚴無任何敬畏的警察控制著的社會。一個整體上已經是無條件的屈從於這種控制的荒誕邏輯的社會。再次驗證了“一個人受奴役,所有的人就都不自由”、“任何一個人的人權受到強權的侵犯,都是對每一個人的侵犯”的常識道理。對自由信仰者的殘酷、暴力和血腥的打壓及採取的任何手段,目前已經擴大到整體同胞的身上!執法者非法的犯罪行為在政策的鼓勵之下全面擴散並全盤黑社會化,任何加諸於劉新娟或郭飛熊的手段,隨時都會降臨被執法者認定為體制專政對象的公民身上。

人類世界裏,任何容認(更不用說像今天的中共政權一樣鼓勵)上述暴行的政權都是不道德的非法政權,都是反人類文明的政權,無論它說些什麼和說的如何動聽。

一大批我們民族中類似劉新娟般的、渴望像人一樣活著的人以及已經認識到“保衛每一個人的人權,就是保衛我自己的人權”這一基本常識的同胞,正在以自己承受苦難的堅忍和勇氣,為改變這種非人道境遇付出著!為實現這種即時的改變,我們和劉新娟們準備著任何可能的付出,就像今天我在和郭飛熊通電話講到的那樣:“飛熊君,請堅強堅持下去,擺脫我們民族的苦難命運,自然是需要一些人付出的,假如這樣的付出需要我們經歷100次的牢獄之災,我們就會100次的勇敢面對!假如這樣的面對需要我們直麵人只能有一次的死亡時,我們就來它一次頂天立地的面對!”

今天我全天足未出戶,與跟蹤者沒有照面。為了減少給他們製造衝突的機會,我將盡可能的減少外出的次數。

2006年3月17日 在有特務與黑社會打手圍困的日子裏於北京家裏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