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先進嗎?
 
天賦超群
 
2005-12-29
 
【人民報消息】馬主義把人類分成兩大陣營:即剝削階級和被剝削階級。奴隸社會是奴隸主階級與奴隸階級斗爭的社會,封建社會是地主或領主階級與農民或農奴階級斗爭的社會,資本主義社會是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斗爭的社會。《共產黨宣言》說階級斗爭是推動人類社會前進的動力,從而鼓吹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

為什麼奴隸[農奴]階級對奴隸主[領主]階級的斗爭沒有導致奴隸[農奴]階級的專政,而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的斗爭卻要導致無產階級專政呢?為什麼無產階級能通過階級斗爭上升為統治階級,而奴隸階級卻做不到呢?馬的答案是:無產階級先進性。

按馬主義的說法,私有財產是萬惡之源,擁有私有財產越多的人,其人品道德就越低下;而沒有私有財產的無產階級自然是人類社會中品德最高尚、思想最先進的階級,是人類的希望所在。所以無產階級要統治人類;而無產階級是通過其先進分子共產黨來統治的。於是,剝奪一切人的財產便成了無產階級革命的終極目標。

這個理論是不符合事實。恰恰是有一定財產並足以保障生活的人們才有機會思考社會問題,而且更加正確。如果馬克思、恩格斯都處於必須打工才能糊口的境地,馬克思主義也就無法產生了。以財產的多少來判定一個人的政治態度是站不住腳的。

無產階級既不像《共產黨宣言》所描寫的那樣一貧如洗,也不像奉承者所吹捧的那樣沒有偏見和弱點。所有無產階級的領袖和導師,沒有一個出身於無產階級;而所有出身於無產階級的領袖人物,卻無一例外地成了「修正主義者」。出身鐘表修理工的蒲魯東是一個早期代表,出身火車司機家庭的伯恩斯坦成了修正主義鼻祖,出身礦工的赫魯曉夫則是晚期代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人中,出身無產階級的向忠發、顧順章都成了叛徒。

既然無產階級如此先進,何以連自己的領袖和導師都產生不了呢?這個階級的先進性又從何體現?自己階級出身的傑出人物,無一例外地成了叛徒。這本身就是對「先進性」的莫大諷刺!無產階級的領袖人物全都來自非無產階級的事實,就充分地證明:被這些領袖們吹捧上天的階級,決不是最先進的階級。人類決不存在這樣一種人群,他們可以不讀書、不看報、不思考就天生是最先進的。工人只是先進生產工具的簡單操作員,這些先進生產工具其實都掌握在老板、科學家和工程師們手裡。這裏如果借用馬克思主義的推論,資本家和知識分子才是最先進的階級。人類的發展得益於那些思考著的頭腦。

先進論的實質是獨裁

那些高喊「人民萬歲」的人,恰恰用「人民」掩飾他們對老百姓的鄙視。譬如:馬克思為要工人替他奪權,就吹捧工人階級是最先進的階級,以甜言蜜語拉工人當他的炮灰。事實上,19世紀的歐洲是先有共產主義和共產黨,後有無產階級先進理論,最後才有馬的剩餘價值剝削論。可見,馬的理論都是為共黨服務的政治偏見,並非科學真理。

自從1921年駐喀瑯施塔德的紅軍水兵發動反對布爾什維克政權的起義被殘酷鎮壓後,列寧立即提出了建立一黨專政制度、取消黨內一切派別的設想,以便為排斥、消滅黨內和社會上的任何異己勢力提供理論根據。在1921年俄共第十次代表大會上,列寧堅持認為,「無產階級專政不通過共產黨不能工作」,「任何派別活動都是有害的,都是不能容許的」。

他提出了由共產黨獨家領導國家政權的觀點,他說,「在我國國家政權的全部政治經濟工作,都是由工人階級覺悟的先鋒隊──共產黨領導的」。因此所謂的無產階級專政實際上就是共產黨專政。列寧是這樣解釋的,「專政是由組織在蘇維埃中的無產階級來實現的,而無產階級是布爾什維克共產黨領導的」。當有人攻擊布爾什維克推行一黨專政時,列寧的回答是,「是的,是一黨專政,我們所依靠的就是一黨專政,而且我們絕不能離開這個基地」。

在黨的領導體制上高度強調領袖的作用,一黨專政就等於領袖專政,而領袖專政集中到一點、即個人獨裁。列寧說,「階級通常是由政黨來領導的,政黨通常是由較穩固的集團來主持的,而這個集團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響、最有經驗、被選出擔任最重要職務而稱為領袖的人們組成的」。他甚至明確聲稱,「在工作時間絕對服從蘇維埃領導人──獨裁者──的意志......個人獨裁成為革命階級專政的表現者、代表者和執行者」。

列寧更是輕視工人,說先進的理論不能產生於先進的工人階級,只能產生於少數領袖,絕大多數的群眾都應接受他們這些「偉人」的灌輸,人民只能聽從他們的領導。

列寧說:群眾是分為階級的,「無產階級」乃所有階級中最先進的階級。共產黨是無產階級的先鋒隊,是先進中的先進。無產階級由其先鋒隊共產黨來領導,共產黨肩負著通過消滅一切劣等階級來解放全人類的大任;黨即使犯了嚴重的錯誤,其地位也不可動搖,因為它代表最先進、最革命的無產階級,又掌握了最先進、最革命、最科學的馬主義。共產黨是由最有智慧、最有威信的領導集體和領袖來領導,他們是先進先進的先進,承擔了人類社會前進的歷史重任,必須掌握全部權力實行專政,即獨裁。

這就成了:群眾專政就是階級專政,就是黨專政,就是領袖專政——獨裁。所謂的先進性理論不過是花言巧語的論證領袖永遠先進、永遠正確而已!這和幾千年前的皇帝聖人崇拜沒有什麼兩樣。

斯大林認為,無產階級專政體系就好比是一部機器,指揮這部機器的是黨(領導力量),而蘇維埃組織、工會和合作社等都是這個體系的「傳送帶」和「杠桿」,是黨手中的工具,黨就依靠這些工具去「聯繫群眾」,指揮群眾。蘇聯的政治史證明,斯大林的絕對權威、個人崇拜、獨斷專行、大規模的暴力鎮壓、清除異己等舉止,與封建專政主義中的絕對君主並沒有什麼區別,他確實成了布哈林所預見到的新的暴君。

中國的政治從西周的周公到毛一直強調尊重民意、甚至「為人民服務」,那是欺世瞞民的口號,根本的目的還是為了奪得權力好自己腐敗;因此,上演的就是一幕一幕獨夫民賊操縱民意、運作民意的歷史醜劇。中國的政府從來都是為自己腐敗而存在的政府(今天臺灣的民選政權也許是個例外),說它代表地主階級的利益,或者代表了資產階級的利益,或者代表了無產階級的利益,甚或代表了全體人民的利益,純粹都是欺人之談。

從一開始,共產黨就否定議會道路,主張暴力革命。這就表明它不相信民主、不相信人民。一般來說,革命者決心使用暴力實行他們的主張,那表明他們對統治者不抱幻想,同時也表明他們對人民感到失望,失望於人民的「愚昧無知與自私怯懦」。如果沒有相當數量的民眾在政治上冷漠麻木、袖手旁觀,統治者能穩如泰山嗎?主張暴力革命的孫中山就不諱言他對中國國民的素質估計很低,所以他提出軍政、訓政和憲政三個階段逐步實現民主。

共產黨更不相信人民。在漫長而殘酷的革命歲月中,共產黨歷經多次失敗,幾度瀕於絕境。這就容易使他們對民眾、對人性的看法變得十分陰暗。然而,靠著那套先鋒隊的理論和無產階級專政理論,他們可以把自己對人民的失望以至蔑視掩藏起來。

共產黨當年發現:國民黨的不民主為他們攻擊國民黨提供了堂皇的理由,而國民黨專制的不徹底又正好為這種攻擊提供了現成的空間。於是,他們就擺出了民主斗士的姿態,利用國民黨專制的不徹底,抨擊國民黨的不民主,自己卻早就打定了要更專制的主意。

1981年,針對著一些人提出制定出版法的要求,陳雲批示說:「過去,我們就是利用國民黨的出版法和國民黨作合法斗爭。現在,我們絕不允許別人也利用這樣的東西和我們作合法斗爭」。這段批示告顯示:早在中共奪權之前,他們就打定主意不要民主,不要法治。那時候,他們在表面上反對國民黨的霸道,暗地裡卻在嘲笑國民黨作繭自縛,從而給對手開展合法斗爭留下一定的空間;他們在口頭上反對國民黨不民主,心底裡卻想的是,等以後我們掌了權,連這點民主也決不答應——「我們才不會像你們那麼傻吶。」

8964後,中共某元老講過一句話。他說:「共產黨的江山是犧牲了三千萬人的生命才換來的。誰要想推翻它,也要付出同樣的代價。」乍一聽,此話甚是不通,當初共產黨鬧革命不是為了讓人民當家作主嗎?如果人民要求政治改革,實行當家作主的權力,共產黨又有什麼理由拒絕呢?可你沒法駁倒它,他們早就把人民當家作主的理想扔到九霄雲外了。

在奧威爾(George Orwell)的小說《一九八四年》中,身為統治精英的奧布來恩卻嘲笑史密斯直截了當地宣稱:「黨完全是為了自己才追求權力的,我們並不關心別人的利益,我們只關心權力。不為榮華富貴,不為福祿長壽,只是為了權力。...我們知道,從來沒有人是為了放棄權力才掌握權力。權力不是手段而是目的。專政的目的並不是革命,革命的目的就是專政。迫害的目的就是迫害。折磨的目的就是折磨。權力的目的就是權力。」

黨的利益永遠高於人民的利益。黨的利益實質上又是黨的領袖、黨的領導幹部和政府官員的私人利益。而普通黨員和工人、農民、知識分子一樣,只有為黨獻身的義務,連吭一聲的權利也沒有。所謂無產階級專政,不過是皇權專政的延續而已。毛澤東在《論人民民主專政》說:「『你們獨裁』。可愛的先生們,你們說對了,我們正是這樣。」 意大利社會黨總書記南尼說:「一個階級的專政必然導致一黨專政,而一黨專政必然導致個人專政」。

專政就是恐怖

當今世界有兩種文化:民主文化或專制文化。民主的文化是百花自放、百家爭鳴的文化;不是一人、一派、一黨說了算的文化;而真理只可能在百花自放、百家爭鳴的環境中產生。階級論屬於專制文化。專制文化就是一人、一派、一黨說了算的文化。它容不得半點不同意見或反對聲音。稍有反對,不是被打成右派、便是被打成反革命,輕則下牢、重則送命。

人類的民主制度都是從英國、法國革命而來的;都是十七世紀以來推翻專制走向共和的艱難過程中建立和發展起來的。19世紀中期西歐正在擺脫專政走向民主,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卻說要實行無產階級的專政。馬主義否認共同人性,只承認階級性。馬克思主義公然否認人人平等,宣稱「無產階級」和「資產階級」間沒有平等可言,無產階級就是要壓迫資產階級,從而掀起對「自由」、「平等」的批判。這是明顯的開歷史倒車。

馬克思主義雖然標榜共產主義人人平等,然而馬克思的階級論和剩餘價值論連一點平等的氣息都沒有,無產階級為什麼就不能同資產階級平等呢?為什麼一定要打倒對手壓迫對手呢?冤冤相報何時了,罪惡知多少!以惡制惡,惡是不能消除的!

辛亥革命後的新文化運動是「人的覺醒」,普遍平等的思想在中國初步確立;共產主義運動是「人的喪失」。1926年梁啟超先生說: 什麼無產階級專政、資產階級專政, 凡是專政都不是好東西。把人劃屬階級是對人人平等的反動;階級是人為劃分的等級,比傳統的等級更殘酷。馬主義表面上講的是人人平等的共慘主義,而達到目的的手段卻是等級制——無產階級專政!共黨奪權後消滅了舊的等級制度,但又產生了更嚴重的等級制度。

馬主義把人分成階級,把國家說成是專政的工具。一旦這種理論付諸實施,人間災難就來了。你對黨有意見嗎?你要自由民主嗎?你要清除腐敗嗎?對不起,你是資產階級自由化、是資本主義國家的代言人、是敵人。所以要依法對你專政,輕則批判、斗爭,重則坐牢、殺頭。共產黨人將國民分成敵我友三等,要求對敵狠、對友和,不承認普遍適於一切人的人權。階級論把一國的國民故意地分成對立的兩派,以便挑起暴力衝突和奪權。為了奪權和保權,國民就在階級斗爭論中自相殘殺。

1931年中華蘇維埃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通過的「憲法大綱」,宣揚其政治主張是「有系統地限制資本主義的發展…以轉變到無產階級專政」;規定「蘇維埃政權所建立的是工人和農民的民主專政國家,蘇維埃全部政權屬於工人、農民、紅軍戰 士及一切勞苦民眾」;「在蘇維埃政權下,所有工人、農民、紅色戰士及一切勞苦民眾都有權選派代表掌握政權,只有軍閥、官僚、地主、豪紳、資本家、富農、僧侶及一切剝削人的人和反革命分子,是沒有選舉代表參加政權和政治上自由的權利的」,這是公開的權利等級制。

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憲法大綱」在中國史上第一次以最高「法律」規定一個階級可以淩駕於其它階級之上,在「選舉」權上第一次給一個階級以特別的權利,肆意破壞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公理。在選舉權上規定「中國蘇維埃政權在選舉時給予無產階級以特別的權利,增多無產階級代表比例名額。一切剝削者的政治自由,在蘇維埃政權下都絕對禁止」。

「不給資產階級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是包藏禍心的。「資產階級」究竟占多數還是少數?如果是多數,那「不給資產階級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就是剝奪了多數人的民主權利;如果資產階級是少數,那有必要限制他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嗎?多此一舉。按一人一票的原則,無產階級政黨肯定會戰勝資產階級政黨;而資產階級政黨要想不滅亡,就只有遷就無產階級。西方國家成為「福利國家」,代表精英利益的政黨也不得不支持福利政策,就是明證。現在任何一個西方國家,人民所享受的福利和保障,都比我國全面的多,豐富的多。

「不給資產階級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實際上是一個打擊異端的花招。如果你對他們有不同見解,他們可以把你說成是「資產階級」,剝奪你的權利;也可以把你說成「資產階級的代理人」,哪怕你從來沒有過財產,從而剝奪你的權利。比如彭德懷立了戰功,毛澤東就說「唯我彭大將軍」;彭德懷觸怒了毛澤東,就說彭德懷從小就是野心家,從小叫彭得華,想得整個中華。由這些人來決定誰有資格參與民主的話還叫什麼「民主」?

在宗教政策方面排斥、拒絕一切宗教,它規定「一切宗教,不能得到蘇維埃國家的任何保護和供給費用。一切蘇維埃公民有反宗教宣傳之自由」。「憲法大綱」剝奪所有人的自由經營權利,公然踐踏公認的基本人權。

它的民族政策是是分裂國家的政策:「中國蘇維埃政權承認中國境內少數民族的民族自決權,一直承認到各弱小民族有同中國脫離,自己成立獨立國家的權利」。在「外交」上,「中國蘇維埃政權宣告: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蘇聯是客觀存在的鞏固聯盟」,它的「外交」政策顯然是投靠赤俄的契約。「憲法大綱」公然主張建立一個獨裁專制政權,從世界政治史和中國政治史上衡量,都稱得上是一部倒退的惡法。1954年中共憲法第十九條雲:「中華人民共和國保衛人民民主制度,鎮壓一切叛國的和反革命的活動,懲辦一切賣國賊和反革命分子。國家依照法律在一定時期內剝奪封建地主和官僚資本家的政治權利」。可憐的地主和資本家,被剝奪了人權,一直被斗到1979年。

在著名的「五一六」通知中,毛澤東寫道:「在我們開始反擊資產階級猖狂進攻的時候,提綱的作者們卻提出,『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這個口號是資產階級的口號。他們用這個口號保護資產階級,反對無產階級、反對馬克思列寧主義、反對毛澤東思想,根本否認真理的階段性。無產階級同資產階級的斗爭,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同資產階級以及一切剝削階級的謬論的斗爭,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風壓倒東風,根本談不上什麼平等。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斗爭,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專政,無產階級在上層建築其中包括在各個文化領域的專政,無產階級繼續清除資產階級鉆在共產黨內打著紅旗反紅旗的代表人物等等,在這些基本問題上,難道能夠允許有什麼平等嗎?……因此,我們對他們的斗爭也只能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斗爭,我們對他們的關係絕對不是什麼平等的關係,而是一個階級壓迫另一個階級的關係,即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實行獨裁或專政的關係,而不能是什麼別的關係,例如所謂平等關係、被剝削階級同剝削階級的和平共處關係、仁義道德關係等等。」

關於平等的幾種重要原則,諸如「人人生而平等」,「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乃至「分數面前人人平等」,這些都是毛澤東堅決否定的。毛時代最講革命,那麼他是否主張「革命面前人人平等」呢?答案仍然是否定的。在毛時代,有千千萬萬的人想革命,要革命,有的本來還是老革命,結果卻被當局視為不革命以致反革命遭到排斥遭到迫害。今天「一小撮」,明天「一小撮」,到頭來成了一大片,再加上他們受株連的親屬。他們不但在政治上得不到平等待遇,而且在經濟上也得不到平等待遇。

文革中,稿費制度被廢除,但唯有毛澤東的稿費分文不少(還不用交稅)。可見,毛提出的一切貌似平等的主張,都是把自己排除在外的。如果你把它叫作平等,那麼,它不過是暴君之下的人人平等。這當然不是平等,而是不平等的一種極端形式。

階級論劃分人是荒謬的。以農村為例,地主、富農、貧農,劃分的標準是什麼?把孩子也分成「地富反壞右」子女、分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是更為荒誕的階級歧視,而戶口制很可能是當今世界最殘忍的職業歧視。

社會各階層在馬克思那裏並不平等:「工人階級」是第一等級;「農民階級」是第二等級;其他的人被認為原本是「剝削階級」淪為第三等級。工人階級有了絕對的優惠,從出生到死亡、生活工作、退休勞保、生老病死全不用操心,可一勞永逸。農民卻是自給自作、靠天吃飯、至於生老病死就全靠自己的造化了。所以,中國農民當礦工,礦難就不斷的發生;農民進城不是被驅趕,就是因無暫住證而被強姦或被打死了[如孫志剛]。

列寧說:「無產階級的革命專政是由無產階級對資產階級採用暴力手段來獲得和維持的、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政權」(《列寧選集》第3卷623頁,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無產階級專政就是無產階級掌權後對資產階級實行無情鎮壓與管制。

按馬克思的原意,無產階級專政只適用於社會主義之前的那個過渡時期;到了社會主義時期,就只能是全民的國家。列寧、斯大林、毛澤東馬克思無產階級專政無限期的延長。

毛澤東把馬列主義概括為四個字「造反有理」,並主張階級斗爭愈來愈激烈並永遠持續下去。毛澤東說:共產黨的哲學就是斗爭的哲學,階級斗爭年年講,月月講,天天講。一分為二沒有窮盡,斗爭也沒有窮盡,一直斗到地老天荒;結果殺人如麻,視蒼生為糞土!斗天、斗地、斗人,破壞所有文化傳統,斗得七零八落、民不聊生、人性滅絕。

階級斗爭理論,是煽動仇恨、挑撥離間、分化瓦解、泯滅人性的理論。階級斗爭理論毀掉了人類妥協的基礎,使人類倒退到野蠻的暴力時代。階級斗爭論不承認人類的共同利益,反對普遍的人性,只講你死我活,使人類陷入了暴力血海之中。掌權的無神論者不信宗教,不信善惡報應,不敬畏生命;為所欲為,肆無忌憚,心狠手辣,嗜殺成性,視百姓為「螺絲釘」和「草芥」,嚴重敗壞了社會公德,摧毀了人類文明、踐踏了人類尊嚴,使人喪失最起碼的良知,變成嗜血的魔鬼。建立在階級斗爭理論基礎上的「社會主義民主」是極端反人類的怪胎。與古代的專制主義相比,還要專制千萬倍!它與法西斯主義、種族主義、軍國主義以及一切邪教理論殊途同歸,把人變成野獸,製造了一幕又一幕人間慘劇。

階級斗爭理論使人與人之間變成了赤裸裸的利害關係。夫妻之間、父母子女之間互相揭發,「劃清界限」甚至「斷絕關係」的事情層出不窮。人類文明的積累,被這個野蠻理論蹧蹋得不成樣子!階級斗爭理論,從它來到人間起,每一個論斷都在製造著野蠻、血腥與罪惡!慶父不死,魯難不已,「◇◇◇」不亡,中華民族無望;暴黨不滅,天誅地滅。

「人民民主專政實質是無產階級專政」,在無產階級專政的對象沒有的情況下,無產階級專政就成了專無產階級的政了,不過是順昌逆亡而已。無產階級專政,是赤裸裸的少數人對多數人的鎮壓;為了掩蓋少數人的壓迫,就在宣傳上說是人民民主專政。

人民民主專政,是一個自相矛盾文理不通的生造詞,是宣告破產的自白書。Dictatorship——專政、專制、暴政、獨裁、個人專權之謂也。所謂專政,就是由一個人或一個集團把持政權,他們有權任意決定別人的自由、主宰別人的命運,被主宰者無緣置喙。專政的後果:攫取了政權的部分人成了不受限制的強盜集團,被專政者則是悲慘的奴隸。當代專政實際上是一種極端的專制,比傳統專制要壞一萬倍。人民民主專政不過是獨裁的新名詞而已,想以此為基礎立憲,那是愚蠢。

專政的旗幟就是戰爭的旗幟。當今世界,只有中國和朝鮮的憲法高舉專政的大旗。朝鮮的專政對象已經擴大到逃荒者身上。這面旗幟不撤,何談文明?

1950年代的地主資本家被迫害的所剩無幾,今天的私營企業主已是社會主義事業的建設者,符合條件的,還可以加入共產黨,怎麼能對他們實行專政壓迫呢?

尊重人權已寫入我國憲法,因此現行憲法中的「階級、專政」字眼必須清除;否則,人權就是空談,是騙人的。歐洲的共產黨早就不提「專政」了。由於階級斗爭的長期泛濫,人人平等的超階級的人權思想至今未普遍確立。什麼「無產階級人權」不同於「資產階級人權」等荒唐說法依舊流行。階級主義、種族主義、愛國主義等學說都是充滿身份偏見的等級學說;以此類邪教學說立國創法,欲求人權平等,實乃緣木求魚。臺灣人為人權而斗爭,不是為階級的特權而斗爭。那些企圖用馬主義階級論反對特權腐敗的人還生活在封建專制時代。共慘主義是人類最殘暴最狡猾最具欺騙性的主義,想搞馬的階級斗爭鏟除腐敗集團,那隻會更糟糕。

以上所有的事實說明:馬克思的階級論是禍害,是製造不平等的禍害、是製造民眾之間矛盾和分裂情緒的禍害。我們不要階級,我們只要平等——因為平等是我們與身俱來的權利!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