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打賭!兩會決不敢抽一天專門討論這問題(多圖)
 
田恬
 
2006-3-5
 

“土改”工作組組長會議上布置工作。
(長沙晚報)
【人民報消息】我在談兩會應該專門抽一天討論這個非同小可的問題之前,想先敘述一個真實的故事。

從1949年10月,中共霸占著“中國政府”的位置,每年還搞什麼“黨的生日”、“國慶節”、“建軍節”、“兩會”之類的玩意兒。幾十年過去了,很多人就把它當做是個什麼東西了,其實它是個什麼東西,就是個“匪”,連它的高官回憶錄裏寫的都是中共如何“共別人的產,共別人的妻”。

有個叫老韓的回憶了一個鄂東農村的慘劇,他說,中共真是毒、真是邪,搶了錢還要殺人!他寫道:

1931年秋天的一個夜晚,鄂東的一個鄉村發生的事情。

聽老人講,這個鄉村有一個富戶,叫大富人、二富人,是一個大家族,老弟兄五個,少弟兄九個,家族和睦,靠老祖母當家。老祖母很會持家,教育子女,二個孫子留學美國,一個孫子是中醫,家庭殷實富裕。他們住在一個大的莊園裏。

誰也想不到災難突然降臨,就在那個漆黑的夜晚,勞累了一天的人們很早就熟睡了,突然被嘈雜的腳步聲、狗叫聲驚醒,只見火把將漆黑的夜晚照得通亮,共匪大隊人馬將莊園圍了,然後聽到砸門聲,大門被砸開了,人象洪水猛獸般湧進大院,然後砸各家的房門,人們被這突如其來的氣勢給嚇懵了,不知所措,老人們嚇得哆哆嗦嗦,小孩子驚哭,家裏亂成一團。共匪先抓人,將 31個男人給捆了,其中還有兩個小男孩,一個12歲,一個才7歲,也給捆了。然後家裏家外洗劫一空,牲口也牽了,錢糧能拿能搬的全拿了,31個人也給捆押走了,押解到江西共匪呆的一個大山裏,說是要再拿錢去才能放人。


湖南嘉禾縣“土改”時,共產黨鼓動當地
農民群眾鬥爭地主。(長沙晚報)
共匪什麼好事也不幹,沒有建政前就是這樣公開下山搶劫大戶。

這家裏已經洗空了,自己家裏人怎麼生活還成問題,到哪兒去弄錢,只有賣田賣地,到親戚家去借、四處借(大家庭只有分家了,各自謀生),好不容易將錢湊齊了去換人,哪有人啊,人都給共匪殺了,31個人只剩下一個7歲小男孩!這個7歲男孩活下來並不是共匪良心發現,是因為當時共匪遭政府軍圍剿時逃命,臨撤退前看從他們身上撈不到錢,就用機槍掃射,小男孩很機靈的躲到灌木叢裏沒被發現,才幸免一死,真是虎口脫險啊!這個小男孩靠討飯回到了家鄉。

中共建政後,要全面搶奪農村富有家庭的財產,美其名曰搞“土改”,這個家庭被劃成破落地主。當然破落了,啥都讓中共搶去了,家裡的男人都整死了。但是中共還不罷手,為了攏絡人心,逼迫這個家庭幾個未出嫁的姑娘嫁給窮光棍,她們不服從就開鬥爭會,光腿跪在河邊鵝卵石上面,工作隊裏還是有好人,有個人實在看不過去,偷偷寫條子叫她們趕快跑,有三個人逃出來了。鄂東這家人的慘劇只是千萬個家庭的一個縮影罷了。


瀋陽市奇狗直立行走10公里
(互聯網)
這幾天,禍國殃民幾十年的中共又在人模狗樣的開什麼“兩會”,這倒讓我想起前幾天的一個新聞。

瀋陽市鐵西區有一條小狗,跟在主人於某身旁,像人一樣,只用兩條後腿,直立行走,而且昂首挺胸,並且挺得非常直,姿勢優雅。除去“方便”時才露出狗相,將前腿放下,其餘時間小狗全是直立行走,最遠的一次是在去年夏天,走的路足有8到10公里!

中共裏那些惡人不也是這樣嗎?除了拉屎撒尿時才用人的姿勢,其餘時間幹的事情連畜生都不如。也難怪狗要站起來教給人如何優雅的走路!

兩會有2700多人參加,我看應該專門抽一天時間討論討論,當狗教人如何做人的時候,這個政權還能維持多久。代表們應該想一想,自己是維持這個造成當今中國怪現象的中共邪黨政權,還是和人民站在一起,把顛倒的一切再顛倒過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