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這新聞埋下一個伏筆(多圖)
 
陳東
 
2005-12-26
 

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
【人民報消息】美國之音9月3日報導「廣州黃村街派出所獲全國一級稱號 曾收容並毆打致死孫志剛」,自由亞洲電臺報導,「中國廣州的天河區公安派出所曾因為拘押武漢的大學生畢業生孫志剛,後來孫志剛在收容所被毆打致死,震驚了全國。今年,這個派出所被評為全國一級優秀派出所。」

這埋下了一個伏筆:暫住證要恢復了!

慈溪新聞網12月14日透露了一個消息,全國第一個取消暫住證、推行登記暫住制城市的瀋陽,擬於明年恢復“暫住證”的使用。

報導說,這則頗具戲劇性的消息在12月13日被媒體披露,距離瀋陽取消暫住證制度的2003年7月22日僅僅過去29個月。

有人曾經對孫志剛的父親說,孫志剛的慘死才取消了暫住證制度。使我們今天不至於整天過著被流氓警察毆打罰款的膽戰心驚的日子。

僅僅過去29個月,孫志剛父親心靈上的傷口還在淌血,暫住證在2006年的新年之際將恢復。孫志剛白死了!

向外界透露這一消息的瀋陽市副市長、公安局長劉和說,恢復“暫住證”的舉措是按照省政府《關於切實做好改善農民進城就業環境工作的通知》要求而做出的。「偉光正」怎麼做都是“為農民著想”。

報導說,截至今年11月底,瀋陽市共登記流動人口394342人,但警方人士表示真正在瀋陽這個城市“流動”的人口遠不止這個數字。


汕尾被殺農民家屬悲憤難已!
誰不知道“在家千日好,出門事事難”,為何越來越多的農民要流動到城市裡去做最低等、最受人歧視的工作呢?中共在汕尾殺人後還繼續追捕那些利益受損害的農民就是答案之一:土地被強占,伸冤算暴亂,衝鋒槍和坦克車來封住農民的口。

報導說,「據了解,未登記人口的“流動”恰恰是“暫住證”恢復的重要背景之一。」而中共永遠不打算面對人口“流動”的問題,因為從根本上講,那不是農民搞出的問題,而是中共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們強占民產、塗炭生靈的紀實。

報導舉了一個例子說,城市生活的概念對於永軍夫婦而言,更像是他們手中矗立起的一座座富麗堂皇的建築,無限接近卻始終無法進入。

當他們親手創造的文明和財富長久地與他們保持一定距離時,夫婦二人的心理落差在租住的四面漏風的磚房上得以物質化的體現。

於永軍夫婦是瀋陽市東陵區某建築工地的建築工人。來瀋陽短短5年,他們經歷了瀋陽的暫住證時代和取消暫住證時代,現在則很有可能再次經歷恢復“暫住證”時代。

2000年,內蒙古來沈務工的於永軍夫婦辦理了第一個暫住證,當時他們每人交納了一年449元的費用,其中包括每月37元的管理費和5元的工本費。

2002年一月開始,瀋陽暫住證收費降為經商的每年交納65元,打工人員交納25元。


不知還將有多少父親痛不欲生!
於永軍說,“當時想,憑啥讓咱再交這錢?咱不違法也沒犯罪,給城裡人蓋了那麼多漂亮房子,這城裡人咋還要拿個暫住證盯住咱,這不是防賊嗎?”

“住店、打工、租房子,到哪裏都要查一下你的暫住證,咱有身份證、戶口本那都不行。”於永軍說,“你看看那些人說話的口氣,‘有暫住證嗎……’尾音脫得忒長,眼睛斜著上下打量你……。”兩年的城市生活讓於永軍變的敏感、自尊而且自卑。

在有收容遣送制度時,那些沒來得及辦暫住證和沒有隨身帶暫住證的外地人,都可以被抓進去收容,甚至任意打死都是“合法”的。湖北籍青年孫志剛因沒隨身帶暫住證而被廣州天河區公安“收容”並慘遭毒打致死的事件因為他的大學生身份而被曝了光。據透露,孫志剛這樣的悲劇在農民身上不知發生過多少起。

“暫住證”的恢復說明,喜歡虐殺百姓的羅幹手又癢癢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