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洛舍维奇暴毙 中共为自己预写奠文(图)
 
梁美欣
 
2006-3-15
 

2001年7月3日,欧洲最邪恶势力之一米洛舍维奇
在海牙前南战犯国际法庭第一次出庭。

【人民报消息】2000年10月,南斯拉夫前总统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在统治南联盟达13年之久后,最终被迫交出权力,并在2001年成了国际战争罪法庭的要犯。

3月11日,米洛舍维奇在海牙国际法庭的牢房内暴毙。这个有计划的对成千上万手无寸铁的阿尔巴尼亚平民进行“清洗”式大屠杀的共产党政权的独裁头子,终于走到了尽头。美国国务卿莱斯称他为“欧洲最邪恶势力之一”。

米洛塞维奇的死,使人又回想起他所领导的塞共犯下的累累罪行。

科索沃省境内至少75座城市和村庄发生过阿尔巴尼亚平民遭受塞共的集体处决和大规模屠杀,在许多地方发现了群葬墓地。有难民说,塞共“公安”部队在一个村子把一家人锁在屋里活活烧死。还有难民传出塞共武装集体屠杀的阿族人在5000以上。塞共武装将科索沃人赶出家园的同时,有计划地将阿族的兵役适龄男子从人群中分离出来,下至14岁的儿童,上至59岁的老翁。逃出的难民曾描述塞共军怎样将至少二百名男子同难民队伍分隔开来,强迫他们跪下,然后近距离处决。塞共武装屠杀阿族男子时还“发明”了一种新的杀人方法:让他们跑一段距离,然后开枪或用重武器轰炸。他们借此欺骗外界说,死者是军事行动造成的。


米洛舍维奇被控在科索沃犯下了
滔天罪行。(美联社)
塞共“公安”部队和准军事部队还对阿族妇女进行有组织的强奸。阿族妇女被强制与家人分离,并送到达科维卡附近的一座兵营里被塞族士兵轮奸;塞共武装围捕年轻阿族妇女,把她们带到旅馆轮奸,把旅馆改做妓院;据说,地方军事基地的一名指挥官,还按照花名册把部下的士兵轮流派到旅馆过一夜;塞共袭击村庄时,年轻妇女在家中或路边被轮奸。许多遭塞共强奸的阿族妇女到医院堕胎。一名来自苏哈莱克(Suhareke)的阿族少女由于在十四岁生日那天接受了堕胎手术,引起并发症而生命垂危。

塞共警察有计划地用枪逼迫阿族人离开科索沃的城镇和村庄。虽然难民是被枪迫着离开家园的,但塞族当局一直强迫他们签署文件,谎称自己是自愿离开科索沃的。塞共挨家挨户抢劫阿尔巴尼亚居民财物,再将他们的住处洗劫一空,放火烧毁。阿族难民越过边境前,塞共军队还把难民随身携带的个人财产洗劫一空。

塞共警察塞共在烧杀淫掠了阿族人后,将阿族人作为人体盾牌,掩护塞共军队不受北约的空袭。据说,塞军将年轻的阿族男子从难民队伍中分离出来,让他们穿上塞军军服,强迫他们在塞族武装周围组成人体盾牌。不少妇女和儿童,为塞军坦克充当人体盾牌。

塞共军队还曾经从集体群葬墓地中挖出的尸体焚毁,为的是销毁战争罪行的法律证据。

现在由战地记者等拍摄的一些照片公布了出来。从这些图片你可以看到坦克、装甲车冲进小小的村子里大量杀人情景,还可以看到被大量发掘出来的妇女、老人和孩子的尸体。

科索沃战争中,前中共头子江泽民不撤使馆,反而以中共使馆为地下情报站,帮助南斯拉夫军队打下美国F117高空隐形侦察机,招致美军导弹准确洞穿中共使馆,直捣地下土库情报站,中共电视向国内作秀报导“迎接驻使馆三烈士骨灰盒”(实为二十余名操作人员尸体空运回兰州)。

中共看上去和米洛舍维奇走得如此的近,简直就是他的帮凶和后台。现在对于米洛舍维奇死亡的消息,在中共的网站上,几乎看不到对米洛舍维奇的残暴的谴责,反而,竟然是对米大加辩护,甚至是“怀念”和“赞扬”。中共在全球对米洛舍维奇的一片谴责声中,为什么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大唱反调呢?

原来,中国百姓最近越来越发现,在现代社会里,中共对人民的迫害的惨烈的程度仍旧不亚于以前的“文革”和各种“运动”。更如最近被良心人士揭露的,中共秘密集中营将六千多法轮功学员活活摘取人体器官高价卖出发横财,然后把尸体直接扔进集中营内设的焚尸炉,销毁罪证。又如,中共医院将425名患禽流感的病人当作医学实验材料,最后使他们失踪的骇人内幕。然后引发越来越多的人也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中共偷窃,掠夺,贩卖人体器官的事例,使国际社会震惊于中共的残忍,越来越看清中共是一个非法组织。中共也看到自己被人家看清到这一步,离死期也不远了。也许下场比米洛舍维奇更惨。目前中共已经对自己的前途彻底绝望了。兔死狐悲,与其说是在为米氏粉饰形象,不如说中共是在自恋式的为自己预写奠文。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