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中共高層只罵曾慶紅不罵羅幹(多圖)
 
——傳媒界忽略的中國當代蓋世太保
 
姜青
 
2005-12-18
 
【人民報消息】羅幹是中國的蓋世太保,這個問題始終被忽略,包括經常發表中共高層內部消息的香港雜誌也幾乎沒有任何披露,給香港雜誌提供內幕消息的中共官員給羅幹樹立的都是正面形象。說羅在政治局裏如何如何敢言,如何如何好。

這就奇了,誰敢說,公檢法全方位的恐怖、墮落和羅幹沒關係?警察打死人白打死,強姦婦女是家常便飯,敲詐妓院按摩院或乾脆坐地分成之類的太多醜聞和羅幹沒關係?老百姓說現在的警察就是土匪,比過去的土匪還壞上千倍,那土匪頭不是羅幹?汕尾等屠殺事件沒有羅幹撐腰,警察敢開槍後再向跪地求饒的農民補上幾槍?誰不知道殺人要償命!

不光是訪民,連中共自己的調查部門也證明羅幹控制公檢法十幾年來,已經給中國人民造下了無法彌補的深重災難。香港雜誌報刊和眾多網站都披露羅幹主管的公檢法執法犯法、濫用酷刑、道德淪喪和極度腐敗;但卻很少很少有人把這些為非做歹的事情和蓋世太保羅幹連在一起。

羅幹是中國的蓋世太保,剝去他的偽裝,挖掘他的底細,徹底暴光他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這是當務之急。

蓋世太保的來由

蓋世太保是德語「Gestapo」的譯音,意思是納粹德國時期的「國家秘密警察」。

1933年春,希特勒掌握政權,1933年4月26日戈林成立政治警察組織蓋世太保,成立之初是一個秘密警察組織,後加入大量黨衛隊人員,一起實施“最終解決方案”,屠殺無辜。隨著納粹政權的需要,蓋世太保發展成為無所不在、無所不為的恐怖統治機構。納粹通過蓋世太保來實現對德國及被占領國家的控制。在納粹德國時期,成千上萬的抵抗戰士及猶太人等都未經法律程序被蓋世太保投入集中營。

從蓋世太保的作用和殘酷性來看,當代的蓋世太保莫屬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幹了。他把持的公檢法以及權力淩駕在各級黨政軍第一把手之上的「610」組織,和當時納粹時期的蓋世太保所起的作用極其相似。

「610」是江澤民在下定決心鎮壓法輪功時,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組織。這個蓋世太保。它要做什麼惡事,各級組織必須全力配合,不許違抗命令,違令的輕者撤職,重者下監。各級單位聞「610」就搖頭。這些年羅幹的野心和殘暴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滿足。

為何高層不罵羅幹

我們看到中共上層透露出來的消息只罵整天攪局想篡權的曾慶紅而不罵羅幹。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完全不知道羅幹都幹了些什麼。而是邪黨中共歷來使用暴力維持血腥政權, 而羅幹的殘暴鎮壓讓他們感到中共的政權穩定。

他們並不了解,只有讓人民豐衣足食、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社會才會穩定,統治者才不會被推翻;當全體人民都生不如死的時候,其最後的結果就是中共的滅亡。“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中共決策層政治局常委才9人,政治局24人,壓榨的卻是十幾億人民,誰能被誰滅掉呢?


這些醜陋的臉代表的是滅亡的中共!
所以,認為羅幹在維護著中共政權不倒的高官們並不明白,殺人狂羅幹正是滅亡中共的一把好手,他的作用是任何人都替代不了的。例如,他不但在國內搞血腥鎮壓,還跑到海外去狠狠的揭開了中共偽善的遮羞布。羅幹在出訪阿根廷時,12月14日,羅幹身邊黑幫“保安”居然在阿國會外瘋狂毆打致傷了法輪功學員和當地民眾。這種事要是發生在天安門廣場,那外國記者是絕對不許攝影的,而在阿根廷,在副總統要接見羅幹的國會外,在眾多國家的媒體尋找新聞的時刻,一出暴力醜劇上演了,隨便拍攝,隨便放映!

那些打手的凶殘醜陋嘴臉在電影裏都難尋到,很多媒體拍攝下來傳回自己的國家,在黃金時段放給本國人看──這就是中共!在別人國家都如此放肆,可想而知中國人民過的是什麼日子!羅幹把中共是邪惡軸心的證據送來了!

羅幹最恨反貪

中共的兩會期間,據新華社報導,3月6日羅幹上午來到福建代表團,說,「社會治安問題仍然是當前影響社會和諧穩定的突出問題。要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活動, 建立健全 “嚴打”經常性工作機制,始終保持對刑事犯罪活動的高壓態勢。」

老百姓說中共說的話要反著聽,一點沒錯。按照羅幹的指示,福建省福州市的反貪縣委書記黃金高被酷刑折磨後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力,離槍斃只差一步之遙。他的罪名就是「反貪」。

羅幹為什麼這麼恨「反貪」呢?沒有這塊病就動不了這顆心。恨有多深這病就有多嚴重。據一位不希望公開姓名的官員透露,羅幹和賈慶林不一樣,他收錢是一對一的單線聯繫,而且只收現金,就像他發布酷刑指令一樣,口頭的,不留痕跡。

打死孫志剛的派出所獲全國一級稱號


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
廣州天河區政府網站今年10月27日報導,9月1日黃村街派出所榮獲全國“一級公安派出所”稱號,是日舉行掛牌儀式。據悉,黃村街派出所是廣州唯一獲此稱號的派出所。

美國之音9月3日報導「廣州黃村街派出所獲全國一級稱號 曾收容並毆打致死孫志剛」,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國廣州的天河區公安派出所曾因為拘押武漢的大學生畢業生孫志剛,後來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震驚了全國。今年,這個派出所被評為全國一級優秀派出所。」

在羅幹心目中,打死孫志剛的派出所才配獲全國一級優秀稱號,而且是廣州唯一應該獲此稱號的派出所。羅幹在赤裸裸的鼓勵全國的派出所濫殺無辜!他的“優秀”標準就是「殺人」!


孫志剛的父親痛不欲生!
讓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新華網2003年12月22日的報導,羅幹出席檢察長會議說要「加強法律監督維護公平正義」。報導說,「羅幹強調,要始終牢記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進一步端正執法思想,轉變執法觀念,真正把維護和實現最廣大人民的根本利益作為檢察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堅決糾正和杜絕漠視群眾疾苦、傷害群眾感情、侵犯群眾利益的現象。」

多甜蜜的話語啊,但打死孫志剛的派出所獲全國一級優秀稱號又怎麼解釋呢?怪不得老百姓說人民日報、新華網除了日期外全是謊言!

高智晟剝光羅幹的畫皮

迄今為止,再沒有象高智晟律師這樣以第三方身份,衝破北京家門外二十多個特務警察的團團圍困,去山東省濟南市、遼寧省的大連市、阜新市、吉林省的長春市等地,再次進行了十多天的新一輪真相調查。親自取得中共迫害法輪功弟子的第一手資料,並在給胡溫的第三封公開信中公布出來。調查後高律師在退黨聲明中說:「從即日起宣布:退出這個無仁、無義、無人性的邪黨。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高律師決定退出中共惡黨緣於他十幾日幾乎晝夜不斷的對中共幾年來野蠻迫害自由信仰者的真相的調查。而這個震驚世界的第一手資料裏處處都閃動著中共政法委書記、「610」魔頭羅幹的鬼影。

高律師說,「十五天來我看到了我無法用語言文字來述清針對我們善良人民的罪惡!對王玉環這樣的一位老人,數百人次的警察,黨的幹部,可在六年裏只是沒完沒了地去反覆在肉體、精神方面,用一切令人髮指的罪惡手段去對付一個平和的老人。每一次二十多名警察,連續折騰24小時以上,一群警察每次累得精疲力盡,有的暴跳狂嚎不止,對王玉環老人的那套全套大刑折磨最多17天進行三次。有一次三天兩宿沒下老虎凳。這就是我們的黨每天都是站在政治的高度所做的事!」

而中共站在政治高度做這件事的總頭目就是羅幹。例如,2004年1月14日羅幹去大興分局黃村鎮派出所,對北京市公安機關迫害無辜「給予了充分肯定」。他指出,「必須繼續堅持“嚴打”方針,始終保持對嚴重刑事犯罪的高壓態勢,什麼犯罪突出就重點打擊什麼犯罪,哪個地區社會治安混亂就重點整治哪裏。」

高律師說,「十幾天結束啦!但我對中國共產黨的徹底絕望開始啦,它,中國共產黨!它把以最野蠻、最為不道德非法手段折磨我們的母親、折磨我們的妻兒、折磨我們的兄弟姐妹,當成了它黨員的工作任務,提高到它的政治高度,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著我們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而羅幹就是這樣的一個劊子手。

歷來,政治局常委去地方視察只不過是做做樣子,但羅幹為了迫害無辜到極致的程度,親自到中共各地的監獄、勞教所、派出所密授命令,包括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算自殺”、增加死亡名額,以及親授各種酷刑,及要求加大迫害力度等罪惡活動。

羅幹罄竹難書的罪惡

2005年12月12日,中國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以《必須立即停止滅絕我們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蠻行徑》為題,第三次公開上書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直指蓋世太保、「610」頭目羅幹。

高智晟說,「十幾日的調查,我再次看到了令我痛徹心肺的真相, “610”辦公室,至少可以這樣稱謂它──國家政權內且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它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組織。一個國家憲法及國家的權力結構安排規範中沒有的組織,卻“行使”著本只能由國家機關才能行使的權力及許多連國家機關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權力”。它“行使”著在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

羅幹的權限有多大,高律師描述的再清楚不過了。


女學員遭中共惡警強暴和摧殘(明慧網)
他說,「此時此刻,我用顫抖著的心、顫抖著的筆記述著那些被迫害者六年來的慘烈境遇,在這次令人難以置信的野蠻迫害真相中,在政府針對自己的人民毫無人性的殘暴記錄中,其最持久地震蕩著我的靈魂的不道德行為記錄,即是“610”人員及警察的、完全程式化的幾無例外地針對我們女同胞女性生殖器攻擊的下流行徑!幾乎是百分百的女同胞的女性性生殖器、乳房及男性性生殖器,在被迫害過程中都遭到了極其下流的攻擊,幾乎所有的被迫害者,無論你是男性還是女性,行刑前的第一道程序那就是扒光你的所有衣服,任何語言、文字的功能都無法複述清或者再現我們的政府在這方面的下流和不道德!我們還尚存一絲體熱的民族成員誰還有條件在這樣的真實面前沉默下去!?」

是到該揭露羅幹罪惡的時候了,凡是從娘胎裏出來的人都不能再沉默!

高智晟在列舉了大量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觸目驚心的慘例後指出,「中國的警察完全徹底的流氓化,他們不再有任何法律和職業正義意識,視魚肉人民為當然的工作職責。在他們主導的高墻內,一根黃瓜可以賣到 25元,一隻燒雞可以賣幾百元,牢房裏本屬公共資源的睡覺的鋪位,在人民警察那裏也成了可出售的商品,每個鋪位每月售價高達2000元,許多沒有錢的被勞教者夜間持續遭受著非人的待遇,中國警察不僅沒有了道德,連普通人應有的廉恥也蕩然難尋!」

我呼籲所有的華人媒體,還原一個真實的羅幹吧,人民需要知道他的罪惡,並把他送上審判臺!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