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村知恥碑背後有玄機(圖)
 
秦開窗
 
2006-10-13
 

劉家營鄉桃林口村村民在70年代用長城磚
建起的民宅。
【人民報消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長城吃長城。河北「長城村」過去一向如此,國殤日前還趕立了一個「知恥碑」,利用媒體曝光,表面上是打算多爭取到一些遊客來觀光。「知恥」這個詞是中華民族的文明,只有知恥才能歸正,這在偉光正的字典裡找不到,所以這個新鮮事也就上了新聞。

據《河北青年報》報導,曾經拆下長城磚建起「世界上最昂貴的民宅」的河北省秦皇島盧龍縣劉家營鄉桃林口村村民,在9月18日自立「知恥碑」,以警後世保護長城。

桃林口村就在長城腳下,村民大都是當年修建和戍守長城的官兵的後裔。這裏的長城是明朝修建的,也是萬里長城中唯一的一處「斷城」,只有敵樓而沒有連接敵樓的城牆。為何如此,大概是因為山勢陡峭、又有青龍河流境的原因吧。長城穿村而過,使得城中有村,村中有城。

桃林口村的長城在上個世紀60至80年代遭到了三次大規模的破壞,大量長城磚被村民「就地取材」,用來蓋房建院。現在,桃林口村356戶人家幾乎家家都有長城磚,有的人家房屋、院墻、廁所、豬圈、雞窩等全部用長城磚砌成,文物工作者將其稱為「世界上最昂貴的民宅」,桃林口村也因此被稱為「長城村」。有人算過賬,如果每塊長城磚按照國際上文物價格的標準80美元計算,現在該村的每處宅院總價值都在700多萬元左右。

「長城村」是拆是留曾經引起了一番激辯,最後形成共識:長城民宅的多年存續已成為長城文化的一部分,應該尊重那段歷史,保留民宅遺址的原貌,一來警醒世人,二來也有利於長城磚的保護,且對於仍處在貧困狀態的桃林口人來說,保持原狀,保護現有的古宅也是一個合適的選擇。

在認識到當初拆取長城磚的錯誤之後,桃林口村村民自立了「知恥」碑,以警示後人保護長城。盧龍縣政府也發出通告,要求村民對已占用的與長城有關的磚、石、碑刻等文物,在新建住宅時嚴禁再次使用,並及時交所在村村委會統一妥善保管。

立這個「知恥」碑,上了媒體,收到了一點宣傳效果。不過,「知恥」這兩個字實在太冷門了。「知恥近乎勇」在當今的中共統治下都已被丟到垃圾桶裡去的,怎麼突然有村民在當真呢!碑文中一開頭就是「過去我們錯了」,中間又來一次「現在我們知錯了」,這當然不會是「偉光正」在認錯,因為它是從來不會錯的!至於貧困村民哪來的錢刻石立碑,您就先別問!還是看看這個簡短碑文的暗藏玄機吧!

「過去我們錯了,因為不知,拆長城磚蓋房盤院,國寶未被珍視,取之方便,棄之隨意。現在我們知錯了,因為覺醒,把長城民宅保存下來,刻上心中的痛,明恥辱,警後世。」


村民們面對剛剛豎立起來的「知恥」
石碑,心情沉痛不已。
碑文劈頭第一句「過去我們錯了」,是指上個世紀的60至80年代之間三次的大破壞。村民單純,跟著「紅太陽」起舞,結果豬羊變色,自己變成了歷史的罪人。

第一次是1957年至60年代中期大搞農田基本建設開發荒坡,「文革」時期「破四舊」的思想使當時的村民在集體組織下,大規模的拆城磚、修梯田。這些都是跟著「紅太陽」在走的啊!桃林口村的「四舊」當然是那個不會吱聲、沒有自衛能力的長城了。當年愈聽毛話的村民,愈成為毀壞古跡的幹將。現在想起來痛心疾首。

第二次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中共故意知情不告,讓村民不及走避。大地震將村子的南門、北門及部分城牆震塌,在沒有任何官方的救援下,村民就地取材,把歷史級保護的長城磚當成那些滿街扔隨處揀的不值錢爛磚頭用來蓋豬圈。等外國人驚呼時,才知道鑄成大錯。

第三次是1977年,縣裡在村南修建引水壩,位於青龍河邊的幾座敵樓在蓄水後將被淹沒,村民認為淹了也是可惜,於是就地取材,拆毀長城磚石,蓋房盤院。這是不知道中共淹沒古跡文物(如白帝城、大昌古城)是對不起祖宗的大罪,自己也「上樑不正下樑歪」,是過去的第三次錯。

「知錯」、「覺醒」,房宅、豬圈蓋了不短時間了,怎麼現在竟知道是錯了呢?是什麼情況下突然覺醒的呢?

中共從來都是「偉光正」,如此教育下的國人很少有人願意認錯,因為整個環境都是拿著手電筒照別人。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發現跟隨「偉光正」走是錯的,要歸回到中華民族老祖宗的規範中去,這實在值得珍惜,值得刻碑,值得宣傳,值得大書特書。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