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怎么折腾也没转悠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许川
 
2006-3-14
 
【人民报消息】中秋节、元宵节、农历新年都是富有中国特色的节日,也是分散在各地的子女们与父母团聚的日子。但有很多家庭他们对子女、父母的思念已经超过了年节,而是每时每秒都在受着煎熬。

得知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摘取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出售,并焚尸灭迹的内幕万分震惊,尽管我认为自己对中共进行群体灭绝的恶行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但我发现在残酷的事实面前,怎样的心理准备都好象从来没有准备过一样。

苏家屯集中营的曝光,使我脑海中浮现出这六年中许许多多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名字,至今他们的家人还在千方百计的找寻他们的踪迹,老人们苦苦等待着儿女们能够共享天伦,孩子们在盼望父母能够回家。但谁知道……

在明慧网刊登的失踪法轮功学员消息中,付贵武是其中的一例。付贵武是辽宁省大连市金州区二十里堡镇的法轮功学员。他毕业于四川成都理工大学,后分配到辽宁省鞍山市环保部门。付贵武修炼法轮功后,为人善良,遇到事情都能够先替别人着想。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疯狂镇压法轮功,大约2000年左右,付贵武秘密失踪,至今下落不明。他的母亲说:付贵武最后一次走时,身上带着一大兜子法轮功书籍,走后再也没有回来。付贵武是家里的独生子,父母在儿子失踪的这些年中,无时无刻不在挂念自己的爱子。付贵武的母亲说:“我敢保证,我儿子绝对是好人。”这句话注定了这场悲剧的发生,因为在中共独裁统治下,你越好中共越要整死你。

还有一位失踪者叫碧云亭,是黑龙江人,她被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时,遭受极为野蛮的迫害,后来碧云亭以绝食抗议监狱的不法行径十天后,恶徒强给她戴上口钳子,再缠满胶带,使其发出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之后,碧云亭在监狱失踪,永远的失踪了。

另一例失踪的法轮功学员是家住北京丰台区方庄芳古园二区的门向荣母女,2004年1月5日下午,她带着16个月大的女儿门小媛在公园玩,在她发法轮功真象资料时,被610 便衣警察跟踪,后一直跟到家,包围了住宅。当晚8点左右,她从家里被警察及610人员绑架到芳城园派出所,母女从此失踪。在门向荣与女儿被绑架的第二天,即1月6日,当地公安局警察、610人员、居委会、小区片警、保安,开会统一口径,对外一致称“人放了”。

门向荣的丈夫多次到当地派出所、丰台区、北京市、公安部及国务院信访办,中央信访办,人大信访办要自己16个月大的孩子,但当地610人员要他按照“人口走失”报案。

绑架、 失踪、绑架、 失踪……,几年来中华大地上消失了多少好人,没有人知道,就是刽子手们也不去统计这个数字,因为他们的顶头上司不需要数字,只下令见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就消灭!

翻开历史,二战后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德国(包括东、西德时期)共进行了900多次对纳粹分子的审判。每有线索,检察机构就锲而不舍的追查。发现一个,处理一个。而且审判是公开的,因为人人都必须知道一个天理:无论时日长短,干了坏事就得偿还!

前澳洲中共外交官陈用林在谈到他出逃心路时说,他亲耳听到610负责人说国内有6万的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的行为,而他又恰恰是亲自负责监督这些好人,良心使他彻夜难眠,使他无法继续助纣为虐。他说身在海外,眼前就是一条自由之路,闯出去就是光明,于是他勇敢的选择了出走的艰难道路,终于找回了人的本性,获得了新生。

而数天前沈阳苏家屯集中营内幕的知情者也是在把生死置之度外后而揭露此惊天暴行的,他得知消息后,到实地去考查过,他回忆说:「那个地方好像圈的一块地一样,我去看过,很大,但进不去,铁门是关着,也看不到里边是怎么情况。我问附近居民,这是怎么情况,没人知道。这片空地什么时候围的这个墙,没人知道。不是新造的墙,以前就有这个设施。从某种意义上讲,这就是一个秘密监狱,在那里两三天都没有看到车辆来往进出,有也是面包车,没有看到穿警服的人进去或出来。大约三米高的墙,红砖砌的,上面用通电的铁丝围起来,神秘兮兮的……。」

保密又保密的这个群体灭绝集中营被揭露了出来,想毁灭证据结果反倒把黑幕掀开了。中共傻了,罗干、周永康们都吓的迈不开步儿了,江泽民现在恐怕三个人架着都不一定能站的起来。

所以,无论中共跳的多欢,看着多狂,当阳光越来越照射进铁幕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会惊奇的发现,原来中共根本就没有转悠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