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上訪太吃虧 給你想個輒(多圖)
 
人民報記者王一雄
 
2006-10-11
 

商學珍遭到毆打,且衣服被撕破。
(商學珍提供)
【人民報消息】這又是一個上訪遭暴打的真實故事。

山東濟南這位70歲的老訪民商學珍,為維權上訪達5年之久,這期間的歷經和所有訪民一樣,除了無辜遭打,就是被惡法修理。他像那些上訪10年20年的老上訪專業戶一樣,仍不願放棄,誓言抗爭到底。事實證明這樣上訪太吃虧,而且沒有任何效果。

這事要從頭說,沒有什麼驚天動地的,比這淒慘的故事太多太多了,所以報導這個事是為了給所有訪民想個根本解決問題的輒。

2001年9月12日下午4時左右,禍從天降。濟南鐵路局機務段工會幹部任軍和胞弟,領著兩名打手闖進商學珍家裡,對他劈頭蓋腦就打。原因是他家和任軍家認識25年了,平時關係不錯,有時商到任家去串門,與任軍的母親幾乎無話不談。這次被任軍兄弟倆毆打,是任軍聽說母親多嘴對商說過市公安局、分局的人和派出所所長等人經常在她家喝酒、吃飯等事。認為他知道了自己很多秘密,想用暴力封口。

商表示,被野蠻群毆時,當地派出所、120急救車等都到場知情,可事後警方不予處理,因打人兇手在當地有背景、靠山。商認為自己的名譽受損且遭到毆打致重傷,在當地告不成就向上告並上訪。

想上告,就是對「上」級抱著幻想,想讓他們管管為非作歹的下級。這是很多訪民的心態。

結果,商學珍「依法」逐級向區人大、市人大、省人大、政協、全國人大、北京公安部等地上訪、申訴。

他發現了一個駭人聽聞的事實:「越到更上一級上訪,那裏的官員對我越法西斯」!原來最壞的官都在上頭,怪不得訪民越逐級上訪、申訴,越傾家蕩產、骨斷筋折。

商學珍列舉自己遭遇過的毫無人性的暴行有:

──不穿警服的警察、無業人員、地痞、流氓在濟南市信訪處,把他打的鼻青臉腫,仰面朝天扔上警車,強行關押10天,80多小時只給兩碗米飯吃。
──由於上訪使當地政府沒面子,被截回家後,不明身份的人員闖入家來就打他,用板子壓在他身上,再用腳踩板子,說是讓商感受共產黨的威力,還抄家、抄走其所有上訪材料。
──因為商到濟南市電視臺尋求媒體幫助,當地警察就像土匪一樣追打他,追出六七百公尺遠後捉住他,強行拍照,毫無法律手續情況下,關押一天。
──在公安部上訪時,被濟南七、八個警察擰住胳膊,蒙上頭套,塞住嘴,押回原籍。
商表示:「回到濟南家裡,想再上訪,卻走不成,因為他們派便衣賭在門口,不讓我出去。」

2003年以後,為了討回公道,商學珍飄泊北京、上訪達兩年,問題始終未得到解決。回原籍後,深感身心皆遭莫大傷害,且體力不支,就沒再到北京上訪,在家幻想著省裡有青天,直到2006年9月再次被抄家、暴打。


公安行政處罰決定書 。
(商學珍提供)
今年9月11日,商學珍遭到濟南市公安局中區分局警察暴打,把他的衣服撕破,所持理由是:商學珍拒不接受民警傳喚,於是被送進拘留所,拘留10天。這不禁讓人想起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入獄三年後,因為怕他控告黃菊、陳良宇們,現在常常被「傳喚」。可是在公安給的行政處罰決定書內居然大言不慚的寫著商學珍「在大街上不停的謾罵,用木棍追打對其傳喚的民警。」

70歲的老人,多次遭到年輕壯漢們的暴打,身心皆遭到莫大傷害,有能力「用木棍追打」身強體壯的民警?挺富有想像力的。

在解除拘留的當天(9月21日),商學珍就到北京上訪,他表示這次要與濟南官方抗爭到底。非要讓北京衙門說出個道道兒來。其實這耽誤工夫又毫無效果。

請看見商學珍和那些訪民的讀者朋友們,給捎句話,既然「越往上告,越到更上一級上訪,那裏的官員對國人越法西斯」,那麼明擺著上訪解決不了問題,去了就挨打。這樣就得想別的輒,既然公安給的行政處罰決定書上寫著「在大街上不停的謾罵」,那就是他們的要求──想挨罵。那就招呼多多的人,不停的歷數共產黨迫害人民的罪惡、不斷的把共產黨幹的那些惡事告訴所有的人,每個人都不給他們好臉子,每個人都鄙視他們,在這樣的環境裡,那些邪心不能不突突,那些黑腿不能不發軟。那時候誰敢再暴打你?說不定那時候有的伸過腦袋來讓你打幾下:「您老,消消氣!」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