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在当时看来是绝密的消息(图)
 
许明
 
2006-3-14
 
【人民报消息】今天看到中共的监狱和医院联手非法盗取服刑者器官的报道,不禁想起一件事。十多年前回老家,曾经因为办一件特殊的事情,认识了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医生,他曾供职解放军某医院,几次接触后,话谈得投机,他向我们透露了一件在当时看来是绝密的消息:中央和军队领导换过死刑犯的器官。那时只有中共的领导们才能享有此待遇。

他还透露过有些军事法庭秘密判死刑的军人,很多都没落个全尸。有的是活生生先取了内脏后才被枪毙的。根本没有得到本人或家属的同意。家属连骨灰都没见到。

现在很多医院也搞这个器官移植,也在盗取死刑犯的器官,为什么这些医院和监狱这么嚣张,因为中共的党官一致都是这么做的。上行下效。

最近有知情人士透露了盗取器官的过程,真是恐怖!

行刑前由指定的医生给死刑犯取血化验的,以便找到与之血型相配的器官接受者。取血过程中,犯人只被告之是做身体健康检查。同时,要求死刑犯为一大堆的文件签字,文件中就有同意捐助器官的文书,但实际上犯人几乎都是在被蒙蔽的状况下签的字。

器官来源都是犯人,那些需要健康器官的病人都心知肚明。取得器官的过程通常是医生护士得到通知后,就马上出发去刑场,这边医院就把病人推入手术室等待。到了刑场枪一响,医院那边马上就为病人动手术,切除坏的器官,而刑场这一边,就把犯人拖入救护车内动手。

对于要取其器官的犯人,行刑的人是知道的,所以他不会一枪把判死刑者打死,据当时的同事讲,摘取器官本身也需要时间,如果打死了,血液不流通了,取下的器官就很难成活,所以,进入救护车内的犯人此时还没死,医生就开始象宰动物一样割取器官,器官取走时,犯人身体还在流血。然后器官放入特制的容器拉着警笛紧急送到手术室。一般枪毙的犯人是有家属来收尸的,而被取器官的人就不通知家属,直到火化后才告诉家属。

在广东就发生过这样的事。一名没被打死的死刑犯被抬到刑场旁边的救护车里,做取肾脏的手术,因为是“死刑犯”当然也不用麻药,正当医生手术时,被取肾的“尸体”就突然坐了起来,并问:“我这是在哪里?”吓得医生用大棒子拚命把他再打昏。

被取过肾的尸体,心跳、呼吸可能仍正常,直接装入事先准备好的大塑料袋中,另有专车送火葬场立即火化。有专人监视完成,火化完负责此项工作的人将骨灰存放在火葬场,回来后由专人将骨灰存放收据交给法院,凭此收据法院还可向死者家人诈取一笔收尸费,至于他们的亲人临死所受过不应该受的罪,或者还没咽气就被焚烧了,和焚烧前身上少过什么零件,将永远是迷。但有一点没有什么可迷的 ,就是因为他们有个亲人是「死刑犯」,家属永远都抬不起头来。至于他该不该死,是不是冤死,这都是上访者所要自己去完成的“后续工程”了。

其实现在发生的什么事情都是中共的教化造成的。说中共使中国社会道德沦丧,千真万确!有人以为文革结束了中共文明起来了,不会再像文革时那样吃人了。其实中共变得更恶了,吃人吃的更精致了。

现在很多地方,流行吃婴儿大补汤。很多网站都有登过,看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婴儿被煮成汤的照片。残忍的连同类都可以吃,并成为时尚。这是中共最先发明的。

笔者的一个朋友的亲属曾经是军队医院的医生。曾听他说,他们单位和那些妇产医院或其他大医院的妇产科都有很密切的联系。那些超生的孩子的母亲被强行做人流手术,有的小孩已经6、7个月了,被强行引产,有的小孩打下来之后,还是活的,被医生清洗处理后,就放到大冰柜里冷冻,提供给军队医院,他们用这些婴儿给那些中央领导做高级补品。实在是残忍。

他说:有一次,他和一名军医去取“货”时,看到医院的医生正将两个打下来的婴儿扔到冷柜里。可能是带着用过的胶手套,比较滑,加上医生和另一人在说话,一个塑料袋从医生手中滑落,他看到,里面的孩子的腿(或手)还在动呢。那位医生捡起来就扔进冰柜。真的是揪心,医生被怂恿成了杀人犯。

上面有命令,他们提供的「货」是不能够用过药的,所以很多这样还活着的小孩就用“物理方法”冻死他们。上边最中意的是人脑或用人脑制成的补品,说那是特补大补。

其实中共的高级官员享受的那些高级补品,一样是来源于同胞的骨肉,只不过是制成了膏、粉,提炼成液体而已。是更“精致”的吃人。

后来,在一些披露红色高棉的罪恶的书中,发现在柬埔寨的s21监狱中,有很多活人取脑的电钻机,是专门取活人脑给那些首长享用的,据资料,这些都是从中共这儿学去的经验。

人们很难想像到中共有多邪恶。表面上看到的都是冠冕堂皇的“君子”,实际是恶魔。中共的第一个党魁毛泽东,声色犬马,在全国建立了多个行宫,在这些行宫建成后,说是为工匠们庆功,期间却用毒酒将参与行宫设计和建造的人都毒死了,以防泄露行宫地点和内部结构。

看看中国现在社会腐败堕落,哪样都是上行下效。人们说社会乱了,不讲公德,男盗女娼,这一点不新鲜,自打中共诞生之日就开始共产共妻,建政后薄一波霸占女秘书,江泽民独揽女歌星,只是表率而已,现在哪位“人民公仆”没有几个二奶,会臊的抬不起头;而下岗工人送老婆出去上别的男人那里挣钱反倒有些麻木迟钝,中共统治下的社会就是如此和谐起来的:八荣都让「人民公仆」占了,八耻都让贫民百姓承担了。

最近看到知情人透露的在沈阳苏家屯有一个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6000多人关在里面,只进不出,焚尸前,体内的器官都被掏空,卖给医院,或私人诊所的医生。

有位朋友在北京的一个监狱里工作,他说监狱的狱医隔一段时间就抽一些法轮功学员的血,说是给某些中共的高级领导用,因为中共高层皆知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非常健康,血液更是难求。

几年前遇到一位山东的朋友,说起现在的黑暗,他给我讲了他家的一段经历。他婶子因为炼法轮功被当地抓起来了,后来给打死了。家属不服,要告监狱,可是很长时间都没告成,尸体一直放在太平间里。监狱的人嚣张地说:没让你死无全尸就不错了。告什么告。他叔气得想自杀。他说后来才听人说,有的人被打死了,内脏器官都给挖走了。

最近更有知情者透露,中共以“国家的名义”搞群体灭绝,并大规模的倒卖人体器官,对国人、他人生命轻视践踏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

既然中共的恶狼本性无法改变,那么就结束它的生命。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