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要了中共的命嗎?(圖)
 
黎軒
 
2006-3-7
 

天安門廣場警察、便衣密布。(Getty)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兩會之際,有三千訪民聯名上書“兩會”要人權,提出“廢除中國信訪制度、廢除勞動教養制度,保障公民權利,建議設立憲政審查機制,成立憲法法院。”此前不到十天有3000多訪民在《中國訪民致中共人大政協建議書》上簽字支持。

象以往重大會議一樣,這次兩會期間,北京市依然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據北京某報報導,兩會期間出動六十二萬名“安全工作人員”,其中包括一萬二千多名“特警部隊”,還有一些本地的安全警衛和聯防人員。連日來,天安門廣場戒備森嚴,武警、公安、便衣林立。大肆抓捕異見人士及上訪民眾,各地區都組織了大量人力堵截上訪民眾。許多上訪者被抓,5日上午僅八點到九點之間,在最高法院附有近800多名訪民被抓。3月6日早晨六點到十點多,天安門一帶就有一千多人被抓,其中許多人是在天安門附近的公交車站還沒有下車時就被等候的警察抓走。集中在上訪村附近的各地訪民,高舉狀紙抗議中共踐踏人權、濫抓無辜,抗議將大量訪民非法逮捕拘留或勞教。

中共社會科學院農村發展研究所對中共信訪制度的專項調查表明:信訪制度這個老朽的獨木橋已不能適用於當前情況,相反已是弊端叢生。“信訪制度本質應該是收集和傳達老百姓民意……但現在卻成了老百姓最後一種救濟方式,而且被視為優於其他行政救濟甚至國家司法救濟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2003年11月,國家信訪局長周占順在接受《半月談》專訪時承認,過去10年,民眾上訪持續上升,特別是集體上訪,人數多、規模大,他表示,逾八成上訪個案都是有道理應予解決的。實際上“調查發現,通過上訪解決的問題只有千分之二。”多數上訪者繼續承受著不白之冤,有的被拖垮,有的甚至被打死(2004年8月16日,甘肅的上訪老漢王元順在最高人民法院信訪辦被活活打死)。中共為了給自己塗脂抹粉才給極少數人解決問題,那叫“政績”。中共之流氓無恥真是空前絕後。

近些年來確實立了很多法,可是上訪的人一年比一年多,民眾的冤情也越來越多,這說明立的法不是為了保護公民權力的,只是為了更有力的獨裁。在權大於法的現實下,法律是花瓶,在獨裁面前沒有“公正平等”可言。沒權沒勢的草根民眾有理也打不贏官司,因為被告方就是制定法律者,結果當然冤上加冤。老百姓通常實在忍無可忍才抱著一線希望進京上訪。

很多訪民在上訪之前並不知道,上訪更加充滿荊棘,甚至有生命危險。中共設立了上訪制度是塊婊子的貞節牌坊,它的本意是拒絕人們上訪,於是就出現“堅決打擊越級上訪”的標語,並說“越級上訪就是犯罪”,“打擊集體上訪,遣返個人上訪”,“集體上訪違法,越級上訪可恥”等。既然集體和個人上訪都是不容許的,那麼還設立“信訪局”和“信訪辦”幹什麼呢?難道就是為了用來引誘並抓捕上訪民眾嗎?說到“越級上訪”,就是由於冤情在當地得不到解決才上訪的,不讓越級豈不就是不讓人喊冤?即使是動物遭受虐待或沒有活路的時候也會叫兩聲吧,但在中共的暴政和恐怖下,人們發聲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對待上訪民眾,北京警察用盡了陰招損招,有一次,兩名警察對訪民馬寧雪說:讓我們來攙您。這兩名警察夾住他的胳膊暗中猛使勁,馬老漢一下子跪倒在地,兩個胳膊當即被活生生擰斷致殘。警察通常把上訪者遣返原地,甚至於把上訪者交到給上訪者製造冤案的人手中。

2月28日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北京市公安遣返了400多名外地進京上訪人員。每個省在北京都設有專門辦事機構,專抓上訪民眾。如果說以前國家信訪局或什麼信訪辦只是一個點綴門面迷惑民眾的招牌的話,那麼現在它已經是抓捕上訪民眾的誘餌和陷阱。北京上訪村經常遭到警察的洗劫和搜捕;也有的被本省住京官員抓回受盡酷刑淩辱;還有的被警察活活打死。就在3月1日,六名呼和浩特市的女訪民在逃避追捕中,兩人被火車撞死,兩人受傷。

現實教育上訪民眾,什麼“以民為本”,什麼“和諧社會”,統統是騙人的鬼話。要中共對老百姓施行仁政無異於與虎謀皮。對它心存任何幻想,都是對它的慫恿和縱容。

現在民眾上訪書的內容和過去有本質上的區別,有一個上訪書中寫道“團結起來,打倒腐敗,鏟除黑根”。這說明血的事實正使人民在覺醒,當上訪民眾從弱者向暴政乞求和抗議昇華為正義對邪惡的審判,這不要了中共的命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